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九十九章·交心
  事实上还真是赖成龙告诉的周唯昭,他不想搭上东宫,可是却不介意卖如今声势正旺的太孙殿下的一个人情要是太孙殿下本来就知道宋家设计陈家的事,他也可以表明一下自己并没有说出去的意思,如果太孙殿下不知道他也算是给太孙提了个醒。倒不是他存心想给宋家使绊子,只是他认定以太孙跟宋家的关系,就算知道了,也并不会怎么样。

  周唯昭看透了宋楚宜的心思似地,笑了笑露出两个酒窝:“的确是赖大人告诉我的,放心吧,我可没往你们身边不停的放眼线。”

  对啊,青卓含锋跟轻罗含烟他都是光明正大送过来的,宋楚宜抬眼瞧他一眼,闷闷的又垂下了头:“赖叔叔可是锦衣卫都督,他也不怕被圣上砍了头。”

  说起来这还是宋楚宜教的赖成龙,要做个纯臣,可是却也不能处处都得罪人。前头的锦衣卫都督们之所以没个好下场,全都是因为刚愎自用利用手中权利几乎把人得罪光了,所以通通没有好下场。可是没想到赖成龙学的这样透彻,转头就把这心得用到了自己头上。

  “赖大人也是好心来提醒提醒我,也顺带卖个好。”周唯昭笑了笑,又若有所思:“虽然关系只能止步于此了,不过将来见了面,总也有个人情在,彼此要是能放过的,都放过就是了。”

  是了,周唯昭小小年纪就已经把常首辅琢磨了一辈子的为官之道握在了手里,凡事实在是难得糊涂,最糊涂的那个反而才是最精明的,毕竟水至清则无鱼。

  见宋楚宜并不说话,小巧的耳垂上的珍珠在灯光下散发出润泽的光彩,周唯昭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些,他站定了脚看着宋楚宜问:“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对你说那样的话,是真的喜欢你还是看中了你的经历聪慧跟家世甚至是命格?”

  宋楚宜漂亮的瞳孔里倒映出周唯昭的脸,她微微的睁大了眼睛仰着头看着周唯昭,错愕的啊了一声这几个问题她从听见周唯昭的表白起就已经在心里问了自己无数遍也过了无数遍,现在被周唯昭毫不掩饰的提起来,她一时反倒不知道怎么反应。

  过了片刻,她才努力从这样无措的情绪中挣扎出来,极力做出一副镇定模样:“既然殿下提起了,那我现在问。不如殿下回答回答我,您为什么要对我说瞧瞧您怎么样的话。是为了我能预知未来,还是为了我算得上聪明能帮上忙,还是我虽然极凶却也极贵的命格?”

  她想了想,这些理由中的任何一个她都是能接受的,澳门赌博网站:太孙说得对,他跟叶景川和沈清让都不同,是个极聪明的人,不仅聪明而且还很优秀,她跟他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也有很深的默契,跟他在一起,只要沿着既定的计划去走,很难会把日子过的糟糕。

  她顿了顿,抿了抿唇又紧接着道:“可是我得老实告诉您,要是为了我做的梦能预知未来,可是我的梦到我死就断了,后头的事我已经不能事事都猜准。要是为了我算得上聪明这世上聪明的姑娘很多,以后要是遇见比我更聪明的,您可不要后悔。而要是为了我的命格殿下可要想清楚,虽然有个极贵的前缀,可到底是星照命,听起来挺吓人的。”

  她觉得周唯昭的提议着实很不错,周唯昭这个人也的确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不过丑话还是得先说在前头,否则人家要是图你这些好处的其中一样,到了后来才知道这事儿不是他自己想象的那样好,难免就要迁怒在你头上。世上多少怨偶,就是因为对方同自己想象出来的那个完美的形象并不一样,所以相看两厌,最后没成佳偶反成了怨侣。

  “可惜这些偏偏都不是。”周唯昭肯定的摇了摇头,站定了脚认真而又严肃的看着她,话说的诚恳而真挚:“这些我通通不图你的,我知道你很怕付出感情,可是小宜,我想我得试一试,因为我的的确确很喜欢你。”

  宋楚宜豁然抬头,结结巴巴的连句整话也说不出来,差点又要转身就跑周唯昭的话实在叫她招架不住,她撞进他眼睛的时候又慌忙避开还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眼光看过她,沈清让不必说,连叶景川也没拿这样深爱又心疼的眼神看过她,直白得几乎叫人不用想就知道这目光里蕴含的情意。

  她紧张得手心出汗,眼里都微微染上了湿意,可更多的还是惊恐和后怕,她退后了两步站定,努力平复了心情后才抬眼看他。

  可她几乎是立即又垂下了眼睛,他眼里几乎在发光,他在等着她给回复。

  可是她能怎么说呢?有些阴霾跟痛苦她自己都本能的把它们堆在心里最不见天日的地方,生怕它们有一天成了洪水猛兽,吞噬她的理智,这些阴暗的想法她自己都避如洪水猛兽,恨不得永远不再翻出来想,她怎么能把这些她自己都觉得耻辱的话说出来告诉周唯昭?

  她突然觉得没话好说,看着周唯昭不断摇头,退了几步又退了几步,后背抵上冰凉的柱子才猛然清醒过来,本能反应就是转身要逃。

  周唯昭还从来没见过她掉泪,眼角眉梢都笼上一层淡淡的难过,下一刻他已经毫不犹豫的伸手拉住她的袖子,抿了抿唇顺着她的袖子握住了她的手,说话时语气坚定而深刻:“我心悦你,只关心意,不关利益。至于你的过去,我丝毫不介意。佛家还讲因果,道家也说善恶有报,你能从梦里醒来,就已经跟你的过往恩断义绝了。就算没有断绝”周唯昭认真看着她,伸手替她擦去眼泪:“就算还没有断绝,我也不介意,我会陪你一起。不管你需要多长时间,我都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