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七·入瓮
  饶是一向自认为泰山崩于前而不改于色的杨庆,也忍不住变了脸色,他脑子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白怎么计划的好好的,该死的人是王公子的,怎么就又变成了个伺候的下人。他呆了一会儿,到底脑子转的还算快的,飞快的抬起头问傻愣愣站着的牢头:“那,那当时还有谁在?现在牢里都关着哪些人?”他把匣子又往前推了推。不能乱,这个时候千万更不能乱,虽然出了些岔子,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还有重头再来的机会......他这么想着,手却抖的厉害,脑子也一时不敢再转了以他的聪明跟急智,想都不用再想就知道这是出了事了,至少也跟他们预想当中的不同,可是陈老太爷昨晚已经把信送出去了......

  他想到这里,已经是大汗淋漓,可是再也没有了用羽扇来扇风的心思,双眼死死地盯着明显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牢头,咬着牙再问了一遍:“快说!”

  牢头冷不丁被他吓了一跳,看了他一眼,挠了挠头老老实实的告诉他:“王公子在画舫上请他小舅子吃饭,席间请了淸倌儿作陪,那个淸倌儿想谋财害命,把王公子推下河去。挣扎间他自己被推下水淹死了。这都是王公子跟宋公子说的......”

  也还没个定性,所以王公子跟宋公子都有嫌疑,本来按照这两位公子的地位,不去牢里住着也是使得的,谁敢说个不字不成?可是这两个少爷非得去不可,还非得一前一后,你说怪不怪?因此他们昨晚硬是忙活到了三更时分,宋公子在牢里都睡着了,王公子才从画舫里头被押出来,偏偏王家宋家都舍得送银子,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杨庆倒退了一步有些站不稳,想要伸手拿杯茶来喝,才发现你自己的收僵的厉害宋琰居然没上钩?!是宋琰没上钩还是那个小倌儿太蠢露了痕迹,叫王公子逃过了这一劫?!

  可是不管怎么说,王公子就是没死成,不仅没死成,现在小倌儿才是死的那个......杨庆的脑子又飞快的转起来,这么以转起来,他又觉得还是有些活路毕竟小倌儿死了,不过也就是死了个小倌儿,谁还为了他去兴师动众的查?再说要查,那也是查宋琰跟王公子,王家跟宋家照样要翻脸这俩人说不定都狗咬狗指着对方杀人呢。虽然出了点偏差,不过应该不碍大局,杨庆喝了口凉茶,觉得脑子清醒些了,缓缓落座在椅上。

  宋琰还是跟杀人案沾上了边,虽然杀的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可王公子也不是傻子啊,怎么也不能承认杀了人......宋楚宜对这个弟弟这样看重,肯定还是会如约来金陵,崔家为了崔华蓥也要来,没事没事,没误了大事,他好不容易才安慰好了自己,就听见门砰的一声巨响,整个人并身后的小厮都一并弹了起来。

  涌进来的是一批穿着皂靴的兵丁,他往后退了两步,还想再退,已经是退无可退了。

  一拥而上的兵丁把他抓了个正着,他挣扎了几下,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不详的预感越发的浓重,忍不住开口质问:“为什么抓我?!”

  王公子跟宋琰一同进来,两人面上神情全然不同,王公子脸上满是气愤,宋琰却面无表情,表情冷淡。

  杨庆瞪大了眼睛,他似乎知道了哪里不对这两个人,这两个人联合在了一起!他有些吃惊的看着比王公子矮了整整一个头的宋琰,只觉得不可置信。

  可是怎么可能呢?王公子分明是真的在小倌儿的勾引下堕落了,当时他为了叫王公子再丧心病狂一些,还特意看着小倌儿在王公子的酒里下五石散......而且王公子的小厮也的的确确说的真真的,王公子甚至还动手打了他的新娘子啊!

  牢头被这架势吓了一跳,茫然的看向身后的同仁们,紧张的腿都在打哆嗦。

  幸好没人在意他,宋琰偏头去看了王公子一眼,语气平淡没有起伏,好似在说一件再小不过的小事:“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果然有人要来收买牢头杀人灭口了。”

  王公子面色狰狞的踉跄着上前了几步一脚踹在杨庆腹部,恶狠狠的朝他啐了一口:“为什么害我?!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害我?!”

  他明明已经收心回家了,可是昔年的旧情人却找上门来,苦苦哀求要跟他重修旧好,他也不知道怎么的,糊里糊涂的好像中了邪.......家里为了他的名声,也为了跟崔家的情谊,迫不得已把他新婚的妻子关在家里......

  而眼前的这个人跟他的旧情人,居然还想要他的性命!他当初还半信半疑,此刻见果然有人来收买牢头要杀小倌儿跟大山杀人灭口,登时最后那一点怀疑也去了之前就算大山吐口,说是有人收买他探听自己的消息,王公子也觉得是耸人听闻,毕竟他又不是什么牌名上的人物,谁会专门这么丧心病狂的设计他啊?!

  现在事情摆在眼前,他恨得咬牙切齿,大夫给他看过了身子,说是几乎都亏空了,这阵子胡闹的过了火,恐怕影响寿数......再一想到自己昨晚已经跟死神擦肩而过,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立即要了眼前人的命。

  杨庆被踹的吐出半口血,脑子里飞快的开始想对策。宋家果然一窝子狐狸,连个年纪这么小的黄毛小子也这样狡诈,还知道将计就计把自己引出来......

  宋琰没理他,也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回头看着跟着来的应天府的官差,问他们:“你们不是要找凶手吗?眼前的不就是?”

  什么凶手不凶手的?当时现场可就宋琰跟王公子在场,众人心里腹诽,面上却什么也不敢说王家本来就是金陵大户,说得上地头蛇三字,王家大老爷如今又在台州赶倭寇立了大功,没人为了个小倌儿和不知来路的人跟王家过不去。

  今天五更继续保持了,夸一夸我自己,哈哈。明天暂定还是五更,具体还是要看情况,不过会努力保持住的,继续求订阅啦,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