|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章 放饵
  原先谁也没料到嫁过来半个月不到就会出这样的事儿,崔家给崔华蓥在金陵置办了好些产业当陪嫁,金陵郊外也置办了两三座出产的田庄,预备着给崔华蓥年节时给家里贴补送礼用的,如今崔华蓥既下定了决心要回崔家,这些东西自然而然的就得找牙行卖了又不在金陵住了,要这些东西也没什么用。

  王公子也没见过崔华蓥这样硬气的人,要说他喜欢崔华蓥,那的确是谈不上,他从小到大就没喜欢过女孩儿,爱的都是男人。可是一方面世族子弟的理智又告诉他他非得娶个门当户对的女子回来传宗接代不可,当时他的确是想好好对待崔华蓥的。父亲写信来骂了他一通,连向来宠着他的老太太跟太太也发狠的往他身上打了几下,他折回来,就是特意跟崔华蓥道歉的日子能过,自然还是过下去的好,两家门当户对,又自来有交情......

  可是他没料到崔华蓥是这么个性子,外表看着温柔典雅,内里却刚烈如火,眼里竟然半点沙子也揉不得,当下就冷笑了一声回他:“但凡是人,就有些癖好。这些我也没放在心上过,咱们这样的人家,什么没听过没见过?可公子不该欺瞒在先,动手在后。要不是我兄弟精明,公子您现在这条命可就没了,不仅没了命,还得害我兄弟背上个杀人的罪名,害我背上个嫁过来就克夫的名声......公子年纪也不小,比起我那兄弟还大上好些岁,这样做亏心不亏心?我如今不与公子追究什么,是一切自有长辈作主,有什么事,我叔叔们自然会来同王家长辈商量清楚。您跟我,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既没子女,也没情分,既然公子不喜欢,又何必绑在一起互相折磨呢?”

  王公子说不过她,也的确没理第四天他就发疯似地把人的脸给打肿了半边,以至王家长辈们都不敢叫崔华蓥出去见宋琰......

  他摇头叹气的出了门,自去寻自己二叔,想问问二叔事儿究竟该怎么办,到了书房却扑了个空,守着书房的小厮说王二老爷领着宋四少爷出门去了。他就又磨磨蹭蹭的往后头老太太院子里去,把崔华蓥正收整产业打包东西的话说了。

  王老太太沉默了半响,面上神情复杂,过了许久才叹了一声气:“也罢了,一开始就是咱们想错了,当初就不该瞒着他们......崔家女孩儿金贵,崔家有女百家求......他们不是那等靠女儿发财看女儿受罪的人家,出了汀汀的事儿,我原本该更谨慎的。是我鬼迷了心窍了,觉得崔家出来的女孩儿跟你门当户对,贪图崔家女的名声,才害了人家姑娘......”

  王公子低垂着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听见王老太太吩咐人:“去大奶奶那边看看,若是大奶奶有什么要帮忙的,叫她尽管来找我。”

  崔华蓥没什么好需要她们帮忙的,因为下午崔应堂跟崔应允就到了,崔华蓥没个亲叔叔,崔家大房的三个堂叔对她来说就是真正的亲叔叔,一见了两个叔叔,登时就哭出来了。

  连清露跟清霜也都跟着心酸,她们家姑娘当天挨了打也没哭,撑着一口气,如今可算等来了亲人替她作主了。

  崔应堂二话不说就要请见王家老太爷并王二老爷王大老爷正在台州打仗呢,他倒是想指着人家的鼻子骂上一声不会教孩子,叫孩子来祸害人,可也没机会。

  可是王老太爷被王公子又惊又气了一场,现如今还躺在床上下不来床,王二老爷带着宋琰去知府衙门了,家里只有老太太在,崔应堂就只好先问侄女儿的打算。

  而正领着宋琰拜会知府大人的王二老爷也忍不住狠狠地打了声喷嚏,他掏出帕子醒了醒鼻子,打起精神听宋琰跟知府大人说话。

  金陵知府林元川已经五十多岁了,这个年纪才混到知府,基本上这辈子仕途也就差不多有限了,可再有限,也得为子女后辈打算打算不是?他就先得替自家孙子打算打算,儿子是没什么前途,可是大孙子秋闱下场就考了个举人回来,这可是了不得的出息,他总得为儿子铺路。因此听说是长宁伯府宋家的少爷来了,他着实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招待。

  宋琰察言观色的本领着实已经跟宋珏学的入木三分,到傍晚要告辞的时候俨然已经跟林元川成了忘年交了,林元川拉着他只是不许他走,两眼放光的求他拿当初献给唐明钊的献之给孙子抄的论语一观。

  连王二老爷也有些心动,这世上恐怕就没个读书人对这东西不心动的。

  宋琰笑着摇头:“此物已经在老师手里,实不好再借出来。”他瞧着林知府失落的模样,又道:“不过,下次等林大人有时间来蜀中,我倒是可以带着林世叔一同去老师府上研究。”

  林元川的眼睛就放的更亮,几乎失声问道:“当真?!”

  天下读书人,谁不想跟唐明钊这等大儒讨教讨教学问,可唐明钊规矩死的很,人也固执的很,发誓一生只收七个弟子,他就真只收了三个弟子,平时虽也开坛讲学,可也就只是讲学而已,他们这些老一辈的,难不成还好意思不远千里跑到蜀中去听一堂课?何况听完了课人家就又要走了,多余的话都不跟你说。

  林大人觉得这着实是这世上最好的馅饼了,激动的连连点头,又一个劲儿的要留王二老爷跟宋琰的饭。

  正客气间,外头就有小厮递上话来,说是长丰楼那边来人催了,林元川皱了皱眉头,似是万分难以取舍。

  宋琰心中微动,问林元川:“世叔有客?”

  林元川眉头皱在一起有几分纠结:“是新上任的户部尚书陈老太爷......刚来金陵,想做东请我吃个饭......”

  下午或者晚上继续放两更,没有意外的话。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