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六·算账
  杨庆跟着陈阁老的时间最长,他跟方孝孺是同年科举,可方孝孺从此飞黄腾达,一路进翰林分列六部,他却屡考不中,最后投奔了陈阁老当个门客。他虽然科举制艺上不不容易,可是脑子却向来极好用,对朝中局势也看的极准,这回事先叫人在朝中散发消息先造势把责任都堆在陈三老爷头上的也是他。他听完陈阁老的话,就皱了眉头:“现在咱们正是势弱的时候,贸然与宋家对上,怕是不妥。”

  陈家倒霉,宋家更上层楼,现在的陈家要是还敢撞上去得罪宋家,成功了尚还好说,若是又跟之前那次一样功亏一篑,这回的陈家可不再是内阁次辅掌控的陈家了。

  其他几人纷纷附和:“此事着实有些棘手,烫手的山芋啊,咱们要是真接了,做的好了未必就能得太子欢心,做的不好了......不仅得罪太孙,以范良娣跟东平郡王的心性,也不会记咱们的情,怎么算都不是合算的买卖。咱们当务之急,应该是在金陵先立足,做出一番成绩来,努力撇清此次科举弊案带来的影响。”

  可是这谈何容易,陈阁老深深的叹了口气,面上神情不变,眼里却闪过一抹狠厉今天他去赴宴,尚且还有当地士子横街拦轿,痛骂他纵容亲子买卖试卷,乃是千古一大奸。他在士林的名声已经被这次的科举弊案给毁了,要重新修补,难上加难。

  如今想要靠着官声抹掉之前的影响是不大可能,倒不如另辟蹊径,登上顶峰前朝首辅不照样是靠着与皇帝亲近而当了几十年首辅?除此之外,前朝那位首辅可没甚可称道的,成天也就是活活稀泥而已。

  陈阁老把自己的想法跟众人说了:“如今想要再靠着官声是不大可能了,这些士子们都是认死理的,这个你们应该最清楚不过。名声坏了就是坏了......咱们要是想翻身,只能另辟蹊径。”现如今摆在跟前的也就是两条路,一是重拾建章帝的欢心,可是这一条同样难,建章帝这次纵容陶鼎湖把他拉下马,就是为了给东宫和太子一个警醒,他不会再打自己的脸重新重用他。之所以又不杀他,是因为还念着当初泰王势大时他拥立的那点子旧情罢了,这才想着把他打发去金陵户部养老。

  而另一条路,自然是依旧跟着东宫,可是太子这人......陈阁老苦笑一声,双手一摊:“太子为人诸位想必比我清楚,不用我多说。要是等咱们把金陵的织造河运拿到手献上去,恐怕还不知得等上多少年,届时我恐怕已是廉颇老矣不能饭了,要来这些东西,交付何人?而现如今眼前就摆着一个机会,诸公说,难不成我要推开?”

  听陈老太爷这语气,分明是想替东宫办成这件事的,这件事办好了,在东平郡王跟范良娣那里也的确是一个大功劳,杨庆斟酌一会儿,问陈阁老:“莫非是皇后娘娘要替太孙殿下选妃了?否则良娣娘娘何至于如此急躁?”

  有人轻声应和:“想必十有就是如此,太孙殿下一旦选妃成家开府,地位就更稳了。何况皇后娘娘素来对太孙殿下看重,恐怕给他选的太孙妃地位必然显赫非常......”

  杨庆环顾众人一眼,想了想轻声道:“纵然如此,这也只是小道。咱们可以借着这个邀功获宠跟东平郡王关系进一步又如何?他日若是再有今天之事,郡王殿下跟良娣娘娘恐怕仍会如同今天一样上道折子说大人是论罪当诛。”

  众人一时都静默下来,这次他们全靠自救,依附的东宫竟无丝毫伸手之意由此可见太子眼界为人了,他恐怕不知道他这番态度,要寒了多少人的心。

  陈阁老摸着蓄的极好的胡子偏头去看着杨庆,不顾自己年老位尊,诚心诚意的向他请教:“那依阿庆的意思,咱们该怎么办才好?”

  杨庆整了整衣冠郑重其事的站起身来冲着陈阁老一揖到底,不紧不慢的说出自己想法:“这事儿可行,可咱们也不能平白给了当人剑使,也不能全无好处到手......民间有句话说的虽难听,可却极有道理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咱们总是兢兢业业的做事,殿下跟良娣习以为常了。其二,咱们不能插手刺杀太孙的事......”他停了下来,见众人都听的认真,就道:“皇觉寺见不得人,因此需要以小道讨好殿下,咱们却并不是,咱们之前就已经被人认定是东宫一党了,若是为了殿下而弃正统,日后总要为人所诟病。何况这事儿变故太大了。”

  陈阁老面色严肃,杨庆前一句话还说这事可行,后一句话就说不能参与刺杀太孙,这岂不是自相矛盾?他抬手虚扶一把杨庆,手指在桌上敲一敲,示意杨庆继续说下去。

  杨庆挺直了腰背目光如炬的看着陈阁老:“咱们可提供方便,却决不可插手。这方便也有许多说法可行。老师您也不想正面碰上太孙殿下,那咱们给皇觉寺行的方便,就可在宋家崔家身上下手。”

  陈阁老眼睛亮了亮,脸上终于有了光彩,轻声道:“阿庆有什么主意,直言不妨。”

  “我听说宋家崔家此次都是随着太孙殿下的船队一同上路的,既然一同上路,难免人就多了些,人一多,就容易生乱。”杨庆垂眉敛目,神情平静,仿佛在说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届时咱们可以给皇觉寺行的方便,就是挑起这个乱子,把宋家崔家的船队跟太孙殿下的分开来,让他们的目标更明确一些罢了。自然,分开的地界也是由咱们选。”

  到时候找一个好下手的地方,也算是成全了皇觉寺了,至于其他的,他们着实不该再多揽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