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一十·杀人
  陈二老爷脸色阴沉沉的,澳门赌博网站:像是即将下雨的堆满乌云的天,他看着方大人咬牙切齿的问:“若是我弟弟担忧罪行败露想请犁田吃顿饭,不知道以犁田的性子,会不会拒绝?”

  立即就有门客呼应:“这怎么会?!那帮人吃拿卡要都是轻的,二老爷难不成没听说过那句话?叫做衙门大门朝天开,有理无钱莫进来。顺天府因为贪腐也不知道被御史们参奏过多少次了,可见根本就已经养成了习惯,有送上门的好处,他们还能忍得住不要?”

  方孝孺往他那里瞧了一眼,又轻飘飘的把眼睛移开了,仿佛从来没往他哪里瞧过似地。

  陈二老爷心里隐约的那个想法就更加坚定了,他坚定的站起身来:“那就这么办,就让他请犁田吃个饭,犁田若是会来,事情就好办了。”

  到时候把东西拿回来,再让犁田跟陈三老爷都死在一块儿,那事情基本上就定了性了,陈三老爷想把妻子弄出来,可犁田不肯,两人生了冲突,互相斗殴至死......

  这样一来,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三房收受了银子的事儿,不,三房那些人可能是知道的,比如说陈三太太就一定知道,陈二老爷狠了狠心,一不做二不休,连陈三老爷都要死了,再死个弟媳也没什么了不得的,不过陈三太太毕竟是在牢里......

  陈二老爷晚上回了屋就叮嘱陈二夫人:“明天你就打发人去牢里通通关系......那个毒妇不能留了,这两口子是想把我们一家都给送进火坑......”

  陈二夫人也恨这两口子恨得牙痒痒,闻言忍不住就道:“可不是,活着就是祸害,怎么也想不到他们有这样狠的心肠,收了银子还没事人似地闹着要分家。把罪名栽赃给公公,公公可真是被拖累的狠了,何况这事儿闹了出去,咱们一家子都得跟着倒霉。外头看着他到底是姓陈的,谁相信他收了银子的事儿咱们会不知道呢?真是害死人了啊!”

  陈二老爷难得的觉得妻子竟也有通情达理的时候,这些话听的他分外的舒心,他点了点头,继续叮嘱他夫人:“这事儿你可不要蠢的直接叫咱们家的人去办,别给人抓住把柄。”

  陈二夫人这点子常识还是有的,立即拍着胸脯下了保证:“这个我知道的,把现成的把柄递给人家?傻了我?”

  陈二老爷坐了片刻,就听见说陈三老爷找到了,如今正在三房院里,他立即就披了外衣直奔三房正院,三房院子里,陈明晴带着两个弟弟立在屋外檐下,少见的焦急短短一天时间,家里天翻地覆,先是父母亲去跟祖母说要分家,后来母亲为了护着自己的嫁妆打杀了一个婆子,还被顺天府的人带走了,而父亲也不见了踪影。她虽然年小,也知道父母亲这大概就算是跟老太太他们彻底闹翻了,以后一个屋檐下过日子是不可能而大周律,打杀了奴婢也不过是鞭刑而已,她相信父亲总有法子把母亲弄出来,把母亲弄出来了以后......陈明晴微微叹了口气,母亲出来了以后,分家了也好。

  彼此作为亲人没有半分情义,互相算计互相怨恨,长久下去对双方都不是好事,还不如分开过日子,彼此落得亲近,说不定多年以后想起来,还会觉得血浓于水。

  她正想着,陈二老爷已经急匆匆的越过她跟弟弟们,她有些错愕,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就见她的二叔恶狠狠的又回头来看了他们一眼,好像他们是多么脏的东西一样。

  她被这样的目光看的几乎懵了,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弟弟也红了眼睛,不由就垂下了头以往二叔他们虽然不说对她有多真心,可是却鲜少这样厌恶的看他们,看样子这回真是闹的狠了。陈明晴在心里微微叹气,父母所为,她并没有办法阻止,也不能说父母的不是,只好轻声安慰了弟弟几句,遣了弟弟们回房去,自己站在廊下没动。

  陈二老爷进了门就瞧见被大侄子打的鼻青脸肿的陈三老爷,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问:“你可真是狠得下心,父亲究竟哪里对不住你,你要这样坑陷他?!”

  陈阁老当了春闱主审,这对陈家来说简直是大大的好事,陈三老爷不说为家里高兴,反而借着这个事儿伸手捞钱,陈二老爷真想撬开他的脑子看看里头装的都是些什么糊涂想法。

  陈三老爷冷笑了一声擦擦嘴角边溢出来的血,一字不吭。他没什么好说的,这帮人根本不拿他当亲人,他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陈大少爷看不得他这副死气沉沉又阴损的模样,上前不顾长幼踹了他一脚。

  陈二老爷原本也不是为了等他的回答,只是陈三老爷这样的态度又激怒了他,他冷冷的看他一眼,哼了一声。

  陈大少爷跟着陈二老爷出门,亦步亦趋的跟了半天,他二叔回头跟他说了跟门客幕僚商量出来的打算,又道:“就是不知道这几个怎么办。”

  他往廊下站着的陈明晴那里看了一眼,陈明晴被他那带着凶光的眼神看的慌忙垂下头,莫名的觉得心慌。

  陈大少爷对自己亲妹妹陈明玉尚且不怎么用心,何况是一个堂妹,闻言就道:“既然都到这样的地步了,那就干脆......”他把手放在脖子上,比了个手势。

  陈二老爷回头瞧了他一眼,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稚子无辜。这些小的也不知道他们爹娘造的孽。何况都死了,传扬出去别人又要参我们家了,这个时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反正咱们家也不是养不起几个人。”

  陈大少爷反正是无所谓的,活着也就活着,反正现在家里也不是他当家,养这些人反正也不要他出钱出力,他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