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七·弱点
  陈阁老大约听明白了杨庆的意思,可是到底要如何实行,却还是没听明白杨庆到底出的是什么计策,他皱着眉头问他:“阿庆可别藏着掖着,如何挑乱子?如何就能由咱们来定分开他们的地界并且透露给皇觉寺的人?”

  杨庆并不卖关子,他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陈阁老笑道:“从前就听说宋家五老爷跟崔家夫人虽然也在船上,可是作主的却是宋六小姐。想必换做回京,大抵也不会变。既不会变,宋六小姐就是那个最关键的人物。宋家崔家的弱点在于宋六小姐,而宋六小姐的呢?”

  这位宋六小姐可真不是一般的人,陈阁老缓缓地叹了口气,他把陈明玉带在身边进进出出这样久,着重叫她听杨庆等人分析朝中局势,可进展却并不大,天资只有如此,实在难以进一步,可是这位宋六小姐却截然不同,既聪明又懂审时度势,更懂得抓住一切能用的力量,借力打力在她那里也是常事,实在不是可轻易对付的。

  他想了想就摇头:“谁知道宋六小姐的弱点在哪里。”他是当内阁次辅的人,管的都是朝中大事,哪里会去关注一个闺阁小姐她喜欢什么厌恶什么,澳门赌博网站:就算这个闺阁小姐再特别,也不能啊。

  杨庆笑的像是一只偷着了鸡的黄鼠狼,带着些得意:“不巧,学生正巧知道。”

  陈阁老来了兴致,惊异的笑了笑往后一靠在圈椅里坐下来:“哦?旁人都说阿庆你触类旁通无所不能,没想到你还触类旁通到这个地步,人家闺阁小姐的事你都知道?”

  这话说的实在有些轻佻暧昧了,杨庆拱了拱手连忙摇头:“哪里哪里?我是关注宋珏大少爷多一些,而拔出萝卜带出泥,关注这位大少爷久了,自然而然就发现了许多有趣的事。”

  这也是陈阁老为什么这样喜欢杨庆的原因,这实在是一个有心人,总是发现一些旁人不能发现或是不甚在意的小事,他心里的那些烦躁彻底消散的差不多了,脸上带着笑冲杨庆点头:“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听听是什么发现。”

  “宋六小姐有一个同胞亲弟。”杨庆敛容肃色,带着恰到好处的恭谨:“她对这同胞亲弟看的极重极重,而晋中那边传来消息,她的胞弟宋琰随着崔家送嫁队伍去送嫁了。”

  一个人最怕的是真的钢筋铁骨没有弱点,只要她有弱点,就好对付。杨庆站在窗前,轻轻把窗子掩上了回头来看着陈老太爷:“到时候若是宋琰那边出了什么事,宋六小姐关心人心切,一定会放弃原本进京的计划直奔金陵,而她要是要去金陵,就要改变航线......”

  宋楚宜的地位又决定了崔家跟宋家不会放任她一个人去,何况出事的是宋琰,宋五老爷跟崔家怎么也要随同去瞧一瞧的。

  到时候宋家崔家的船队都离开了,皇觉寺自然也就好下手了。

  金陵本来就是陈阁老要去的地方,现在赶得急一些,到了那边许多事就好安排了,也真是巧得很,恐怕这就叫做天无绝人之路?

  陈阁老若有所思,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继续冲杨庆扬了扬下巴:“那阿庆说的,不能全无好处到手指的又是什么事?东宫的好处可不是那么容易给的。”

  太子殿下毕竟还没有当家作主,要他立即就把人从金陵调回内阁去显然是绝不可能的,那除此之外,东宫还能给什么好处?

  “小道不能比大道,可是有时候却是非行不可的手段。老师既然想长长久久的绑在东宫这条船上,那咱们给出咱们最大的诚意,东宫总也得透露出些相应的诚意来。”杨庆仍旧不紧不慢,对众人各异的脸色视而不见,直言不讳的提醒陈阁老:“太子殿下的意思是要我们替他拿金陵的这些河运织造,良娣娘娘跟东平郡王殿下也时常有些要求。大道小道都要咱们做,咱们也不是不能做,却也不能总是白做不是?太孙殿下既要选妃,同他同年的东平郡王殿下想必也差不多是时候给选郡王妃了......”

  范良娣跟东平郡王也不是没有弱点,至少此刻,他们指使皇觉寺去做下刺杀太孙的大事,不就已经被陈家知道了吗?

  陈阁老立即就领悟了他的意思,东宫随时可能不顾往日情分撒手不顾他们,他们想要投诚,也得先给自己争取一些好处。

  可如今他刚刚才被贬谪出京,别说东平郡王跟范良娣愿不愿意要他这个失了势的阁老的嫡孙女,就算东平郡王和范良娣真有这个远见愿意答应,也要顾虑影响否则要是前脚太孙出事,后脚东平郡王定的就是他的孙女,有心人难免不会多想。何况现在以陈家的情况,范良娣跟东平郡王未必肯松口啊。

  像是看透了陈阁老的想法,杨庆微微一笑:“老师,咱们也不是不许郡王另外选侧妃了,也不是非得要郡王立即就定下郡王妃的人选。”

  只要他们做出个承诺,也就罢了。

  陈老太爷如同醍醐灌顶,是啊,他曾经替东宫做了那么多的事,还不是说被抛弃就被抛弃?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趁着他们有所求的时候,趁机替自己谋得先机呢?范良娣也不能总想着做无本的买卖。

  他沉思一阵以后就不再犹豫,大笑着令人去请元觉来。

  元觉来的很快,陈阁老目光炯炯的瞧着他,面上还带着几分和煦的笑意,仿佛是在和他说今天的天气好不好:“方便可以给,这个方便或许也只有老夫能给,可是我如今的情况想必师傅您也知道”他说罢,重又抬头看向他:“我想通过贵寺同殿下要个实在话儿,既然跟良娣娘娘看得起我们,我们自然无不奉命。您就替我再送封信,然后留在船上等我们消息,如何?”

  说话算话,来更新了。今天五更的承诺完成啦,答应大家的就一定会努力做到,再难也会的。所以,求支持求订阅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