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三十一·黑心
  设计一个宋琰就能叫宋崔王三家喜事变白事不说还可能三方撕破脸,这个在杨庆眼里还只是小道。他说的大道,是彻底毁了崔应其实某种程度上就是另一个叶景宽,在太孙跟前的地位恐怕跟叶景宽差不多,家族都有深厚的基础,妻子都是太孙的姑姑,都跟太孙亲近,自己也都上进且头脑清醒。

  这个这样大的助力,要是一朝毁在他们手里,对东平郡王该是多如虎添翼,到时候就算皇觉寺刺杀太孙殿下不成,东平郡王跟范良娣为了这个好处,也再不可能翻脸了。杨庆果然如同他说的那般,擅于谋算大道。

  陈老太爷心潮澎湃,险些蹦起身来叫一声好,他盯着杨庆许久许久,心里闪过千般念头,半日后才起身,绕过了桌案,来到杨庆身边,亲自双手扶起杨庆,问他:“我听闻你在家乡的老父老母已经驾鹤西去?”

  杨庆眼里闪过一丝难过,这难过也不过片刻的事,他抬眼看着陈老太爷,轻声道了声是:“当初还要多谢老师肯出资,我才能顺利安葬父母,不至于令他们的身后事太过寒酸。”

  陈老太爷此刻真是万分庆幸,自己对幕僚向来舍得撒银子,对杨庆也算是有一饭之恩杨庆屡试不中,当时已经山穷水尽,靠着刚当上寒酸翰林的方孝孺根本支撑不住,幸亏他看重方孝孺的同时顺带施舍了他这个好友一笔银子,才铸就今日善缘。可是想起方孝孺来,陈老太爷心中就又忍不住一凛,到头来,方孝孺反口咬了他一口差点把他咬的无法翻身,现在他想要翻身,却是靠着方孝孺举荐的杨庆,人生际遇可真的是奇妙无比啊。

  他诚恳的看着杨庆,推心置腹的跟他说心里话:“阿庆,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不瞒你,老二不是成器的,长孙也眼界有限,我时常担忧家中后继无人......”

  杨庆面色凝重的看着陈老太爷,仿佛已经知道了他想说些什么,面上既震惊又茫然。

  陈老太爷趁热打铁,紧跟着道:“既如此,你可愿意拜我做个干爹?”

  时下认干爹的风盛行,从前兴福可有十九个义子,以后都是要给他捧灵摔盆的,杨庆反应过来后就忙摆手:“这怎么使得?老师折煞了我了。”

  陈老太爷认真异常的摇头:“这怎么是折煞了你?这是老师近水楼台先得月捡着了个大便宜,你这样的人才,放到哪里去都有出头之日。就凭你跟着我熬了这样多年,如今仍对我死心塌地,我如何对你都不为过。如今我只是怕你觉得委屈,若你家中还有父母在堂,我知道你是绝不会答应的,可是如今既然令尊令堂都已故去......老夫也就腆个脸卖个老......”

  杨庆是个人才,就算不是,仅凭着他这次想出的这个法子,陈老太爷也愿意把他供一辈子,有这样脑子的人,若是还能沾上宗族礼法,那以后可是受益无穷。

  这的确是一个叫双方都放心,又能把双方关系连结的更紧密的办法,可杨庆却毫不犹豫的后退一步拒绝了,他拒绝的话也说的甚是好听。

  可陈老太爷能当次辅,向来就是想得多的人,想得多的人遇上这种事儿难免就想的更多,经过方孝孺的事儿,他已经不敢轻易信人,就算杨庆这么些年的确对他忠心耿耿,可是总归还是缺少了点儿什么,陈老太爷心下颇费了一番思量,片刻后才笑道:“既然不肯当我的儿子,不如就当个孙女婿?”

  杨庆就察觉出来了他老师的用意,瞠目结舌:“这怎么使得?”

  陈老太爷转念间已经下了决心,当下就笑道:“如何使不得?你年纪如今也不小了,自从原配去世后就不曾再娶,这么多年孤身一人难不成日子好过?怎么也该再娶一个,也是慰藉你在天之灵的父母亲......”

  陈家的女孩儿少,年纪到了要出嫁的就更是数的出来,澳门赌博网站:陈老太爷在心里闪电般的想了想,决意抛出陈明晴来,可是话即将出口,他又有些迟疑的住了嘴。

  陈明晴身份如今算是尴尬,他这样把陈明晴塞给杨庆,陈明晴心中怕是要怨恨她本来就因为陈三老爷跟陈三太太的死跟陈家离了心,倘若嫁过去了生出些别的事端来反而不美。陈老太爷摸了一把胡子,想了想话转的飞快:“何况女婿也算是半子了,阿庆这样为我,以后咱们亲上做亲,岂不是更美?”

  做谋士还能做成主家的女婿的可真是少见之极,杨庆迟疑片刻才拱手答应:“既然如此,学生多谢老师盛情了。”

  陈老太爷当晚就回去同陈老太太提了这事儿,陈老太太饶是心黑,也没想过把陈明晴随意配一个相差二十余岁的人去做填房,闻言就惊了一下,直到陈老太爷说改了主意,才反应过来:“既然明晴不成,明玉也不成,那老太爷的意思是,叫谁去好?”她心里已经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陈家的女孩儿不多,一个个的都数得过来......

  陈家的适龄的女孩儿们可本来就数的过来,陈老太爷沉思半响,杨庆是个可靠人,他会答应,也有因为知道陈家打算把陈明玉扶上郡王妃的意思,到时候他就能跟东平郡王当连襟了。既然着力想要拉拢,这人选自然也不能马虎糊弄人家。

  陈老太爷想了想,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如就定明心吧。”

  陈明心可是二房嫡女,不过比陈明晴小上一岁,之前在京城也开始议亲了的,陈老太太瞪大了眼睛,本能的就出声反驳:“这怎么可行?!”

  毕竟是她亲儿子的亲生闺女,陈老太太虽不把陈明心看的跟陈明玉那么重,却也是喜欢的,如今听陈老太爷说要拿她去配一个幕僚,本能的就觉得陈老太爷失心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