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一十一·雷霆
  消息传到宋楚宜耳朵里的时候,她正收拾宋琰的东西宋琰去金陵送嫁,许多带来崔家的东西不好带去,加之他来了晋中以后各人又有礼物相送,因此他堆积了很多东西,她一一的替他整理好,分门别类的叫人装了,又开始替宋琰想此次回京之后再去蜀中唐明钊那里的时候,该送些什么别出心裁的礼物才好。

  只是她没想多久,廊下的鸟儿就纷纷的叫起来,青莺顺着这些悦耳的鸟鸣声迈步进来,轻轻弯了腰道:“姑娘,殿下请您过去见一见。”

  宋楚宜之前没回过神的时候,很是被周唯昭那番言语感动得一塌糊涂,可是等她反应过来,一个人的时候,难免就觉得每一句话回想起来都叫人面红耳赤。

  她上一辈子吃够了不矜持的苦,总想着这一世不管怎么样,不管有没有喜欢的人,若是真的被逼着要嫁人,那也要嫁自己能掌握的住的,可是面对周唯昭,她好像全然没有还手之力,这位殿下若是真是情深意切至此还好,若是擅长以情深意切来拉拢人,那可真是太可怕了。

  她胡乱的把自己面前的棋子收归棋篓,嘱咐青莺把棋盘收好,这是宋琰来晋中以后二舅舅送他的,他喜爱非常。

  周唯昭精神好了许多,这些天因为吃着养气丹,他已经不需要时时卧床了,可是残余的毒还是流窜在他身体里,崔家已经请到了太白真人,过几天就能去太虚观拜访。

  他一眼瞧见低垂着头的宋楚宜,朝她咧开一个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和两个酒窝:“你上次帮赖大人解惑,卓有成效。赖大人卖了我一个人情,你想不想听一听京城那边发生的事?”

  宋珏的信走的是驿站,他不能总是派人亲自送信来,因此比之锦衣卫的渠道自然就慢了一拍,宋楚宜仰头看了看周唯昭,险些被他的笑容晃花眼睛,默默地又垂了头,想了想才点头:“现在陈三老爷大约已经分家成功了罢?”

  周唯昭一五一十的把陈家闹的那些惊动京城的幺蛾子都说了:“陈三老爷跟陈阁老收了周家的银子这是陈三老爷自己在刑部大堂上喊出来的,说陈阁老收了二十万两,他总共收了七万两。为了这银子,也为了救陈阁老,陈家的人还想杀了他跟顺天府的捕头犁田灭口,幸亏他们跑得快,犁田去的时候又长了个心眼带着官差去的,官差就埋伏在旁边呢,听见响动就出来把陈家准备行凶的人通通抓了。”

  说起来很混乱,宋楚宜作为曾经参与设局的人却差不多已经把来龙去脉摸清楚了,方孝孺应该是下了猛药了,他跟宋珏肯定是故意让陈家的人去杀陈三老爷和犁田的,然后又提前暗示了犁田,以至于犁田先行还带了人埋伏。这样一来,陈三老爷定然对陈家的怨恨更深一层,恨不得陈家死,他自己都命在旦夕了,再收到陈三太太死了的消息,肯定再也忍不住,一定会把从前听见的那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话当真,然后顺理成章的为了报复陈家而把这些话说出来。

  不管到最后能不能找到这二十万两银子,周成芳跟陆丙元又承不承认,作为陈阁老的亲生儿子的陈阁老都承认了,天下人都会认定陈阁老就是真的收了银子。

  这是一个死局,算计的是陈家每个人的人心,陈家这些人,就是一盘散沙,都不用多用力,了解他们的方孝孺就轻轻松松的把他们击垮了。当然,前提是幸好他们先把陈阁老这个老狐狸给困了起来,否则陈家不会乱成如此地步。

  “那想来,如今刑部尚书孟继明、大理寺卿冯应龙就不必病了罢?”宋楚宜的语气平平板板毫无起伏:“他们再病,也没什么意义了。”

  这话说的着实有些促狭,可却是再现实不过,的确,现在要是孟继明跟冯应龙再病,不仅不合时宜,还摆明了就是跟圣上做对,跟天下举子们做对了。何况如今罪证也算是确凿,他们再扛下去,也只会被打成陈阁老一党,惹得圣上忌惮。

  “你说得对,这回不等皇祖父发话,他们的病就好了。”周唯昭展颜:“这回你可算是赢得漂亮,陈三老爷自己咬死了他的父亲,儿子说跟亲父一起收的银子,再没人不信的。”

  宋楚宜想,这还真是要多亏了陈三太太,是她叫自己得窥陈家祸端所在虽然嫡庶之分是正道,不可乱,可是当这其中差异太过明显,又年月渐久把这愤恨累积的越深的时候,就足够叫人拿来做一做文章了。

  周唯昭这话跟宋楚宜说了不到三天,京城里宋珏的信也送来了,大致内容都同周唯昭说的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宋珏把他们设的局说的详细了些。

  顺天府的人能进陈家后宅这是关键,幸亏陈大太太是个眼光不大长远的,方夫人早把她看透了,送信的人也是陈大太太自己的人,她自以为这是除去了争产的三房,却不知是迎了杀神进门。

  宋楚宜阖上信,今上这样厌恶贪腐,又正是对太子冷淡的时候,作为太子党的陈阁老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今上就算看在他劳苦功高的份上不杀了他满门,也不可能轻轻放过,天子一怒,雷霆万钧,陈阁老至少短期内,是再也起不来的了宋楚宜向来习惯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想,陈阁老桃李满天下又经营多年,未必能立即就被她这个后辈踩在地里起不来,她对每一种可能都做了设想,也就更期待回京城的那一天。

  她终于在从晋中回京城之前,处理完了陈家的事,兴许等她回京的那一天,还能亲眼瞧瞧陈家的下场虽然已经猜得到大抵情形,可是朝中官员办事的速度真是慢的很,她给他们留了三个月的时间,觉得已经很是充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