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四十一·噩耗
  宫里的消息向来最是直观,连向来待她极好的圣上跟皇后娘娘都不愿意见她了......端慧郡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憔悴下去,天天提心吊胆的等着余氏那边来消息。

  幸好荣成公主还抽空来看她,见了她先拍拍她的手,分宾主坐定了才看向她:“我今天进了宫一趟......母后特意赏了些老参和南边进攻的蜜橘,叫我给你送来。”

  端慧郡主此刻没心思在意这些赏赐,看着荣成公主重重的叹了声气:“婶婶还是不肯见我?”

  荣成公主移开目光,半响才缓缓的叹了口气:“听母后的语气,想必是这回父皇气得很了。”这几年建章帝好不容易把前朝留下来的贪腐都查的差不多了,深深为前朝蛀虫的危害而后怕,现如今朝廷好不容易刚安静了几天?陈阁老贪污受贿买卖试卷的事也才刚刚平息,就又有人顶风作案,而且还闹出了这么多人命,那不是一条两条,是整整几千人的性命!听说洪水过后,无数百姓易子而食,一路上饿殍遍野,建章帝收到证据的时候,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抖起来内阁呈上来的证据里头,赫然有房契上崔应书的印章。

  纵然这个人是常首辅的学生,是端慧郡主的丈夫,他心里的怒火也不能被平息下去,私底下同皇后娘娘说:“就算是端慧亲自来求,朕也不能愧对江西百姓......”

  皇后娘娘也就顺带叮嘱荣成公主:“叫端慧看开些罢,郡马犯下此等大错,实在不是她能插手,圣上就算再疼她,也不能因为她们夫妻就寒了这天下百姓的心。”

  端慧郡主听出荣成公主的话外之意,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连圣上娘娘都认定崔应书必定是跟九江洪水的罪魁祸首,几乎已经给崔应书定了罪名......想到崔应书临出发去九江之前,宋老太爷跟宋楚宜都觉得此行不甚妥当,端慧郡主的心情更差,焦急不安的分说:“郡马不是这样的人,你也知道他的为人,这么蠢的事他怎么会做......”

  可是嘴巴上说了并没什么用处,皇上皇后不信,朝廷百官不信,天下的百姓更不信。荣成公主深叹口气,问她:“你不是已经派人送信去给驸马了吗?驸马可有回信?”

  端慧郡主摇摇头,颇有些坐立不安。

  叶景宽也觉得消息来的匪夷所思,他接到邸报的同时收到了端慧郡主给余氏的信,等看完了之后就同周唯昭道:“有些太巧了。”

  周唯昭也有同感前脚在金陵的崔华蓥碰上王家诡异得有些莫名的事,后脚崔应弹劾贪腐,这未免也太巧了。倒好像有人在针对崔家似地。

  叶景宽皱着眉头仔细的看完桌上的邸报跟端慧郡主寄来的信,神情凝重的看向周唯昭:“看信上和邸报里透露的消息,都是说崔应书贪污的罪证确凿。他还令心腹手下跟着镖局押送现银回晋中,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如果不是崔应书失心疯了脑子不正常忽然犯了糊涂,那就是对方实在是太厉害,设了局想要崔应书死。”

  这哪里是想要崔应书死,根本就是想叫崔家也一同倒霉,说不定还不止是崔家,看这走势,分明是一环套一环,先是崔华蓥在金陵出事,后来是崔应书,那再后来呢.......会不会连在边境的崔绍庭也要一同出事?

  周唯昭皱着眉头,更加觉得金陵发生的事诡异的叫人不安,恐怕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可是这个陷阱究竟是设在哪里,他一时还是没法确定。

  “派人去九江打听打听。”周唯昭负手立在窗前,眉头拢在一起:“恐怕这次的事并没那么简单,姑父不是个鲁莽的人,他为官这么多年向来谨慎又自持,现在竟然连身边的人都出来指正他,说他收受了现银,还叫人把银子押送回晋中......”

  叶景宽听出周唯昭的意思,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如果真有人这样处心积虑的想崔家倒霉......可是会是谁呢?现在崔家如日中天,经过崔绍庭的事情之后,怎么还会有人去打崔家的主意?叶景宽百思不得其解,想了想就有些心里发寒:“难不成是殿下出手了?”

  东平郡王的确是有份插手,他兴奋的看着面前的钱应,双手撑在桌案上:“果然你说得对,皇觉寺跟陈家要是豁出性命去做,他们就算不死也得被扒拉下一层皮......现在皇祖父对崔应书失望至极,内阁收到的证据也叫常首辅连句好话都不敢说......”

  都说了破船也有三斤钉了,陈老太爷虽然一朝失势,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澳门赌博网站:他的那些势力可没全部倒霉,跟皇觉寺的人联合起来,做这个局是不难的。

  可是钱应却并不沾沾自喜,他谨慎的摇了摇头:“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了,等郡马被押送回京,到时候肯定要投到大理寺或者锦衣卫再审,锦衣卫的赖都督是圣上心腹,未必肯顺着咱们心意给他定罪,怕他到时候查出些不对来。可若是送到大理寺去,倒是不那么难了,冯应龙可是跟咱们老熟人了......”

  是啊,冯应龙可是他们的老熟人了,东平郡王目光里透出些兴奋来,之前他还因为钱应要他答应陈老太爷的要求而觉得不安,现在却深深为这个决定庆幸。现在事情发展的这么顺利,一旦周唯昭死了,崔家也倒霉了,还剩下宋家......宋家也没事,宋家也没事,到时候东宫只有他一个儿子了,还怕什么?他什么也不怕了。

  他没听钱应说什么还不能下定论,抿唇看着钱应:“现在算算日子,陈老太爷也该到金陵了吧?”

  陈老太爷到金陵了,宋家那小子就该惹事了,惹了事就该完了,闹起来到时候宋家崔家的人一边要为崔绍庭的事奔忙,一边还要处理王家的糟心事,到时候首尾不能相顾。而在路上的周唯昭就要更惨一些,皇觉寺的人会把这些日子以来的怒火通通发泄在他身上......

  说话算话,再来放两更。今天五更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