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二十·露意
  宋老太太已经许久不进宫了,进宫毕竟是件烦琐的事儿,要是初一十五都要进宫,她的身体着实开始有些吃不消,因此最近这小半年初一十五进宫的都是宋大夫人。

  可是这回因着是宋贵妃亲自透了口信出来要她进宫,她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四更时分就起了床,用过了早饭,在向明姿的搀扶下出了门,又叮嘱向明姿:“带着晏姐儿几个中午就在我这里用饭,下午太阳不那么毒了,也可去花园子里走动走动。”

  向明姿应了,送了宋老太太出门,才往回走,她如今跟着大夫人学管家理事,许多事才刚上手,琢磨的不是很透,因此常翻看往年旧例,如今既送了宋老太太出门,她就往议事厅去走了一回,拿了前两年宋楚蜜出嫁时的酒宴单子仔细的瞧了一回。

  孔嬷嬷趁空给她上了一盏玫瑰花蜜,服侍她喝了,才笑:“姑娘也略微歇一歇儿,哪里就赶这么一会儿呢?”

  向明姿就笑,李家已经开始走六礼了,这六礼走下来虽说需要大半年时间,可大半年时间毕竟一眨眼就过了,她要学的东西却还很多。想到这里就又忍不住想宋楚宜,若是宋楚宜在,想必她能轻松自在的多,宋楚宜教的东西,可比她自己摸索得来的有用直观的多了。

  孔嬷嬷很明白向明姿的心思,见她出神就问:“姑娘是又想起六小姐了?”孔嬷嬷是宋老太太后头给向明姿请的教引嬷嬷,虽相处时间短,可是却同向明姿处的很好,她从宫里出来的老人儿了,惯会看人脸色揣度人心的,虽从未见过向明姿同宋楚宜如何相处,可是从这一月一封从不断绝的书信,也知道宋楚宜跟向明姿的关系必定极好。

  向明姿点头微笑:“是啊,小宜来信说要五月底动身,回来路上又得一个月,到家怎么也要七月份了。”

  “您算算,这一眨眼六小姐走了也五月有余了,时间过的可快着呢。”孔嬷嬷陪着她说话儿:“七月离现在说远也不远了,您再多学些本事,等六小姐回来了,也好教教她。”

  向明姿忍不住失笑,还有谁能教宋楚宜呢?

  相比而言,宋老太太在贵妃的凤藻宫就没那么轻松了,她同宋贵妃说了一会儿话,见了见日益壮大的小皇子,才看向宋贵妃:“娘娘清减了不少。”

  宋贵妃的日子说不上不好过,自小皇子降生,宋家又日益得重用,她在后宫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建章帝就算看在孩子面上,一月也总要来上五六回

  她今天之所以这样情绪外泄,实在是有了不得的原因:“祖母不知道,前儿我去清宁殿请安,娘娘特意问我小宜几时回来。”

  宋楚宜的前程如何,宋家原先已经跟宋贵妃有了默契,如今皇后娘娘再提起这事儿,宋贵妃自然觉得焦急:“听娘娘口风,恐怕是对小宜仍旧有意。”

  宋老太太沉思半响,将宋楚宜跟太孙在阳泉的事说了,见宋贵妃蹙眉,就道:“你祖父跟你弟弟的意思,都觉得若是小宜心甘情愿,宋家倒可拼上一拼。”

  宋贵妃所出幼子毕竟太小了,他跟东宫太子之间相差整整三十多岁,其他皇子业已长成就藩,不管日后如何风云变幻,帝位也落不到小皇子手上,这也是为何宋家从不鼓动宋贵妃去争什么的原因。以卵击石,有何可争之处?

  宋老太太见宋贵妃眉头轻蹙,就道:“娘娘,外戚一道走不长久。咱们家也从来不想走外戚的路,这也是为何当初您被选进宫,您祖父跟我都不喜反忧的缘故。可小宜又有些不同,她若是要选太孙殿下,我们宋家也不介意拼一拼这从龙之功。”

  宋家这么多年也未借宋贵妃生过事,这是天然的优点,天下人都看得见宋家子弟的优秀出色自处,提起宋程濡,旁人第一反应更不是他是贵妃之父,而是宋阁老。宋家靠着男人们就足可富贵,没人提起宋家会觉得宋家靠着女人裙带,就算宋楚宜真的嫁给了东宫太孙,天下人也没什么好揣度的。这也是为何皇后久久不肯放弃宋楚宜的原因。

  宋贵妃若有所思,半响才轻轻一叹:“我原本觉得能联姻镇南王府也是一样,毕竟同属为太孙效力,可如今您跟祖父既然都已经有了打算”

  宋老太太含笑摇头:“事情没到最后一步,便不能说已经成了定局。等小宜回来,还是要再问问她的意思。你祖父毕竟老了,宝剑也总有入鞘那天。等到了那一天,宋家不能只站在从前的情分上活着,我们总得多为家族和子孙后代想一想。”

  宋老太太还有句话没说,就算是宋贵妃自己,也总得先做个选择,东宫位子已稳,除非太子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建章帝轻易不可能换太子。唯一的变故在太孙和东平郡王身上,太子身体不适,年初他病的那一场就已经很是凶险,他未必能熬的到建章帝身故,就算他熬的到,也不一定能在皇帝的位子上坐上几年,未来还是周唯昭跟东平郡王的。这也是为什么宋程濡总是不肯接太子橄榄枝的缘故,他本身就非长命相,还事事机关算尽,实在不是什么福相啊。

  而周唯昭和东平郡王之间要选谁,这个答案就呼之欲出了范氏一族比起知趣的卢氏一族,野心可要庞大的多,偏偏东平郡王又跟母家的关系甚好

  宋老太太既这样说,宋贵妃知道家里已经有了打算,也就安心几分,片刻后缓缓点头:“祖母既然这样说,我心里也有个数了。只是您也心里有个数才好,小宜回来,皇后娘娘必定是要宣她进来瞧一瞧的。”

  瞧一瞧是个什么意思,宋老太太心知肚明,她正了色点头,领了宋贵妃的恩典在宫中用了饭,方在宋大夫人的陪伴下出宫回府。

  不是我病了不是我病了,是要去照顾陪床我爸妈都还在外面回不来,所以我家只有我轮上去了。这几天可能多少会有点忙,不过更新尽量会更上的,大家别担心。顶多是少更跟多更的区别,不过作者君会尽量多更,最后这几天情况不稳定,更需要大家的支持啦,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么么哒爱你们。五更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