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二·已成
  陈老太爷刚把金陵的宅子整顿干净,还没来得及去舒服的洗个澡,就听说杨庆回来了,他挽着半干的头发,飞快的叫请。

  杨庆匆忙进得门来,最近这些日子可见他很是奔忙,眼圈底下的乌青都又深了一圈,站在陈老太爷跟前立住了脚,深深的先朝陈老太爷行了个礼,才拱手跟他回话:“老师,您可收到京城送来的消息了?崔应书在九江已经出了事,现如今圣上叫人押他回京受审了。”

  陈老太爷自然是知道了这个消息,笑的牙不见眼:“收到了邸报,连夜瞧了。这次内阁下的公文里头措辞可严厉的很,有了常首辅这个靠山在,都保不住崔应是气数将尽了,说起来,这可真都是阿庆你的功劳,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连崔应书身边的人都能收买?江西巡按御史我知道,华政那就是个软硬不吃的牛脾气,他从来就不拉帮结派,自己穷的只差要伸手要饭了,也两袖清风。听说他刚去江西那年,庐州知府跟九江知府要请他吃饭,送他美人儿,他不仅当场掀了桌子,回头就送了一份弹劾奏章上京......”

  这样的人是收买不来的,杨庆居然能叫他上,如今想来陈老太爷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着实是太叫人惊奇了。

  杨庆微微一笑,这着实算不得什么本事,他在底层呆了这么多年,看尽了人情冷暖,最苦的时候,堂堂一个举人,在破庙里住了整整二三年,每天能做的事不多,就只好把心思花在揣摩人心上学会看人脸色行事,对他这样出身底层又毫无根基的人来说,着实是很大的一个助力,他向来知道该在什么事上尽力用心。

  华政的脾性他早就琢磨透了,恐怕连他身边的妻女都没他了解的清楚,这个以脾气暴躁,清廉著称的江西巡按御史,着实是个不折不扣的蠢人,没什么脑子又不聪明,更嫉恶如仇的人又最容易被挑拨,他根本就不用做什么,送美人这种蠢事他更是不可能会去碰,只是把崔应书鱼肉百姓的证据往华政跟前一送,华政自己就先义愤填膺了,抱着参奏皇亲国戚万死不悔的决心上了奏折。

  人虽蠢,却有蠢的好处,建章帝向来喜欢这种蠢又干实事的人,何况华政的正直已经出了名,建章帝哪里有不信他的道理?他一上书,朝廷里连常首辅都有些怀疑崔应书是不是真的收受了贿赂了。

  他并不居功,惯常的带着谦逊:“这并不是我的功劳,底下的先生们个个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他们收集上来的情报我再整理整理,自然就知道这位华政老爷该怎么煽动。真正难做的还是挑动崔应书身边的心腹,许之以重利他们没动心,就用了点别的手段。九江知府在崔应书身上几番都捞不到半点好处,对他早已经厌烦至极,自然乐的崔应书出事九江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巴不得有人来背这个黑锅。这个黑锅被崔应书背了,他到时候还能在知府的位子上呆着,到时候朝廷赈灾的银子到了他手里,又能盘剥几层......”

  官官相护,一环套一环,崔应书就算是想逃也逃不了,陈老太爷着实为杨庆的智慧赞叹不已,摸了摸胡子问他:“那金陵的事呢,金陵的事进展如何?”

  杨庆嘴边噙着的笑意更深:“差不多是时候了。”

  陈老太爷着实有些好奇,他看着杨庆:“王家那个少爷,我事先打听过,从前也没听说有什么怪癖,为人也跟平常的纨绔子弟不同,怎么短短时间里......”

  还是那句话,这世上没有没弱点的人,区别只在于你到底会不会抓,能不能戳到人家心上去了,杨庆卷起手轻声咳嗽了一声:“学生只不过是比旁人用心了些。专程找了王公子身边昔年放出来的旧仆,事无巨细的把王公子的生平问了个遍。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只除了一样......”他顿了顿,看着陈老太爷补充:“这位王公子,从前总喜欢往扬州跑,去找他的同窗好友章润一同玩耍吃喝,听说一去就流连一二月之久。”

  章润?这名字听起来格外耳熟,陈老太爷思索半天,有些惊讶的看着杨庆,张了张嘴问道:“是章渊的儿子?”

  杨庆点了点头:“就是章渊,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章少爷听说在扬州的时候带王少爷去的地方都不是寻常地方,别人是去勾栏妓院,他们......是去小倌馆......”

  陈老太爷总算听明白了关节在哪里,原来这位王少爷性好龙阳。

  杨庆见陈老太爷明白了,就笑:“既然对女子本身就没兴趣,略微挑拨一阵,他自然而然就把家中娇妻丢下了。毕竟学生专程去把他从前的相好找来了......”

  而王家隐瞒王公子的癖好在先,管束不住王公子在外行乐在后,自然是不敢叫宋琰见满腹心酸委屈的崔华蓥的。

  这一来二去的,两边关系势必变差,关系闹僵,王公子又不知收敛,时时被宋琰撞见,宋琰再好的脾气,恐怕也没法忍受......

  陈老太爷忍不住为杨庆算计人心的本事叫好,又道:“那现在事情进展到哪一步了?”

  “宋琰似乎有出城的迹象,澳门赌博网站:恐怕是想等崔家的人来处理这件事。”杨庆笑了笑:“倒是个聪明人。学生见势头不好,干脆就叫王公子身边的小倌在中间说了几句话,王公子特意邀了宋琰去上画舫游船赏灯。”

  按照杨庆的计划,上了船就没那么简单了,到时候在船上,两边都没人看着,一旦王公子出了什么事,自然是随便船上的人怎么说。

  的确是不能叫宋琰出城去,否则他走了,这台戏还怎么唱?陈阁老点了点头。

  好啦好啦,五更又做到了,真是想给自己鼓鼓掌,哈哈。继续厚脸皮的求订阅求打赏然后就是还是要严肃的告诉你们,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