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三·人命
  陈老太爷没想到这样重要的事就发生在今夜,饶是老成持重如他也忍不住悬了一颗心:“首尾都处理好了?别到时候临时生变”

  宋家那些狐狸们没一个是好对付的,这事陈老太爷如今最深刻的认知,虽然年纪陈老太爷并不因为这一点就看轻宋琰宋楚宜比他年纪还小的时候就已经智慧非凡了,可惜他当时没有重视一个内宅的女孩子,才屡屡受挫。宋琰既是个男丁,又师从唐明钊,这一年在宋珏的带领下老成了不少,陈老太爷在桌案后头连续走了好几步才停下了脚:“别到时候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宋家那帮人可不会善罢甘休。”

  杨庆没把宋琰放在眼里,诚然宋家子弟的确足够优秀,譬如年纪轻轻就喜怒不形于色,永远披着一张叫人琢磨不透的皮的宋珏,那就是叫人头疼的存在,可是若是连毛都还没长齐的黄毛小子也要害怕,那还在尔虞我诈的官场混什么?趁早跟宋家投诚卖好岂不是更好?何况他从来就不打没把握的仗,跟着宋琰这么久了,自认为对宋琰的实力已经摸了个透彻。到底是个十一岁的小孩子,旁边人虽然精明,可架不住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了他特意把事情安排的紧锣密鼓,叫宋琰跟王公子相遇的冲突一次次扩大,为的就是叫宋琰失去思考的时间,叫他在根本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做出最冲动的事。

  “老师不必担心。”杨庆一揖到底,面上带着胸有成竹的轻松笑意:“王公子跟前最近把他迷得五迷三道的小倌儿已经被咱们收买,今天只要宋琰敢上船,就走脱不了干系。”

  陈老太爷眯缝着眼睛看他一会儿,出声问他:“你之前说他们因为争执才导致宋琰杀了王公子,这怎么杀,还是个问题。下毒难免留下痕迹,到时候仵作一验,恐怕宋家借机把事推到画舫上头的厨子上头去。如何把事情栽赃在宋琰头上,叫王家认定就是他杀了人?”

  他们一定要速战速决把王家的怒火挑起来,至少也要闹到人尽皆知宋琰杀了表姐夫的地步,然后引崔家宋家发慌,把还在路上的宋楚宜跟崔家的人吸引过来。

  天色已然全黑了,杨庆看着外头亮起来的灯笼,轻声笑:“夜黑风高的,虽然金陵运河上画舫云集,可是灯影幢幢,人也看不甚清楚的。到时候船上只有一个小倌儿,一个宋琰和一个王公子在,而王公子偏偏被推入水淹死了老师您说,是跟王公子明显不对付的宋公子的嫌疑比较重,还是靠着王公子吃饭的小倌儿嫌疑比较重呢?”

  陈老太爷至此稍稍松了一口气,他落座在圈椅里仔细思索半响,才问杨庆:“就在今晚?”

  郡王殿下已经来信要他们抓紧时间,说是离他们之前算好的,周唯昭的船队差不多已经到了天水镇,这个时候宋琰出事,崔家宋家船队跟周唯昭的船队分开,正是好动手的时候而且依东平郡王的说法,到时候太孙殿下只怕还会分出一部分人来护送崔家宋家的人去金陵他看着杨庆,深觉自己捡到了了不得的宝贝。

  杨庆肯定点头:“就在今晚,想必现在这个时候,宋琰已经上了画舫了。”

  说起来这也是为什么杨庆觉得宋琰比不上宋珏的原因,到底还是年纪太小阅历不够,这种时候分明该避开金陵城,远远的走开的虽然崔家那个是表姐,可是自有崔家的人来处理,你一个外姓人,关系再亲,留在金陵能顶什么用处?等崔家人来处理岂不是更名正言顺?不过这也是少年人都怀抱着英雄梦的缘故,杨庆想到这里,微微笑了。

  现如今圈套已经设计好了,只等人自己钻进来,陈老太爷耐着性子跟杨庆一起等消息,忽而想起什么,笑着道:“上次跟你提的事儿,你师母这里有了回信了。”

  上次在船上,陈老太爷曾想收他做义子,他拒绝了,后来陈老太爷就说要把孙女儿许配给他,杨庆当时虽然不置可否,回去想了想之后却深觉不妥,这辈分一下子就差了两辈,何况陈家纵然要拉拢他这样的人,给的也大约是旁枝或是庶出的小姐,这样的姑娘脾气大,眼高于顶,他自问消受不起。可是还没等他委婉的说出拒绝的话,陈老太爷就摸着胡子笑:“你师母的意思,是老二家的明心很不错,自幼也是听圣人之言长大的,女红样貌处处都不错,脾气又温顺,正适合你。”

  居然是嫡亲的孙女儿?!杨庆还以为最好也就是身死人亡的三老爷的那个女儿,他有些诧异的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个不字来不是旁枝的不亲近的陈姓亲戚,也不是父亲获罪了的陈明晴,而是现如今陈老太爷唯一剩的一个儿子的亲生女儿

  抛开这些且不论,到时候陈明玉若是真的如计划那般嫁给了东平郡王,他就是东平郡王的连襟!这是他多少年来都不敢肖想的事儿,如今竟然有一步登天的机会

  这个诱惑实在太动人了,杨庆不得不动心,他把利弊在心中过了千万遍,短短片刻就下定了决心,恭恭敬敬的再次一揖到底:“多谢老师抬爱!”

  陈老太爷笑着将他扶起来,摸着胡子摇头:“说什么抬爱不抬爱的?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准备准备,明年有恩科,尽管下场试试。”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陈老太爷虽然失势,可到底不是被一降到底没翻身的机会,他朝中的那些同年们总还念着些旧情,杨庆心领神会,心中激动简直无以言表,攥着拳头心潮澎湃。他落魄寄居寺庙,与荒冢孤坟为伍的时候就曾发誓要成为人上人,如今,这一天总算来了。

  来更新啦,今天应该还是五更,会尽量在晚上八点半之前更完的,先放三章。另外科场案沾上就是死的确是大部分都这样,可是程敏政跟徐经科场案就是个到现在都搞不清楚的乌龙啊,最后查来查去程敏政也就是罢官回家了。陈老太爷这情况也差不多,都是没有实质性证据,连三司会审的主审官陶鼎湖也因为被握着把柄替他开脱,所以就这样了并不是狡辩,以后我设定会更加注意更严谨的。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