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零六·见官
  陈老太太跟陈二夫人脚才立定,就瞧见了一具尸体,登时目瞪口呆的立在了原地,齐齐的看向陈三太太,脸上全是不可置信和惊恐,像是见了鬼这也得益于陈三太太的出身,她可正经是书香门第的人家出来的姑娘,怎么行事成了这副模样?!

  连向来爱搬弄口舌的陈二夫人也说不出话来了,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她回头看看自己的婆婆,再看看面前连眼睛都还没闭上的吴婆子,摇了摇头嘶哑着声音问:“这.......这可怎么办?”

  怎么办?反正不能惊动官府去报官,否则陈家的名声就完了,就算陈阁老现在没出事,内宅不稳以至于出了人命,那也是御史言官们蜂拥攻击的点,何况是现在?传扬出去,整个陈家都会成为京城的笑话,陈老太太咬牙切齿的看着陈三太太,怒极反笑:“你可真是长进了,敢当着我们的面杀人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是啊,这个媳妇儿到底是怎么了,当初因为宋家的事还害怕的战战兢兢的连磕头求饶都是腿软的,现在却连杀人都眼睛也不眨,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这点子银子整个人都疯魔了,陈老太太瞪着她,见她似乎也是一时反应不过来的样子,冷哼了一声道:“你杀了人,大周律是要处鞭刑的!”

  大周朝挂了奴籍的命不值钱,打死了随意栽个罪名,递个帖子,顺天府的人也就知机了,连问也不会问,尸体都不会派仵作来验,一般都是令人拖去乱葬岗埋了了事,可是要真是追究起来,胡乱杀奴才的,也是要受鞭刑的。

  陈三太太吓得瑟瑟发抖,整个人如今都是发晕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紧紧的拽着吴婆子的那件外裳,不知所措的只知道摇头,连说话都忘了。

  直到陈二夫人紧走了几步想去看看吴婆子到底是要去拿什么,她才反应过来那个箱笼里装着的都是陈三老爷的东西有跟陆丙元来往的诗词,有跟陆丙元族叔借钱的借据,还有拿了周成芳银子的收据......这些东西一旦被陈家这些人发现,他们一定会被生吞活剥了的,陈三太太尖叫了一声扑了上去......

  陈二夫人被陈三太太吓得魂都要丢了,本能的朝左边一倒,堪堪避开了陈三太太的爪子,心有余悸的看着发疯了似地陈三太太,惶恐的去喊陈老太太:“母亲!”

  陈老太太立即指挥着几个粗壮的婆子把陈三太太绑了起来,眼里全是冷厉跟不满:“我今天就要瞧瞧,你这究竟是从府里搜刮了多少东西,值得你动手杀人!”

  这可真是万万没想到的事儿,谁能想得到陈三太太竟然会为了护着这些东西要杀人了,到底是藏着什么?陈老太太起了疑心,三房闹着要分家,好像是甩脱了陈家就能过的很好了似地......难不成三房是跟外头的人勾结了?

  她正吩咐婆子把箱笼卸下来仔细盘查,外头跟陈二老爷陈大少爷扯皮的陈三老爷就进门来了,他还领着不少的护院,见了此情此景也不由愣在原地。

  陈三太太见了他就见到了救星,急急忙忙的哭着喊着告诉他:“老爷!他们这是要抢我的嫁妆,我没法儿活了,这些东西要是没了,我可就活不成了!”

  她连说好几个活不成了,陈三老爷就算是再蠢也反应过来了她话里的意思,匆匆忙忙上前几步喝止了那些婆子,回身拦在陈三太太跟前,看着自己的嫡母义正言辞的道:“儿子既说好了分家,就不会再改变主意,老太太,既然相看两厌,为何不放彼此一条生路呢?少了我们三房,对陈家根本无关紧要......”

  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这是在打陈老太太的脸,还是一个又一个的毫不留情的耳光,陈老太太面色阴沉的看向他,幽幽的再看了一眼那些箱笼:“老三媳妇到底有多少嫁妆,咱们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你既说这是她的嫁妆,又口口声声要分家,那好......”她停了停,转头吩咐呆若木鸡的二儿媳:“你去,去告诉老二,就说我的话,不必等明天了,现在就拿了帖子,去请族老们过来,咱们现在就开祠堂分一分家,你三弟跟三弟媳反正已经迫不及待了,咱们再强留着人家也没什么意思,干脆成全了他们,快去!”

  陈二夫人唉了一声,飞快的跑出去了,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不仪态的,心里满是惊慌,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见下人死在自己跟前,她心里其实很有些害怕,迷迷茫茫觉得家里的事闹的越来越大,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陈老太太转头看着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陈三老爷,努了努嘴示意他往旁边站:“咱们就都等族老来罢,到底是不是嫁妆,等族老来了也就清楚了。”

  陈三老爷哪里敢把这些东西示于人前,急的差点嘴巴起泡,看着妻子不断朝自己使眼色,咬了咬牙预备叫人硬来,总得先把东西搬出去才是真的,否则陈家不会放过他们的。

  只是陈三老爷还没来得及下定决心,外头就熙熙攘攘的亮起了不少的火把,他吓了一跳,族老们虽然就住在后头街上,可是要去请也没有这么快的罢?

  及至他看清来的是什么人之后,就又瞪大了眼睛僵硬着脖子看着自己嫡母,目光里流露出刻骨的怨恨来居然报了官,嫡母居然先叫人去报了官!

  来人是顺天府的人,穿着青衣,底下踩着皂靴,一马当先走在最前的是如今在顺天府很有几分名气的捕头,叫犁田的,他客客气气的朝着陈老太太跟陈三老爷一拱手:“擅闯内宅实是不恭,请老太太三老爷恕罪则个,贵府派人来送帖子说是出了人命案?我们连夜点齐了人马就来了,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人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