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四·出事
  陈老太爷收了个跟儿子比也小不了几岁的孙女婿,高兴的无可无不可,夏日夜长,等消息等的难挨,干脆就叫了二儿子跟大孙子一同在后花园里摆了个小宴,对月畅饮等消息。

  陈二老爷之前真是觉得心肝都被挖了一块,虽然碍于父亲威势回家呵斥了自家媳妇儿跟女儿,可是自己心里其实也是有些耿耿于怀和不甘心的,到底是辛苦养大的嫡女,怎么也该有更好的用处才是,可是现在瞧见杨庆在陈老太爷面前格外得脸,陈老太爷对他也格外重视,心里的那点儿芥蒂又抛远了罢了罢了,还有儿子呢,多为儿子想想。若是女儿嫁了杨庆,杨庆真能出头,以后也是个助力。何况如今父亲已经被贬到金陵来了,也不好太挑。

  杨庆惯会看人脸色揣摩人心,不一时就已经跟陈二老爷说到了一处去,把他哄的服服帖帖,正要再执壶给他倒酒,外头一直守着的小厮就小跑着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杨庆立即就站起来,目光炯炯的看着陈老太爷,笑的志得意满:“成了!老师,成了!”

  陈老太爷几乎是立即同时就站了起来,震惊过后就只余满面笑意,拉了杨庆的手道:“走!书房里去说!”

  剩下陈二老爷跟陈大少爷一脸茫然的面面相觑,可他们好奇归好奇,管却是不敢去管的。父亲祖父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整天忙的不见人影,到了金陵如今好像还是第一次同他们一同吃饭,明明似乎在做很重要的事,却又半点都不肯他们透露陈二老爷茫然了片刻就清醒了反正不管是做什么,总归杨庆是至关重要的人物这一点是不会错的,他跟侄子再喝了几杯,负着手哼着小曲儿回了房,反倒叫妻子多哄哄女儿千万不要闹小性子。

  陈老太爷如今可顾不上儿子孙子在想些什么,他叫人守在门口,进了书房就迫不及待的问杨庆:“果真成了?消息可确实么?”

  虽然之前杨庆说计划已经安排的很周详,可是到底是要紧事,也是关键的一环,他可不想在关键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到时候难以收场,一晚上其实还都悬着心。

  杨庆声音里隐隐带着些兴奋,笑着点点头:“学生一直叫人守在隔壁画舫里听消息,回来的人报说王公子那艘画舫上初时还没什么反应,后来就闹了起来汴河上死了人,如今报信的人已经赶往王家去了。”

  真死了!陈老太爷悬在喉咙里的那颗心总算是落回了肚子里。王家的情况他也早已经打听的很清楚了,这个儿子既是嫡出又是长子长孙,在家里极受宠爱,现如今一旦死在宋琰手里,王家人只怕恨不得把宋琰生吞活剥拆皮卸骨。

  他高兴了片刻就冷静下来,看着杨庆吩咐:“虽然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也不能掉以轻心。叫人去王家守着,看王家是个什么态度”

  杨庆恭声应了是,又道:“学生早已经令人去盯着王家动向了,宋琰一出事,他身边也有几个精明人,一定会写信去给宋楚宜跟京城宋家求助到时候咱们等他们送出信去,就可给皇觉寺回话了。”

  陈老太爷只关注宋琰这事儿,皇觉寺那边能不能顺利除掉太孙周唯昭,他实在是不想插手。私心里他自然是想皇觉寺能成的,反正周唯昭也不跟他们陈家亲近,到时候只剩一个东平郡王,他们陈家要翻身几乎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他又觉得这事儿太难,皇觉寺的势力他虽然看不透,可是太孙毕竟是作为钦差平乱成功凯旋回潮的,身边不仅有驸马叶景宽带着的亲兵,还有锦衣卫一路护送皇觉寺恐怕是任重道远了。

  去盯梢王家的人很快就回来报信,说是王家亮了一晚上的灯笼,连王家的老太爷都惊动了,澳门赌博网站:王家大老爷带着族中子弟浩浩荡荡的往汴河那里去了。

  宋琰这回只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陈老太爷心满意足的坐下来,平心静气的给皇觉寺那边写了信叫人送出去,这才偏头看着杨庆:“你还有的忙。”

  那个小倌儿可是个万分重要的人证,可是虽然他是指证宋琰把宋琰陷进泥潭的自己人,却也得防着他反口宋家的手段可多着呢,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帮宋琰脱罪。

  杨庆点点头:“出了这样大事,肯定要惊动官府。宋琰身份特殊,宋家应会写信来应天府。”

  陈老太爷就忍不住冷笑,写吧写吧,崔应书如今是自顾不暇身陷囹圄,宋家要是再看不清楚形势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纵容子弟坑害人性命王家也不是没当官的,恐怕王公子当浙江台州参将的父亲第一个就要跳起来撞死在建章帝跟前求建章帝给个明话。

  “让他们写,写了才好。”陈老太爷手指屈起轻轻在桌子上敲了敲,应天府知府是他的至交好友,到时候他分析分析其中利害,叫他把宋家求情的书信送上去,参宋家一个插手地方政务,草菅人命,威胁贿赂朝廷命官,乱朝廷法纪的罪名,叫宋家吃不了兜着走。

  杨庆也知道陈老太爷的意思,他对自己设的局很有信心王家公子冷待新婚娇妻,王家纵容他在外花天酒地这还在其次,居然还软禁新娘子不叫她与娘家见面,宋琰游船的时候又发现王公子寻花问柳,一怒之下气急错手杀人,这不是很合理吗?恐怕连宋六小姐跟宋家也不会觉得这里头有什么不对吧?

  他急着要在去叮嘱叮嘱那个小倌儿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也急着去提点提点王公子的小厮该怎么洗清自己把责任往宋琰身上推,就跟陈老太爷拱手告辞。

  有亲问杨庆这么厉害之前在干嘛,他之前被方孝孺压着根本显不出能耐,陈老太爷没落魄之前身边能人太多啦,而且他穷的很,要到处混混饭吃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