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二十一·后患
  皇后娘娘的意思不仅宋贵妃领悟到了,太子妃跟每天前去请安的范良娣也同样领悟到了。等宋贵妃前脚离了清宁殿,后脚宋老太太就在初一进了宫,卢太子妃就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

  湘灵弯腰给她收拾了她手里的礼单,轻声道:“娘娘这是开始给殿下做打算了。”

  很明显,皇后娘娘对宋家的六小姐很是满意,当初还对六小姐天煞孤星的名头有些害怕,可是自从元慧出事之后,这一层顾忌也没了,再加上翠庭跟明泰从晋中送回来的信,越发的叫皇后娘娘认定宋六小姐是极好的太孙妃人选。

  她的这位姑母,虽然不愿意得罪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对周唯昭这个日益得建章帝宠爱的孙子,着实可以称得上不错二字。可是这不错两个字,也抵不上当初她抱着儿子被逼到死角时皇后娘娘的视若无睹和袖手旁观,当年那些艰难的眼泪都流不出来的日子,早已经把卢太子妃对皇后母子的情分都磨光了。

  她不是非得嫁给太子不可,她原本喜欢的是恭王,家里长辈并皇后姑母当时都有成全之意,没一个人说她不该喜欢恭王,可是到了最后,她却被皇后临时拿来给了太子,这也罢了,她不是那等只知道依靠家族得荣耀,不想替家族付出的人。她心甘情愿的嫁给太子,心甘情愿的想着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当一个太子妃,可是她的热情转瞬成灰

  她牵起嘴角不冷不热的笑了一声,垂下头开始给儿子写信,就算觉得自己所托非人,这一辈子再没了什么指望,可是儿子总是放不下的牵挂,她如今唯一所求的,也不过就是儿子过的好了,她要问一问儿子的意思,儿子若是喜欢,她自然乐的有宋六小姐这样一个聪明能干的儿媳妇来当助力,可是若是儿子不喜欢,那宋六小姐再好也没什么用处。她自己已经受够了貌合神离的痛苦,不想儿子也跟她一样,早早的就对美好的生活失去热情。

  湘灵跟湘芷在一旁伺候,等信封好了,就着人送出去,又看着卢太子妃有些担心:“良娣那边好似不大高兴”

  范良娣当然不高兴,同样是皇后娘娘的孙子,可是皇后娘娘偏心未免偏心的太过明显了一些,范良娣觉得皇后娘娘的偏心很是令人厌烦她当年偏心恭王殿下,以至太子到如今还耿耿于怀不能放下,现在又偏心周唯昭不能一碗水端平的父母,为什么要生那样多的孩子?她胡思乱想了一通,烦闷的把手里的洒金扇扔在一旁,站起身缓缓舒了口气。

  房嬷嬷及时的送上了一碗冰碗,上头零星点缀的樱桃格外叫人赏心悦目,她看着范良娣慢慢搅弄碗里的碎冰跟水果,轻声劝了一句:“娘娘何必忧心?皇后娘娘虽重视太孙,可太子殿下终究还是对咱们家郡王更亲近的。”

  这也是范良娣到如今唯一还欣慰的事儿,自从刺杀周唯昭失手之后,她就觉得事事不顺心韩正清那边半点儿消息也没有,家里父母亲也老糊涂了,居然还跟她因为二哥的事闹了一阵,她实在是有些焦头烂额。

  幸亏儿子还是很得太子的欢心,否则范良娣恐怕要更加担心,她捏着那枚樱桃,笼着秀气的眉一脸不虞:“果然宋家这个老狐狸最后还是挑了边站,站到那边去了。”

  亏她当初觉得宋家识时务,现在看来,宋家也不过如此周唯昭就算是如今得建章帝喜爱又如何?将来接位的是太子,而太子看重的儿子可不是周唯昭。他们却这么迫不及待的押宝了。周唯昭的存在在她心里总是一根刺,令人如鲠在喉寝食难安,她将手紧握成拳,思虑再三,吩咐房嬷嬷去请周唯琪过来。

  周唯琪来的很快,他在陈阁老一事上的确是如同东宫众幕僚商量出来的那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因此最近建章帝都对他很是温和虽然最后陈阁老没死,可是东宫的确是在里头做什么手脚,这些建章帝都是清清楚楚的。

  而这件事处理好了之后,建章帝很快又给了他派下了另一件差事,要他今年年中去巡查通州粮仓,通州乃是京城门户,也是京城粮仓,五大仓都存储着大批粮食,如今眼看着又到了收粮的时候,建章帝这回把事情交给了周唯琪,他正为着这事儿忙的焦头烂额。

  范良娣见他面色有些憔悴,先叮嘱了他要注意保养好生休息,才把皇后娘娘有意把宋楚宜给周唯昭做太孙妃的事说给他听,末了又道:“要是真让宋家崔家借着宋六小姐名正言顺的搭上那边的船,日后你这头只怕就要更加艰难。”

  这一点不用范良娣提醒,周唯琪自己也知道,可是现如今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上次借助端王余党跟皇觉寺的力量,百般筹谋算计之下,尚且还功亏一篑,现在周唯昭平乱成功即将进京复命,已经失去了最好时机,左不过是又添一件烦心事罢了。

  他反过来劝母亲暂时先把这事儿放一放,范良娣却摇了摇头:“他回来以后,明面上碍着东宫一体不会如何,可是谁知道他私底下会不会同你皇祖父跟皇祖母说些什么?你皇祖父皇祖母本来就偏心他,到时候再让锦衣卫的人一查呢?现如今锦衣卫又不是跟从前一样,有贾英鑫通消息”

  只一句就叫周唯琪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他看着自己母亲,张了张嘴巴:“可咱们如今还能有什么法子?赖成龙跟叶景宽如今都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范良娣精致的面孔染上阴戾:“不管怎么样,先得想出法子来除了他,再留着他,只是后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