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零一·眼药
  陈三老爷在妻子的怀里嚎啕大哭,澳门赌博网站: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历历在目,他向来知道自己是庶出的不得宠,也向来因为自己的无能不敢给父亲添什么乱子就算他收了陆丙元的银子,那时候也实在是走投无路,被嫡母逼到了绝境了,他还为收了这些银子而惴惴不安而内疚不已,可是到头来他成了个笑话!他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他的儿女跟大哥二哥留下来的一比,简直好像不是人生的一般,嫡母从来都漠视他们

  他想起女儿总是氤氲着愁绪的眉眼,想起前天听见退婚明明眼睛都泛红了还帮着他安慰妻子的女儿,他的女儿何其无辜!妻子说的对,晴姐儿是个好孩子,她不比陈明玉差到哪里去,老太太之所以这样折辱她,不过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不是大哥的女儿罢了

  陈三老爷抱着妻子哭了一场,只觉得浑浑噩噩的,头也晕沉沉的,靠着榻上软枕疲惫的闭上了眼睛,陈三太太被吓得够戗,还以为丈夫是受不了刺激晕过去了,拿手一探,发现气息平稳,只是累的睡过去了,方轻轻舒了一口气。

  她才松了一口气,就听见老太太那边的花枝在外头问:“是三老爷回来了?老太太那儿有请。”

  陈三太太真是憋了半辈子的鸟气都在今天一天爆发了,她生平头一次这样理直气壮又怨气万分的叫了人进来,告诉她:“三老爷身子不适已经睡下了,晚些再去给老太太请安。”

  花枝在陈老太太跟前是服侍了好几年的大丫头了,察言观色这项本领早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三太太心情如今不是很好。她心里纳罕,面上却并不敢露出来,微微福了福身子,比以往的态度要恭敬几分,笑着打了圆场出门去。

  陈三太太虽然是庶出的三老爷的妻子,可那也是主子,而自己再得宠在老太太跟前再有脸面也不过是个下人,花枝向来很明白这一点,也正因为识时务,她才能比花俏几个得重用。

  小丫头跟在她身边亦步亦趋,也有些奇怪:“今天三太太那脸色可真难看,往常她哪回见了您不是笑脸相迎的,今天可真是奇了怪了。”

  花枝心里也不是不奇怪,这位三太太的性子旁人不知道,她却是看的一清二楚的,翰林家出来的姑娘,偏偏被陈老太太这些年给磋磨得一点儿清贵和自傲都没有了,天天为了银子穿戴而眼红大房二房,前些时候为了银子连带着向老太太去宋家要人的蠢事都干出来了,可见在陈家被逼到了什么样的境地,自从被宋家不声不响的打发回来之后,陈三太太还差点儿就要被休了,好容易陈三老爷才替她求情没叫她被休弃回家,陈三太太心虚,又本身就没地位,一直都缩着尾巴做人,这回不知道怎么的

  花枝心里转过千万个念头,最后认定三太太这是因为晴小姐被退了亲而心里不痛快,也就不再多想,顺带呵斥了小丫头一嘴:“主子的事,也有你插嘴的地方?少惹些闲事罢!”

  等回了房,花枝见陈明玉也在,先笑盈盈的冲陈明玉点了点头:“老太太这儿念叨您许久了,再不来,恐怕要把我们都撵了去,您可算是来了。”

  陈明玉最近已经不往宫里去抄佛经了,倒不是她不愿意去,而是如今她的祖父身陷囹圄,她的处境也跟着尴尬起来,皇后娘娘那里虽然照旧叫她进去抄经,可是她哪里能真的去?推说要照顾祖母,也就没去,可是她人虽然在家里,听见的信却比以往还要多的多了。

  从前还只能在祖父的书房里听上一耳朵,从祖母这里得知一星半点的消息,可是现在家里没了祖父坐镇,家里到处都是疯传的谣言,她可算是开了眼界。

  譬如说有说她祖父贪污了银子真的卖了卷子的,譬如前些天还有周家的人嫌不够乱,陈阁老身上的脏水不够多似地上门来求情的,陈明玉越听心中越是惊惶害怕。

  她虽然从小自认为出众,可是这样的大事却从来未曾经历过,现如今一朝之间家中发生这样大的变故,早已经害怕得六神无主,加上前些天她又听见了对她来说更不幸的消息,整个人都大病了一场,在床上养了四五天才算是好了些,此刻她苍白着一张脸,勉强冲着花枝露出一点儿笑意,握着陈老太太的手极力说着俏皮话:“花枝姐姐尽知道寒碜我,谁不知道花枝姐姐你才是祖母跟前缺少不得的宝贝?”她笑了笑,又往花枝身后瞧去,见并没人,就皱了皱眉头:“花枝姐姐不是往三房去请三叔三婶了吗?怎的还不见人?”

  花枝垂了头替陈老太太捏肩,轻声把三太太的话委婉的回了。

  陈明玉在病中也听说了陈明晴被退亲的消息,心里想着自己的前程,倒真的起了一点儿兔死狐悲唇亡齿寒之感,竟头一次没了看人笑话的心思。可是见陈老太太叫人去请三叔三婶没请来,她心里又有些莫名的不喜了,好似没亲眼看见人倒霉,总是觉得差些什么似地,因而回头朝陈老太太道:“三叔三婶可真是,阖府都是忙的时候,三叔却还有心情睡觉晴姐姐也不见来?”

  花枝心里叹了一口气,知道这是陈明玉要在老太太跟前给三房上眼药,她心里觉得有些多余,不管怎么样,陈老太太对不是她所出的三房向来都是不喜欢的,并不会因为陈明玉说不说三房的坏话而改变,陈明玉这样见不得人好,实在是有些画蛇添足,也显得有些过于狠毒了。

  陈老太太虽然把人教的有手段有心机,也有上位的野心,可是跟那些口不出恶言,耳不听恶语的姑娘们一比,就失了下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