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一百章·心灰
  宋楚宜紧攥着拳头,右手手指甲已经陷入自己的掌心也不自知,颤抖着看向周唯昭的时候触及他的目光,他正在看她,目光如海,深沉又无边无际,这是她上一世穷极一生也在追求却求而不得的东西是爱意。

  “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能不能走出来?”周唯昭拽着她的手腕不叫她逃,心中知道要是这次叫她躲过去了,她以后恐怕就更是龟缩在自己的壳里不肯出来,干脆的告诉她:“我不是沈清让,你也不是你梦里的那个宋楚宜了,什么都不同了,结局也不会一样。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我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宋楚宜看着自己紧攥着的拳头被周唯昭掰开,漂亮的眉眼都染上懵懂和惊惶。

  周唯昭接过轻罗递来的帕子替她包住被她自己刺伤的地方,声音温和带着安抚:“小宜,脓疮刺破了,才会有结疤的那一天。我会等你伤好的那一天,不如我们一起试一试,好不好?看看我能不能寿终正寝,看看你能不能走出噩梦看看我们能不能一起走到最后。”

  宋楚宜几乎忍不住要伸出手了,周唯昭把话说的这样好听,把前景说的那样美好,她觉得另一个被困在黑暗里动弹不得的自己也开始蠢蠢欲动。

  那些因为常年不见天日的收拢在心里的阴暗跟惊恐害怕全部都在一瞬间涌上心头,就像是常年不见天日的棉被猛然见了阳光,霉味和灰尘呛得人几乎眼泪都出来。

  她想了很久,似乎过了千万年,又似乎很短,似乎只有一刻钟,然后她终于做出了决定,轻声垂了头,说了声:“好。”

  好,这个短的不能再短的字却叫周唯昭整个人都松散下来,他轻轻晃了晃宋楚宜的手,笑的连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宋楚宜能说出这个字就已经是用了毕生的勇气,周唯昭不敢逼得太紧,伸手松开她的手,转而跟她说起京城的事情来:“陈三太太未必是陈老太太的对手,陈老太太要是把事情压死在陈家内宅,事情传不出去,就不能闹大。”

  宋楚宜收拾了心情,因为情绪转化的过快而有些糊涂的脑子也重新冷静下来,仔细的想了想,终于觉得自己得到了喘息的时机。

  “不会的,有方夫人跟方大人在,而且还有陶御史他们紧紧盯着,这件事不会闹不大。”她揉了揉因为哭过而有些干涩的眼睛:“何况陈三太太已经被逼到绝境了,她自认为已经到了绝境,觉得事情不会比现在更糟了。这么多年她在陈家过的的确不好”

  陈三太太的确是被逼到了绝境了,她看着丈夫,声泪俱下的把在方夫人那里听来的消息告诉他,不可置信的摇头:“父亲他收了那么天大的一笔银子卖了卷子,可是可是我们星点不知事到临头了我们女儿却第一个倒霉,你还打算拖着我们一家子跟着一同去死你生来陈家根本就不是来当子女的,你这是来当牛做马的!”

  陈三老爷被陈三太太这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的懵了,半天后才反应过来陈三太太说的什么,诧异的问:“你说什么?什么银子不银子的?”

  陈三太太见他不信,手指几乎都快要点到他的头上去,冷笑了两声就把方夫人说的陈阁老收了周家二十万两的事情收了,末了拖长了自己的冷笑:“父亲可真是个好父亲,这些银子都收在府里,不过反正不关我们的事儿,谁叫你是个庶出的”

  陈三老爷是庶出的,这向来是他的不能承受的痛,每每被人提起来都觉得催心摘肝一般的痛,以前陈三太太心疼他,从来不拿这事儿出来说事儿,她心疼还心疼不过来,现在也是被逼得失了分寸了,连这个都拿出来说。

  陈三老爷果然变了脸色,他怒气冲冲的站起身来拂开方夫人的手,嗫嚅了几下嘴唇终究没说出一句话来,过了许久才呵斥道:“别胡说!”

  陈三太太的眼泪滚滚的流下来,又红又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她拉着陈三老爷不肯放,气急败坏的替自己的话找证人:“不信?!要是不信,你去问问陶御史啊!你去问问主审的那些老爷们,问问你爹去!”她冷笑了一声:“就是不知道你那亲爹到底肯不肯告诉你,恐怕就算到死,他也打算把这些银子拿去给你哥哥们压棺材陪葬,一两银子也不会留给你!”

  陈三太太说的这样情真意切,情绪又这样激动,陈三老爷不得不信,他不可置信的直着眼睛在屋里走了半天,终于没能克制住内心焦躁,随手抄起了自己的外衣:“我出去打听打听”

  陈三太太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心如死灰又不安恼怒,帕子都险些被她扯坏掉几块。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都已经夜幕四合了,陈三老爷才带着浑身的酒气和满心的怨气进了门,他坐在呆呆的妻子身边,过了许久之后忍不住掩面大哭。

  陈三太太这会子反倒是清醒冷静下来了,她慌忙打发了所有下人都出去,自己抱着丈夫,像是抱着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算了老爷,这也是命!谁叫您生在了这个家里,摊上这样的父亲”

  陈阁老的子女心也太不重了,或者说他的子女心已经全都放在嫡出的大房跟二房了,根本没有他们三房的位子,这样的人实在叫人心寒。

  陈三老爷哭着告诉陈三太太:“是真的,连方兄也这样说了父亲他是真的自己收了银子转手卖了卷子。”

  如果光是这样陈三老爷也没什么好难过的,自家老爹收了银子也没什么,可是现在陈家风雨飘摇,他天天在外头东奔西跑,这些家人却没一个跟他交底的,把他当傻子一样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