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六·反间
  估摸着小倌儿如今已经把责任全推在宋琰身上了,否则王家也不至于那么气急败坏就跟宋琰打起来,杨庆毫不犹豫的赞同了陈老太爷这个想法。留着人反而多口多舌,他之前也没想过要叫这个小倌儿活着,反正现在王家已经咬死宋琰不放,小倌儿提前死跟后死,根本没分别。

  他叫人打听好了牢头家的住址,亲自上门了一趟,说自己是牢头的朋友,送了极丰厚的大礼,提出带牢头的儿子一同去茶楼等牢头点卯回来。

  他出手大方,穿的又极是体面,也把牢头名字跟去向都说的很清楚,牢头家里也就没什么警戒心,挥了挥手就叫他把人带走了。

  杨庆倒是没想把这孩子怎么样,只是做个以防万一的准备虽然这世上没人不爱钱,他也觉得牢头既然能收宋家的银子,就能收自己的银子,可是凡事总是做好两手准备更放心不是?他坐在距离衙门三条街外的一处有名的茶楼里,悠闲耐心的跟牢头方才四五岁的儿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游戏,幸亏他也没等多久,不过半个时辰,气喘吁吁还抹着汗的牢头就寻来了,瞧他那模样,倒好像身后有什么恶狗在追。

  杨庆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俯身去问牢头的儿子:“小虎,叫那个哥哥带你去后头看鱼好不好?你给选一条又肥又大的,咱们清蒸了吃?”

  小虎看看父亲,见父亲铁青着脸不说话,自然而然的当父亲是答应了,欢呼一声立即就跟着杨庆的小厮跑了,只叫了牢头一声父亲。

  牢头铁青着脸看着儿子蹬蹬蹬的跑远了,回头来瞧一脸好整以暇的杨庆:“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天气热,他一路跑的太急,又因为穿着黑色的官差服,身上都有淡淡的馊味。

  杨庆挥一挥手里的羽扇,指着对面的位子轻声笑着请他坐:“您尽管放心,我要是想做出什么不利于贵公子的事来,怎么还傻的上门去拜访,又特意叫了人在牢房外头守着您,等您出来了就给您递消息呢?天气热,喝口凉茶去去火。”

  牢头瞥他一眼,大剌剌的把佩刀往桌上一放,果然大步流星的跨过来在凳子上坐了,拿起杯子把里头的凉茶一饮而尽,片刻后擦了擦嘴,认真的盯着杨庆问他:“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好端端的来我家找我做什么?”

  杨庆自如的又替他续上一杯,看着他不答反问:“实不相瞒,我听说王家出了事死了人,现在凶手被关在牢里?”

  牢头狐疑的瞧他一眼,皱着眉头似乎很是警惕的问他:“你怎么知道?”

  杨庆没说话,笑着拍了拍手,他身后一直站着的小厮打扮的人就上来递给了他一个匣子,他把这匣子放在桌上,朝牢头的方向轻轻一推:“这事儿外面都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了,我自然知道。这里头......”他见牢头的视线牢牢定在匣子上,脸上笑意更深,轻轻打开匣子搭扣:“这里头是五十两一张的银票,总共有三千两,您点一点。”

  三千两!饶是应天府富庶,油水足,这个数字也还是把牢头惊得整个人都跳起来,他站起来退后了几步看着杨庆:“你这是做什么?!”

  “王公子死了,王家人现在恨不得宋家那个杀了他的小子以死赔罪吧?”杨庆微笑着看着牢头:“听说宋家的管事已经贿赂过你了?他给了你多少银子?你开个价,我给你双倍。只是你要替我办一件事.......”

  牢头似乎是傻了,呆呆的看着杨庆说不出一个字来,杨庆就紧跟着道:“你替我把那天晚上跟王公子和宋琰呆在一起的那个小倌儿并他身边的小厮杀了,以你的本事,这算不得什么大事吧?三千两银子就摆在这里,事成之后,还另有重谢......”

  那个匣子呆在桌上,此刻正大开着,上头五十两一张的银票差点灼痛了牢头的眼睛,他半天才冷静下来,看着他问:“什么王公子?”

  杨庆身后的小厮觉得这个牢头显然有些笨,忍不住插嘴:“就是昨晚那个,死在了画舫上的王公子啊!你们后来不是还去把他的尸体抬到了衙门去了嘛?”

  牢头的目光没从匣子上移开,怔怔的摇了摇头:“什么王公子?昨天死的根本就不是王公子啊!”

  什么话?!小厮急了:“你说的什么鬼话?!昨天晚上闹的那么沸反盈天的,不就是因为王公子死了,王家人跟宋家闹起来了吗?!你不是还收了宋家打点的银子?!”

  牢头更懵了,他往后退了一步,终于把目光移向眉头紧皱的杨庆,最后一次摇了摇头:“昨天死的根本就不是王公子啊!是一个在上头服侍王公子他们饮宴的人......谁说死的是王公子?!”要是死的是王公子,现在金陵城还不翻了天啊?

  杨庆豁然站起来,他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克制了半天内心焦躁,才问他:“那你们为什么抓了宋琰?!”

  “你说的是宋公子?”牢头挠了挠头,有些不解:“当时在船上的除了他就是王公子,他们二人虽然身份贵重可是都有嫌疑,自然都是要抓的啊。至于刚才说我收了宋家打点的银子......收的确是收了的,宋家下人怕他在牢里受委屈,所以托我送几床被子跟一些吃食进去.....王家也送了的......”

  杨庆再也维持不住先前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一时之间脑子竟然没转过来,失声喊了一声:“你放屁!”

  小厮目瞪口呆,等反应过来亦是惊得面无人色,怎么回事?按照计划,死的应该是王公子,被抓的应该是小倌儿跟宋琰才对啊,怎么这一下子,死的人就不同了?那死的人究竟是谁?!

  第四更跟第五更来了,继续求订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