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一十九·灵柩
  陈老太爷目光逼视着她,澳门赌博网站:眼里精光闪烁,许久之后才把头别开了:“万宁,不是我要责怪你,实在是你实在没有尽好一个当家主母的责任。”

  否则陈三老爷跟陈三太太本不必走上这条死路,最后还把他带进了沟里。想到这一点,陈老太爷又不由得为方孝孺设局的切入点叫好,他真是看准了陈家的弱点,知道陈家的弊端在哪里,因此一击命中,险些叫自己不能翻身。

  他还有抱负,心中还有追逐权力和富贵的熊熊烈火,因此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看了陈老太太半响,他顿了顿,道:“从前我总觉得内宅的事你能处理的好,看来是我太过盲目了。老话也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连内宅的事情都没法儿处理好,这次的灾祸也只是给我个教训。等到了金陵”他看着陈老太太面色灰败,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斩钉截铁:“等到了金陵,请姑祖母来后院主持大局吧。”

  陈家这位姑祖母年纪说起来比陈老太爷还要轻,可是辈分却极高,在族里威信也极大,陈老太太向来怵她的很,现在听陈老太爷这么说,本能的就觉得不好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当家夫人还在世呢,却请一个族里的长辈来主持后宅庶务,教导子女,这是在狠狠地打她的脸。可是她看向陈阁老的时候,满腔的即将出口的抱怨又本能的都吞了回去,陈阁老目光坚定,显然是已经下了决心,而他下决心要做的事,从来就没有轻易更改的。

  这回她的确也犯了大错了,她只好垂下了头,过了半响才又问道:“那,明晴他们几个,怎么处置?”

  陈老太爷看了陈老太太半响,他自问对陈老太太已经不薄,给了她正妻该有的一切体面,他这一生也不过就只有一个妾侍而已,也只有陈三老爷这么一个庶子,陈老太太却从来不曾善待过他的庶子,并且叫他的庶子心生怨忿,做出这种事来

  他看了陈老太太一眼:“他们是我的孙子孙女,自然是明玉她们怎么样,她就怎么样。到时候姑祖母自会安顿她们,你就不要跟着操心了。”

  陈老太太想要操心也已经不成,她倚在床上喘了一会子气平稳了呼吸,才又问他:“那明玉呢?这孩子向来心比天高,咱们从前也是有那样的打算。现在一朝失势”

  陈老太爷处理完了手头上的事,晚间亲自去了陈明玉的船舱,陈明玉正抄佛经,陈阁老探头瞧了一眼就喊住了她:“心不在焉,还不如歇歇。”

  陈明玉放了笔,恭敬的坐在陈阁老对面。从小金尊玉贵的养大,还是头一遭进牢里,这一月的牢狱生活已经把她打磨得不似从前那个目下无尘的阁老家的嫡孙女。

  陈阁老见她垂着眉眼一副灰心丧气的模样,不由就笑了笑:“觉得委屈了?”

  陈明玉的确是有些委屈的,这委屈不仅来自牢狱之灾,还来自梦想的破灭。当初不管周唯昭喜不喜欢她,至少她的身份能叫皇后娘娘跟太子妃对她另眼相待。可是随着祖父出事,她连唯一自豪的这个同宋楚宜一较高下的优势也没有了,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受。

  一方面能侥幸不死,祖父还能调往南京户部,她又觉得是不幸中的大幸,可是另一方面,她却又为自己的遭遇而万分的顾影自怜。

  想了想,她在祖父跟前轻轻摇头:“不敢委屈,一家人能留有命在,已经是天恩浩荡了。”

  陈阁老脸上的笑意真切了些,冲她点了点头:“是这么说,这么大的罪名,牵扯了这样多的人,最后还能囫囵脱身,咱们要感谢天恩浩荡。”

  陈明玉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回话,她庆幸自己活着,又痛恨自己还活着。当初在牢里的时候想着只要能保住性命不死就好了,可等性命珍德保全了,却又开始得陇望蜀起来,想着要是还是阁老的嫡孙女就好了,那样的话那样的话,就算配不上周唯昭,东平郡王殿下却也是不差的,说起来也好笑,等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骨子里就是个贪慕富贵,放不下富贵的人,她想要的,无非也就是一般女子都想求的,嫁个体面风光的夫婿,保持眼前这样风风光光的日子,至于那个给她风光的人是谁,从前想着自然是未来的储君才没人比得上,现在却觉得王公贵族皆可了。

  “也不必难过。”陈老太爷见她不说话,便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世上的事多的是风水轮流转。今天失意倒霉,说不定明天就又是大好前程。你以为祖父不难过不伤心?也难过的,可是难过伤心都没什么大用。如今只能吃一堑长一智,想想自己究竟是败在哪里,不再犯同样的错误。等有朝一日东山再起,再谈其他。”

  陈明玉向来知道自家祖父厉害,就像这次,明明几乎已经是个死局,可是祖父居然也能全身而退,这样的本领实在叫人叹为观止。她听出祖父话里的深意,猛然抬头看着陈阁老:“祖父的意思是,将来咱们还有风光再来的一天?”

  陈阁老就大笑:“为何没有?只要活着,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今天既然祖父不死,他日就必定要陷害我的人以他满门灵柩来填!”

  他依然会为太子办事,太子也需要他办事,靠着太子,他迟早有起来的那一天。只是,他所想拥立的那个人,不会再是靠近崔家跟宋家的皇太孙周唯昭了这位太孙殿下实在太难掌控,他需要的也不是一个一路扶持他以后再掣肘他的外戚家族,陈家打算走的这条路,在他身上走不通。既然目标都不一致,以后还怎么合作?陈家想从太孙殿下得到的东西根本得不到。

  只有两章昨晚码好的,上午去医院了耽搁整整一上午,明天还得去拿大肝功能的单子报告,下午也还得去陪床,带电脑去码字,尽量看看今天能不能赶在凌晨前更新,先跟大家请个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