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零四·外患
  陈三老爷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也再顾不得什么了,冷笑了几声问他:“什么银子?”他满心愤恨,没想到这个时候兄长还要跟他装蒜:“周家的二十万两银子难道不是父亲收了的?父亲既收了人家银子替人家办事,现在大祸临头了就该敢作敢当。我们从前没有沾过父亲的什么好处,现在父亲出了什么事......我如今也娶了妻子有了孩子,也该为他们打算打算,不敢再拖累父亲跟嫡母,这就自请分家......”

  陈三老爷的话还没说完,陈老太太已经目露震惊,脸色难看的倒在了榻上,这回她是真被气得狠了,抖着手指指着陈三老爷,许久才忍住心中悸动:“你这是......你这是要害死你的父亲啊!”

  陈二老爷也听不下去了,见母亲被气的这样狠,偏陈三老爷还在说一些不知道什么的混帐话,忍不住伸手就给了陈三老爷一个狠狠地耳刮子,附带还踹了他一脚。

  说起来这也是陈家的传统,当兄长的教训起弟弟们来向来是理所应当,他性子还算不错,从前从来没对这个三弟动过手,倒是大哥还在世的时候,没少对陈三老爷拳打脚踢。

  陈三老爷被打得所有脾气都上来了,小时候总是动不动就被大哥打骂,这本来就是他心中隐痛,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女儿都已经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二哥却还是当着侄女侄子的面这样不留情面的对他动手,他气血上头,狠狠地推了陈二老爷一把,睁着通红得仿佛要吃人的眼睛愤恨的看着陈二老爷:“你别碰我!从今以后,你要是再敢碰我一下,我就斩了你的手!”

  向来温顺的陈三老爷忽然变身成了恶狼,一屋子的人一时都反应过不来,眼睁睁的看着陈三老爷自己从桌子上扯了块布擦了身上污渍,竟没人开口说话。

  陈三老爷擦完了,一把拽了妻子,环顾了一圈屋内众人,气势汹汹的放了狠话:“我今天就往族里递信,这家还是分了吧。”他也只有一条命,没功夫陪着这些人瞎折腾。

  他没等屋里的人再开口就率先出了屋门,很快就不见了踪影,陈大少爷没想到向来温和的三叔还有这等脾气,后知后觉的骂了一声:“混账东西!”

  陈老太太已经气的面色青紫,连唇都紫了,抖着嘴唇半天才看着二儿子:“不能叫他出去胡说!你听听他刚才嘴巴里说的是什么,他说老太爷收了银子,他这哪里是想分家,这分明是想叫老太爷死啊!”

  陈二老爷也回想起陈三老爷的这席话,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陈三老爷虽然闹着要分家,可他到底是陈老太爷的儿子,身份上天然就是陈家人,连他都说陈阁老收了银子,要是被有心人知道了......他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忙不迭的朝着陈老太太点了点头,看着大侄子道:“走!咱们去找你三叔说说!”

  如今陈府正是要紧的时候,可不能从家里开始乱起来。

  陈明玉默默地服侍着陈老太太重新坐了,心里的惊涛骇浪到此刻还没平息,颇有些不可置信的道:“三叔他是不是疯了?!”

  要不是疯了,怎么会连这样不知轻重的话都说出来,而且还把祖母气成这副模样?分家?亏他想的出来,现在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想着分家!

  陈老太太冷笑了一声:“奴才生的,养不熟就是养不熟,天生的尿包种子。”

  陈二老爷跟陈大少爷根本就没能跟陈三老爷说的清楚,他们叔侄俩本来脾气就不是十分好的人,陈三老爷也在气头上,三个人说到后来几乎拳脚相加,陈二老爷不小心还踢了来劝架的陈三老爷的儿子一脚,陈三老爷更是气的发疯,连夜叫人搬东西,又叫人去族里递信,铁了心的要分家,要跟陈家分宗。

  陈二老爷跟陈大少爷都被气的半死,回老太太房里把这话一说,两个人都垂头丧气:“他闹的太厉害了,根本就像个疯子,跟个疯子怎么能说得通道理?!”

  陈大少爷也跟着帮腔:“三叔是得了失心疯了,还口口声声说他不想被我们连累......咬死了说祖父收了二十万两银子,二十万两银子,他说的什么鬼话?!这要是被外头人听见了,还真以为祖父收了银子!”

  陈三老爷想分家是必然的了,去族里送信的人都已经去了,明天族里恐怕就要收到消息,外头就会闹的沸沸扬扬......

  陈老太太狠了狠心肠:“这人真是没心肝没良心,他要分家,那就叫他分......”她吩咐陈二老爷:“你去族里找找族里长老们......”

  不能让陈三老爷往家里泼脏水,这个时候,他还这么说,分明是想看着陈阁老倒霉,生了这种儿子实在是家门不幸。

  等陈二老爷答应了,她又道:“去,去看着他们搬东西,凡是家里的公中的,都一式三份,他们别想着全部搬出去。这样狼心狗肺的人,一点儿多余的东西都不给他,给狗吃了都不给这样的人!”

  陈二老爷已经快被陈三老爷气疯了,现在听母亲这样说,也并没什么异议,一边应,一边回去找自己媳妇儿过去看着后院搬东西了。

  这一看就发现了不对劲,陈二夫人本来就是个难糊弄的,这么一盯着,她就发现了不对劲,三房这东西,似乎也太多了一些,光是箱笼就堆了几车,陈三太太当年的嫁妆虽然还算丰富,可是怎么算也没有这么多啊!

  一不对劲,她就上去翻了翻,这一翻就更不对劲了,有一些印子钱的借据不说,还有宅子的房契,还有一些地契,还有现银!这不仅是要卖了陈三老太爷跟陈三太太,这就是把三房的人全部都给卖了,他们也不该有这么多东西啊!陈二夫人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