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零三·内忧
  如同炸响了惊雷,屋子里一时落针可闻鸦雀无声,连花枝也惊得抖了抖手,把一杯倒好的茶碰倒在了地上,幸亏此时也没人能注意到她,她连忙收敛了心神使了个眼色给花俏,花俏跟她一起轻手轻脚的收拾了,二人慌慌忙忙的领着伺候的人一同退了出去。

  陈老太太冷眼瞧着陈三老爷,见他自说完分家二字之后就一直垂着头不肯看自己,冷笑了一声,话说的刻毒又犀利:“怪道这几天你跟你媳妇儿都难得上我的门,原来是生出了这个心思。就这么急着走,这么急着撇下我们这遭了难的家啊?”

  陈三老爷连耳朵都羞红了,一个大男人被嫡母这几句话说的面红耳赤不敢抬头,可他到底稳住了心神,他也是有儿女的人,陈家不顾念他们,他要帮自己的儿女多想一想,他压下心头屈辱,踌躇了一会儿才道:“也不是您说的那样......我晓得父亲神通广大......”

  陈老太太已经气的伸手就把茶杯抄手扔在陈三老爷头上,热茶浇了陈三老爷一头一脸,额头也被杯子砸的青肿起来,陈三老爷一时被砸懵了,捂着头倒退了两步。

  陈三太太没忍住,呀了一声几乎哭出来,立即掏了帕子去替陈三老爷擦,心里的怨气一波一波的涌上心头,根本控制不住心中惊怒,一边替陈三老爷收拾身上一边回头看着陈老太太:“家里有我们没我们原都是一样的,既不把我们当一家人,我们离了这里也就是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捆着我们......”

  为什么在有利益的时候眼里根本看不见我们的存在,可是在家里有了难的时候,却第一个推出我们去挡去拼呢?陈三太太红着眼睛,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陈老太太随手抄起一个杯子就又往他们俩身上砸,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也终于有了怒气跟不屑,她看着陈三太太和陈三老爷,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冷笑:“这是在欺负你们父亲不在,家里只有我这个老婆子,专门上门来寻仇来了?!为了当初你去宋家我叫他休了你?”她讥诮的看着陈三老爷和陈三太太都涨红了的脸,毫不留情的继续戳他们的脊梁骨:“你们父亲还没死呢,他虽然在牢里呆着,可是圣上还没给他定罪,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跟我们脱离关系,就这么怕被我们连累?都说树倒猢狲散,可是没见过当儿子的抛弃老子的......”

  陈三老爷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愤怒,梗着脖子怒气冲冲的挡了那只飞过来的杯子,青筋都凸显出来,万分愤怒的冲陈老太太喝了一声:“闭嘴!”

  这可真是......太不孝了,陈明玉扶着摇摇欲坠的陈老太太,又急又气的看着陈三老爷:“三叔,您怎么能这样跟祖母说话?!”

  陈三老爷当然敢这么跟陈老太太说话,他实在憋得太久了,积年累积的委屈跟愤恨一瞬间涌上来,他根本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也有些口不择言起来:“我为什么不敢这么跟她说话?我叫她一声母亲,她当得起这两个字吗?!”他目光猩红的看向陈老太太:“你自己想一想,我叫你母亲,你不亏心吗?你这些年对我怎么样,对我的妻子儿女们怎么样,你自己心里难道没数吗?你怎么好意思数落我们落井下石?!我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被你们逼得!”

  陈老太太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扶着陈明玉的手用尽了力气才站住,另一只手颤抖着指着陈三老爷,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花枝她们在外头听见声响不对,早就已经叫人去请二老爷跟大少爷他们过来,陈二老爷和陈大少爷一进门就见到这副场景,不由得都愣了。

  陈老太太像是见了救星,呵了好几声,缓过了气儿指着陈三老爷跟陈三太太冲陈二老爷陈大少爷道:“他们......他们反了......他们要分家,在这个时候,他们闹着要分家......”

  陈大少爷最近累得很,他是个二世祖,最近却被逼着没办法,天天在外头赔笑脸听消息,跟衙门那些只会扯皮要钱的人打交道,现在听说陈老太太这么说,脸立即就沉下来了,只不过他到底是个小辈,并不怎么好开口,目光不善的看了陈三老爷跟陈三太太一眼。

  陈二老爷就有立场的多了,他立即为母亲出头,毫不犹豫的出声呵斥陈三老爷:“胡闹!你分什么家?父母俱在,哪里有分家的道理?!”他越说越气:“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这个时候说,说你没心没肺不仁不义都是轻的!你这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陈三太太被这些人说的眼泪立即又飙出来,心疼丈夫的她忍不住开口替丈夫说话:“什么恩义?陈家对大侄子跟二叔你们当然是有恩有义,可是你们凭良心说,我们三房这些年到底跟你们有什么恩义?”

  陈老太太冷笑了一声,手指几乎都要点到陈三太太的脸上:“我就知道是你在其中挑拨是非,你这个是非精,当初宋家的事情,我就该坚持把你给休了!”

  陈三老爷被二哥跟嫡母的一番话说的更加不甘愤恨,冷笑了一声问他们:“恩义?你们也配与我说恩义,当年我姨娘死了,你们不过赏了十几两丧葬银子,在你们眼里她就跟个奴才没什么区别,还把她打发回她娘家出丧......现在你们自己收了那么多银子了,觉得大祸临头了,就来跟我们说恩义了?!”

  陈大少爷忍不住了,怒气冲冲的插了一句嘴:“姨娘不是个奴才是什么?!”

  陈二老爷觉得侄子说的话也没错,他的重点没放在前头这句话,放在了后头那句收了那么多银子,他眉头一皱,问陈三老爷:“你说什么?!什么收了银子?!”

  又来了又来了,继续求打赏求订阅啊,月尾啦,超级需要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