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一十六·打算
  这事儿就这样定了,太子领着周唯琪出了门,见周唯琪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心里陡然生出些感动来这个儿子自从学步起,就跟在他身后,他是一点一点看着他如何摇摇摆摆的扶着桌子椅子走路,到现在这副模样的。

  既然牵动了慈父心肠,他心里柔软,说出来的话也就格外的温和:“才刚先生们的话,都听懂了?你年纪也渐渐大了,以后办差的事儿只会多不会少,该学着如何处事。”

  这件事,既是建章帝给周唯琪的考验,却也算是个机会,办的好了,合建章帝的意了,以后的差事只会多不会少,有了差事,就有了出头的日子。

  周唯琪很感念父亲对自己的好,紧跟着走了几步轻声道:“儿子受教了,以后一定好好跟先生们学本事,请父亲不必忧心。”

  “哪有当父母的不替孩子操心的?”太子负着手走了几步,失笑摇头:“你还小......”他看着儿子拔高了不少的个头,话头又转了个弯:“当父母的总是觉得孩子长不大,我竟还把你当小孩子,想想,你也到了该订亲的年纪了。前些日子我听说你皇祖母跟母亲已经替你操心过这事儿了,她们妇人有妇人的想法,你自己可有什么心仪的人?”

  周唯琪的心思根本从来就没放在儿女情长上过,当初不管是母亲看中宋六还是陈明玉,于他而言其实并没什么分别,现在听父亲这么问,他略有些犹豫:“当初母亲觉得陈氏的姑娘不错,可现如今这样的情况,陈家的姑娘是不行的了。”他站定了脚,一脸孺慕的看着自己父亲:“其实儿子也不晓得该挑个什么样的,母亲总觉得要挑势大的,祖母给我看的也是名门闺秀,我自己反倒是没什么想头。”

  果然是个孩子,太子不由失笑,他当年的婚事艰难的很想起来又是叫人恼怒的事儿,他又想起当年卢家先看中恭王的旧事,面上的笑意忍不住就冷淡下来。可是面对次子的孺慕之情,他又失笑摇头,温和的笑道:“你祖母跟母亲自是为了你好。”

  这么想着,太子已经把给周唯琪挑选郡王妃的事儿上了心,想着什么时候同范良娣商议商议此事才好。

  周唯琪辞过父亲,就去见范良娣,范良娣早已等他多时,见他面色还算好看,才松了一口气问他:“商议的如何了?”

  周唯琪就把幕僚属官们商议出来的结果说了,末了忍不住叹气:“陈家看来是保不住了。”

  也是,他们自己要作死,谁也拦不住。平常只说陈阁老是个再精明不过的,可是谁能想到他竟连内宅的事儿都处理不好,才导致祸起萧墙。这根从底下烂了,旁人就算是想伸手救一救,也要救的过来才行。现在圣上的心意已经表现的这样明显,他们东宫本来就已经惹了圣上的眼,此时此刻万万是不能再凑上去了,范良娣点了点头。

  周唯琪又说了太子问他找媳妇儿的话,有些担忧的问母亲:“现在陈家的姑娘肯定是不行的了,母亲心里可有其他人选?”

  范良娣其实也已经筹谋这件事很久,范家的姑娘们她是从没想过,她自己就出身范氏,还顶着一个恃宠生娇的名头,再给自己儿子找个范氏族里的姑娘,这是在把自己儿子放在火上烤,没有半点好处,何况范氏族里也真没特别优秀的姑娘。

  而陈家的姑娘从陈阁老出事那天起,就不可能了。余下的,倒是可以从名门望族里开始挑一挑了,范良娣蹙着眉头若有所思,太子既然已经想起了这事儿,她这里就得尽快做些准备,最好先在心里有个数,到时候就可以在太子跟前争取争取。

  范良娣已经把陈家当作是秋后的蚂蚱,陈家自己也有所觉,陈老太太往宫里递了无数次牌子,都是石沉大海,半点儿声响也没有。

  陈二夫人天天在家里哭天抢地,实在是日子没法儿过了,这样天天担忧着自家下场,而悬着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感觉实在是叫人难受。

  她等着出去跑关系的陈二老爷回府,可是还没等她等到陈二老爷,先等来了三位主审之一的陶御史,他是带着人来抄家的。

  时隔苏家被抄不过五六年,澳门赌博网站:那时候苏家人的惨状还历历在目,这还算远的,近一些的王英家......陈二夫人当场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陶御史冷眼看着陈府满门乱象,心里感叹颇多,陈阁老不是败在他的手上,是败在自己的家里头,他家里头乱成这样,先从根子底下烂了,根本救不得了。

  他还算是留情,约束着底下如狼似虎的官差们,好歹没把陈家内宅弄得太过狼狈,可饶是这样,陈老太太也险些当场被气的晕死过去,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沦落到这个下场。

  怎么会这样?到底事情怎么会这样?!陈老太太饶是再老成持重,到了被抄家的时候也是乱了阵脚,她紧紧的握着孙女儿的手,整个人抖得如同风中的树叶。

  陈家抄出来的东西并不多,至少没有那二十万两银子的踪影,不过陶御史并不担心,这些原本也并不怎么要紧,有了陈三老爷那封血书,有了周成芳和陆丙元跟陆家那个族叔后头的供状,陈阁老泄露考题的罪名基本上就已经能定了。

  东平郡王三天后把这些罪证呈了上去,并没粉饰太平,也充分给出了自己的意见论罪当诛。到此,这个案子算是暂时的有了个大概的结果,只等再过几天再过最后一次堂,若是没有旁的意外,就只等建章帝的批示了。

  陈二老爷在牢里听说,登时整个人如遭雷劈,面无血色的看着自己父亲一直倚仗的东宫如今也抛弃了他们,他们还能有什么指望?

  陈阁老人老成精,却并不如儿子一样六神无主,他是人老成精的狐狸,早已想明白自己是落进了旁人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