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五·合谋
  陈老太太的精神日益消沉,虽然陈老太爷之前把话说的重了以后又安慰了她两句,可是那种叫她如芒在背的感觉却时时刻刻困扰着她,她只要一闭上眼睛就听见陈老太爷数落她:“你这么多年,还是学不会如何当好一个当家主母。”

  陈老太太委实觉得委屈,她从知事开始,就学着当家理事,就开始学当家主母要会的东西,她也一直自认为学的不错,这么多年没有可被人指责的地方。可是跟陈阁老一起这么多年,她尚且不知道从来都对她信任有加从来不说一句重话的丈夫居然其实是这样看她的,在他心里,她从来就不曾是一个合格的当家主母。

  她曾经还为丈夫从来不管妾侍的生死而自豪,还对丈夫不在意三房究竟是不是在偏远小县当个不入流的小官而沾沾自喜,可是到头来,她发现这些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现如今她就为这些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到了这个地步,她即使想推卸责任说自己根本无心冷待三房都不成,三房跟她实在闹的太难看了。她自己隐约也知道,的确是她数十年如一日冷待三房,才招致三房这样深的怨忿。

  梁嬷嬷把窗子推开一点儿,窗外凉风习习,给闷热的船舱里带来扑面的风,她恭敬的走到陈老太太跟前安慰她:“您也别太过担忧了......您跟老太爷毕竟这样多年的情分,老太爷也只是被气的狠了,等再过些日子,他气消了,事儿也就消了。”

  陈老太爷既然说了叫姑祖母来代为执掌内宅,就没有更改的道理,陈老太太对陈阁老的性子再清楚不过,闻言也只是缓缓摇了摇头。

  恰好花枝伸头进来冲梁嬷嬷使了个眼色,梁嬷嬷叹口气出门去,再回来的时候脸上表情就有些复杂,弯腰轻声在陈老太太耳边道:“老太太,咱们的船停在码头,有个和尚托了船工递话进来,说是已经等了咱们整整四五天了,专程想要求见您。”

  陈老太太讶异不已,迟疑了片刻重复问了一声:“一个和尚?是哪里来的和尚?”

  他们要去金陵,船停在半道的码头,陈老太爷已经被地方官员请去喝酒吃茶了,怎么还无端又跑来一个要求见自己的和尚?陈老太太万分不解,亦不敢擅作主张。

  梁嬷嬷点点头,将声音放的更低:“是皇觉寺的元觉大师,他说想求见老太爷。”

  陈老太太心里就咯噔一跳,皇觉寺的元觉大师,他好端端的想求见陈阁老?陈老太太沉思片刻,终究还是点头:“那就将人先请上来,等老太爷回来了,再去禀报老太爷,问问老太爷的意思。”当初跟皇觉寺合谋动宋楚宜不得的事情过后,陈老太爷也说过可以连同连同皇觉寺的力量,既然当初陈老太爷这样说过,陈老太太又毕竟跟皇觉寺有过交集,就并没拒绝。

  只是她也没单独见元觉大师,如今家里已非昨日,她做事并不如从前那样理直气壮又理所当然了,等稍晚些提着灯笼的侍从们簇拥着陈老太爷上了船,陈老太太听着江边水声半响,才吩咐梁嬷嬷去陈老太爷那边走一趟。

  陈老太爷见了元觉,皇觉寺曾经替端王做事,后来又搭上东宫,实力非同寻常,之前他就交代陈老太太如有必要可以结交,如今人家自己送上门来,他自然没有不见的道理。

  元觉立在陈老太爷宽阔的船舱里轻轻念了声佛号,依照元空大师的交代把话说的很透很亮:“殿下跟娘娘的意思,自然是不希望太孙殿下回去找他们的麻烦。”

  元空把他的心思摸得很准,连他已经对跟宋家太过亲近而决意放弃周唯昭的心思都摸准了,陈老太爷不置可否,伸手示意元觉坐下来,若有所思半响才道:“可殿下娘娘并没有吩咐我来做这件事。”

  许是心中有愧,也或许是觉得上过了那封论罪当诛的奏折之后觉得陈家已没有再依附他们的可能,范良娣跟东平郡王都对他表现的很是冷淡。

  “老太爷总不能打算叫这些人上人先朝您低头伸手吧?”他坐在陈老太爷对面,按照来之前师兄教过的话回他:“您要是还是想跟从前一样当东宫的人,总需要个契机重新培养默契。眼前这,不就是最好的契机吗?而且咱们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您这次的遭遇,可跟宋家脱不了关系,宋六小姐借着踩了您的机会一朝叫宋家一跃成为太孙殿下身边除了镇南王府的第一人,您就甘心?金陵户部可是个适合养老的好地方......若您甘心,宋家倒也算是做了件善事。”

  陈老太爷的确不甘心,不仅不甘心,就算范良娣跟周唯琪没有来找他,他也预备先想法子把宋家也一同从云端拉下来。

  他想了想,垂着头把玩桌上佛手,有些漫不经心的问他:“那不知道,师傅们有什么地方是我能帮得上忙的?”

  元空师兄说的果然没错,陈老太爷已经跟东宫脱离不了关系,东宫既有所求,他一定会尽量帮忙。这就是吐口了,元觉仍旧四平八稳的回他:“只需老太爷给行个方便,老太爷您人脉广,底下人也多,您要是稍稍抬抬手,我们的差事也就好做的多了。”

  要杀当朝太孙,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陈老太爷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抬眼看着元觉:“不如师傅再等上两天?这样大的事,我需要两天时间想一想。”

  元觉自然没有不应的,只要陈老太爷肯答应帮忙,别说等上两天,等上十天他也愿意等。

  陈老太爷靠在椅背上朝船窗外头看去,其实什么也瞧不见,可他就是瞧的入神,过了许久才吩咐外头一直守着的管家去请先生们过来。

  这是个机会,是甘于在金陵养老,从此庸庸碌碌泯然众人,还是东山再起风光再来,杀尽天下负他之人,都看这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