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九·自信
  王二老爷把宋珏来信的大致内容告诉了宋琰,又道:“你大哥的意思,是叫你自己看着办......”他说了说,又觉得宋珏说的话实在太满了,让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儿看着办,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惊动了官府了,还能怎么办?

  宋琰却点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又问他:“亲家老爷认识知府大人吗?”

  官场有官场的规矩,到了金陵这个地方,任是谁当知府,也会先去各世族大户家里拜拜码头走走门路,王家在金陵数得上号,如今在朝中又有人当官,金陵知府当然早就来拜会过了,王家也是会做人的,自然不会跟父母官过不去,交情是有的,于是王二老爷极自然的点了点头:“自然认识,前几天知府孙女儿出嫁,还去吃了喜酒。”

  宋琰看了一眼王公子,就道:“既然如此,还劳烦亲家老爷领我见一见知府大人,我有些话想同他说。”

  领自家子侄上门做客王二老爷还真做过这事儿,可这对象换成了宋琰,他就有些不安了,想了想宋琰的机智,再想想宋琰跟王公子之前进来所说的,幕后的人是谁还是不知道,还是要待知府大人审一审,他就问:“是不是要求知府大人严审这个案子?”

  审是要严审的,不管怎么样,幕后的人丧心病狂的都把收伸到王家来了,差点就害死王家的长子嫡孙还叫王家跟崔宋两家结仇,这可不是闹着玩玩就算了的。

  王公子也忍不住插嘴问:“那人都已经抓到了,就严刑拷打呗!重刑之下他总要说实话吧?到时候他一说,咱们就知道背后使坏的是谁了。”

  宋琰皱着眉头没有理会王公子,他总觉得事情来的蹊跷,虽然他因为谨慎避过了这次设计,可是他总觉得这个设计不是为着他来的,至少不是完全冲着他来的。

  而他既然没得罪人,也没什么好叫人觊觎的,那说不得人就是冲着宋家跟崔家,或者是冲着自己姐姐来的。

  这其中任何一点都足以叫宋琰提起万分的警惕,现如今当务之急还是要把幕后的人引出来,而要怎么引......他仰头看着王二老爷:“是要求知府大人帮帮忙,亲家老爷能领我去吗?”

  王二老爷要差人去知府那里问上一声,叫打发人先带宋琰去看崔华蓥。

  崔华蓥脸色憔悴的倚在院里的栀子花树底下做针线,见了宋琰就忙站起来拉了他:“你怎么来了?先去的老太太那里?”

  新婚的不如意叫她脸上多了几分憔悴跟沧桑,宋琰抿着唇喊了一声华蓥姐姐,轻声把王公子被人设计的事儿告诉他,又把今天已经抓住行贿的人的事说了,问她:“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王公子就算是被人设计的,那也是的的确确做下了错事,还动手打过崔华蓥。而且他本身就是喜欢男人的......宋琰私心,还是不想叫崔华蓥跟他和好。

  王公子紧跟着讪笑着进门,崔华蓥神色冷淡的冲他点了点头,视若无睹的看着宋琰:“我收到母亲跟小宜的来信了,她们说会来金陵?二叔三叔也在往金陵赶......”崔华蓥笑了笑:“等我母亲跟叔叔们来了,我就跟着她们回去。”

  王公子抿着唇,一言不发的站在他们身后,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宋琰握了握崔华蓥的手,他年纪小,又跟崔华蓥关系极好,这样做并不显得突兀:“姐姐她未必会过来......不过就算姐姐不来,二舅舅三舅舅来了也是一样的。舅母在信中说过,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崔华蓥知道自己母亲定然会这么说,她从来没有担心过父母亲跟崔家会容不下她,崔家没有这样不把出嫁女儿当自己人的门风,她点了点头:“不来也好,中途改道实在是太麻烦了,何况一路上说不定有什么麻烦......”

  宋琰眉头就猛地皱起来,心中忽然一动若是今天死的真的是崔华蓥的丈夫他的姐夫,而且他还被人认定是杀人凶手,那姐姐是不是就必然要来金陵一趟?

  这么说,那些人是冲着姐姐来的?!他是那个引诱姐姐上钩的鱼饵?!

  他强自按捺住心中惊诧跟愤怒,安慰了崔华蓥许久,才看了王公子一眼,慢慢挪出了崔华蓥的院子。

  翠庭跟望岳都守在二门处等他,见他出来就忙涌上来:“已经派人看着了,的确有人先后往知府府里递了帖子,又去牢房里打探消息的。”

  果然有一条毒蛇在背后对他们虎视眈眈,宋琰点了点头,一面走一面问:“有人跟着来送帖子的人吗?打听消息的人有没有打听出来究竟是何人以何名义送的帖子?”

  望岳跟翠庭一人负责一边,闻言翠庭就先回:“已经派了秦川跟着去知府衙门送帖子的人了,现在还没消息回来。”

  望岳也紧跟着摇头:“至于知府衙门的人,嘴巴严的很,银子送了好话也说了,他们不肯透露究竟是谁送的帖子拜会知府大人。”

  宋琰就笑起来,既然从下人嘴里打听不出来,那就去当事人那里直接问好了。

  望岳机灵,当下就问他:“是不是修书一封回咱们家,叫大老爷或大少爷寄封信来?”

  金陵知府总不能连宋家的面子也不卖,若真是这么蠢,也不会叫宋琰跟王公子用他的人引下午那个贿赂牢头的人上钩了。

  “那倒不必,一来二去的也不知要耽误多少时间。恐怕到那时候,牢里那个已经死了。”宋琰深知这些人都是下的去狠手的人,闻言就摇头:“等亲家老爷的消息吧,想必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虽然王公子是被人引着变坏的,可王家行事得罪了崔家宋家这是显而易见的,王家总得想办法弥补一二,既然要弥补,他提出的要求王家人自然要尽力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