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九·出事
  殿下要是再势力一些,澳门赌博网站:明明可以先把宋六小姐娶进门当个太孙妃,再求求皇后娘娘把崔家大小姐也一同纳入太孙府里,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都是极寻常的事,皇后娘娘又格外喜欢太孙殿下,这点小事恐怕都不用太孙开口,她自己都会替他筹谋。

  可是太孙殿下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说出只想娶宋六小姐为妻这样的话轻罗有些怅惘又有些欣喜,太孙殿下真是一个极好的人。

  徐嬷嬷也显然被周唯昭的这番话收买了,坐在宋楚宜旁边看了她半响才叹气:“殿下能如此待您,我就放心了。”她向来知道宋楚宜能干,可是再能干,这世道对女孩儿终究跟对待男孩儿是不同的,她总怕宋楚宜过刚易折,事实上宋楚宜在婚嫁上也的确不如往常那样理智精明,她虽然不说,心里是悬着心的,现在看太孙殿下这样对待来自陈心迹的崔华鸾,她才算真真正正放了心,有了这份心意,以后的日子再难,两个人携手,咬咬牙也就过了。心里有了盼头有了希望,就算是吃糠咽菜心里也是甜的。

  宋楚宜一时分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觉得一颗总是飘在半空没法儿安定下来的心在周唯昭那番话说出来之后就回到了它该待的地方,这样的安心感实在叫人舒服,她笑了笑,正要回话,就听见外头丹朱的声音:“六小姐”

  徐嬷嬷跟青桃都惊得站了起来,都这个时候了,莫不是因为太孙殿下话说的重了,崔华鸾出了什么事吧?

  宋楚宜也几乎是同时起了身,看着轻罗把丹朱迎了进来,眼睛瞪大了问她:“这么晚了,是不是表姐那边有什么事?”

  拦住太孙殿下表明心意被拒绝这样的事丹朱自然不敢说也知道不能说,哽咽着请宋楚宜把晏大夫叫过去给崔华鸾瞧瞧病:“本来这几天就着了风寒,现在更是头疼的睡不着”

  夜里风这么大,在甲板上等了周唯昭那么久,着了风也是有的,宋楚宜立即吩咐徐嬷嬷去前头的船上请晏大夫过来。

  只是船要停下来,又要搭板子叫人过来,这一来二去的怎么也要费些时间的,宋楚宜想了想,带着清凉膏亲自过去了一趟。

  小徐嬷嬷正劝崔华鸾:“您之前总是不肯死心,也是因为抱着太孙殿下或许如何如何的念想,现在这点念想也没了,就千万别再执迷不悟了。”

  她是崔华鸾的奶娘,情分跟她极深,来时又被崔老夫人格外叮嘱过,因此格外尽心,见崔华鸾偏过了头只是流眼泪,就轻声叹了口气:“姑娘,您想想,其实您未必就真的那样喜欢太孙。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喜欢不喜欢?那个时候要说喜欢就太早了,后来您跟他也没见面的机会,两个人几乎就跟陌生人没什么两样您这样想当太孙妃,一是因为郡主她想您当,二是因为觉得自己也不比表小姐差在哪里,所以不甘心,是不是?”

  崔华鸾哽咽着抱住了小徐嬷嬷的手,心里的害怕难堪惊恐都一股脑儿的涌出来:“嬷嬷”

  “好在殿下为人正直坦荡,表小姐也不是多嘴多舌的人,这船上的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事情传不到外头去。”小徐嬷嬷尽职尽责的宽慰她:“否则您想想,您今天这番作为,就是在毁了您自己。”

  二人正说这话,外头就报说宋楚宜来了,小徐嬷嬷亲自迎出去,先跟宋六小姐问过好,才看了一眼自家跟在表小姐身后的姐姐,轻轻摇了摇头。

  崔华鸾已经被丹青扶着坐起来,见了宋楚宜勉强扯出一个笑意。她笼着眉头看了屋里众人一眼,忽而开口叫她们都散出去。

  宋楚宜微微朝着徐嬷嬷点头,徐嬷嬷就领着人鱼贯而出散了个干干净净。

  崔华鸾朝宋楚宜招了招手把她唤至床榻前,拍拍旁边叫她坐下来,盯着她瞧了半响,才忽而笑道:“我今天找过殿下了。”

  宋楚宜并不意外崔华鸾会同她说,崔华鸾毕竟是秦夫人教出来的,秦夫人颇有些特立独行,当初就曾说过要争取就光明正大的问一问,问了成就成了,不成也不必为了个男人要死要活这样的话来,崔华鸾被她教导这么多年,自然也是有些影响的。

  她也不装聋作哑,干脆的点了点头,目光坦荡清澈:“我知道,当时我就站在楼上甲板处。”

  崔华鸾笑了笑,她也知道,当时她面对着周唯昭,瞧见了二楼站着的宋楚宜。顿了顿,她拉着宋楚宜的手:“秦夫人曾经教我,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强求也没用。现在我总算明白了,日后也不再强求了。”

  她不遮不掩说的很是清楚明白,宋楚宜也诚心实意的看着她,斟酌了一会儿就道:“从前我对表姐说过,这些事非我所能作主,当时我说的时候诚心诚意。可如今我也要告诉表姐一声”她抬头看着崔华鸾,犹豫片刻还是道:“如今我恐怕不能践诺了。”

  崔华鸾面上神情未变,额头上搭着的汗巾被她一把扯了下来,她看着宋楚宜露出一个笑:“我知道,殿下说的很明白,他想娶你为妻,已经禀告过太子妃了若是太孙殿下这样待我,我若是你,也一样不可能不动心的”

  崔华鸾咳嗽几声,忍着内心难过,还想再跟宋楚宜说些什么,门却忽然被推开了,这被推开的力度还绝对不把她们都惊得回过头去船上向来守卫森严,规矩更是分明,外头又有徐嬷嬷跟小徐嬷嬷她们守着,得是什么样的大事,才值得人通报也不通报一声,就这么急急忙忙的闯进来?!

  江风呼呼的灌进来,船舱的门被推的太急再次发出砰的一声响,把人都惊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