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零八·找人
  跟了陈阁老这么多年,丈夫对陈家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他亲自设计的局,足以叫陈家防不胜防,一败涂地。方夫人不知道是该夸宋家人的眼光精准,还是夸宋家笼络人的手段高,把丈夫这样陈阁老底下的智囊给收入囊中还加以善用,现在陈家......

  现在陈家已经乱成了一团,陈二夫人刚才是没赶得及,等她回来才发现那只撞死了吴婆子的箱子被抬走了,登时瞪大了眼睛去看陈老太太:“母亲!那只箱子呢?!”

  陈老太太还以为二儿媳妇的眼光这样浅,侧目瞧了她一眼,不冷不热的道:“顺天府的捕头抬走了,总得过过场面。过些日子,叫个婆子拿了册子去对一对,领回来就是了。”

  陈二夫人就是再傻也觉察出不对了,她跺了跺脚,只觉得呼吸都停滞了,胸口憋得难受得火辣辣的疼,又惊又怕的跟陈老太太喊:“什么呀!母亲,那里头是三叔收别人银子的证据啊!”

  陈老太太正要拔腿就走,闻言狐疑的转过头来问她:“什么证据?他收了谁的银子了?”

  陈三老爷慢慢吞吞的看她们一眼,目光无神的如同幽灵一般的从她们面前晃了过去,仿佛根本不在意她们说什么,从官差跑进来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完了,既然都知道自己完了,旁人在想什么,还在打什么主意,就都跟他无关了这帮人巴不得他死,重臣阁老家的内宅,是顺天府那批人想进就能进的?要是没有人特意去递帖子,那些官差会来的这么快?还有嫡母之前对官差说的那番话这分明就是想他死,想他身败名裂啊!

  不!陈三老爷幽灵一样的飘出了陈家大宅之后,晃晃荡荡的在街上走了半天,又忽然明白过来,这不仅是想他死,这还是想他替父亲背黑锅,难怪之前嫡母要见他,听说他要分家以后那样气急败坏,嫡母他们就是怕他分了家出去以后就没人来替父亲背黑锅了......他想起那些证据,想起妻子被带走时的惊恐与眼泪,忽然觉得累得很,真的累得很了。

  陈老太太暂时没顾得上他,她听出了二儿媳妇话里的焦虑,能叫她的两个儿媳妇害怕的事,基本上就没有小的,这两个儿媳妇的心肠可都硬的很,如果事不关己,她们等闲都不关心,更不可能露出惊慌失措的模样来,她站定了脚没动,盯着儿媳妇的脸。

  陈二夫人可真是差一点点就要哭出来,跺着脚又惊又慌的道:“那里头是三叔收了周成芳和陆丙元银子的借据,我看见了的呀!”

  陈老太太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如遭雷击一般,摇摇晃晃的几乎站不住,觉得右边的头一阵一阵的疼起来,她咬着牙睁大眼睛看向陈二夫人,几乎真是咬牙切齿的问:“你说什么?!”

  怪道这么忽然闹着要分家,怪道为了这些东西人都敢杀,这里头原来是他收了人家银子的证据?!陈老太太心里冰凉冰凉的,整个人猛地往后倒。

  陈二夫人说完了就后悔了,陈老太太近来因为陈老太爷的事情本来就精神不济,现在被她这么一刺激,要是出了什么好歹......

  一行人手忙脚乱的把陈老太太搬进正房,又忙着叫人去请大夫,太医这样晚了是不好再惊动了,陈家今晚本来就已经出了太多事,要是再请太医,几乎只差打开大门告诉别人陈家出事了。

  陈二老爷铁青着脸站在屋里,瞪着眼问陈二夫人:“你确定看清楚了?确实是借据不错?”

  陈二夫人几乎要哭出来,她虽然爱钱,因为商户女的的身份向来不家里看不起而对家里凉了心,可是她也不是傻子,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更别提她的子女也都是姓陈,真出了什么事她自己也讨不了好,当下就哭了一声道:“我真的看清楚了!里头不仅有这些,还有三叔替人家写的卷子呢......”

  陈二老爷自己也摇摇晃晃的后退了好几步才算站稳,澳门赌博网站:闭了闭眼忍住心内的震惊,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这个白把他给我捉回来!”

  其实要捉回来做什么,陈二老爷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这些东西都是要命的东西,要是被朝廷上父亲的那些政敌知道了,这就是极好的捅向父亲跟陈家的一把刀。

  老三简直是个蠢货,愚蠢至极!收了旁人银子居然还会写什么收据借据......他顾不得里头还有大夫在,一叠声的叮嘱大侄子:“快快快,快带人把你三叔找回来,不能叫他走了!”

  一定不能叫他走脱了,否则可真是完了!

  陈大少爷听的一愣一愣的,以他最近劳累过度的脑子,他用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算是反应过来三叔这是闯了大祸了,祖父现在在牢里呆着,可是家里作主的却仍旧是祖父,因为陶御史他们根本抓不着什么证据,说来说去也就是老一套,说祖父跟周成芳和陆丙元这些舞弊的举子走的太近,可是要是被他们知道三叔真的收过人家钱.....都是一家子姓陈的,三叔收了就等于是祖父收了,谁会信祖父不知情?!

  他恨不得蹦起来咬掉三叔的一块肉,听陈二老爷这么吩咐了,立即就点头应了,飞快的点了人出门去抓人。

  接下来要做些什么,陈二老爷自己却也有些迷茫,他等着大夫出来了,问明白了母亲已经醒过来了之后,才叫陈二夫人打发人带大夫下去领赏,自己进了内屋去看躺在檀香木雕花大床上的母亲。

  陈老太太抖抖索索的伸手指着他,良久才呵出一口气,气喘吁吁的道:“快!快去请方大人......”快去请方孝孺来,家里这样下去是不行了!

  早上好哇,月票榜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凶残,简直泪目!!!!!觉得自己已经是条咸鱼了,你们不给翻身起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