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九十六章·凶手
  崔华蓥怕的险些整个人都软倒在地上,澳门赌博网站:听见了老嬷嬷这样说,就连忙双手合十的念了句佛,强撑起来的精神到底撑不住了,由谢家姐妹跟崔华仪扶着去了榻上休息。

  老嬷嬷就恭恭敬敬的去看宋楚宜,走了几步到宋楚宜跟前行了个礼:“劳烦表小姐同老奴出去一趟,夫人有些事交代了老奴告诉您。”

  宋楚宜往身后崔华蓥那里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跟着老嬷嬷下了二楼,寻了个房间坐了,朝着老嬷嬷道:“嬷嬷有什么话,就请说罢。”

  这位表小姐跟自家的两个姑娘比起来,可真是要镇定稳重太多了,老嬷嬷心里想着余氏的话,自己也觉得宋楚宜实在是个难得的经得住事的,就一五一十把席上的事情说了。

  因为晋中流行嫁女的前一天摆酒宴,亲朋好友齐聚热闹一晚,因此崔府早早的就做了准备,家里在附近酒厂里埋着的整整十四年的女儿红尽数都挖了出来运到了府里,准备着今天的宴席用,这也是晋中嫁女儿的风俗,有条件爱女儿的人家,从女儿出生那天起就开始埋酒了,只等女儿出嫁的那日取来用。

  这酒都是家里人去押送的,谁也想不到还会有问题,因此运回来就摆放在了库房里,等到了今天,负责酒水的婆子们就拿着对牌去领酒水往席上摆,这一摆就摆出了问题,似乎这酒特别容易叫人醉,十个人一桌的大圆桌,喝了不到半坛,桌上的人尽数就醉了

  后来还是锦衣卫都督回到席上才觉得不对,他的这些下属通通都是号称千杯不醉的,酒再好也没有十个人喝半坛就醉倒的道理还醉的不省人事,叫都叫不醒,这实在太稀奇了。

  毕竟是有太孙在场的地方,凡事都要慎之又慎,都督大人为防万一就请了胡供奉李供奉跟晏大夫来开醒酒药,谁知三位大夫来一瞧,面色都变了,说这哪里是醉酒,这分明就是中毒了,就是这样,前头院里酒水里出了问题的消息才传进了内院来。

  宋楚宜安安静静的听到这里,就问:“舅母如今是带着人去查酒窖跟酒厂了吗?”

  老嬷嬷说的口干舌燥,青莺善解人意的早已经递上了一杯热水,她猛地灌了一口,点点头:“可不是,这女儿红本来数量就不算多,总共也才三十坛,每桌总共只分到一坛,用来打头阵的,其余的都是备的竹叶青跟梨花酿烧刀子,几位大夫说其余的酒都没事,只有这个女儿红出了问题,夫人已经叫人去查了。”

  总归不是在酒厂就被人动了手脚,就是在家里酒窖被动了手脚了,总得去查这事儿可渗人的很,在人家新婚宴上做这种事,想毒死这么多来赴宴的宾客,这心思得有多狠毒?老嬷嬷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宋楚宜哦了一声,轻声问老嬷嬷:“舅母让你来找我做什么呢?”

  老嬷嬷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忙道:“夫人的意思是姑娘她胆子小,这事儿只叫我告诉您,让您千万替她周全过这一晚”她见宋楚宜漂亮的眼睛里露出些疑惑,却仍旧耐心至极的等着自己说话,一时不由被这双漂亮眼睛看愣了,被青莺在后头咳嗽了一声才反应过来,紧跟着把话说了下去:“遭殃的还有我们未来姑爷他是头桌,又是新郎官,头一个就该尝这我们老爷亲手埋下的女儿红,他喝的还不少现在那位晏大夫使了法子叫他催了吐,又用了药,也不知明天能不能就起的来”

  偏偏明天就是吉日,就该明天启程的,这迎亲送嫁可都是有章程的,什么时辰出门,什么时辰登船,船上的床该摆在哪个方向,新娘子该由属什么属相的人扶着面朝哪方坐着都有说法的,这要是耽误了,以后可就是一辈子被人拿来说嘴的事儿,老嬷嬷觉得头疼极了。

  宋楚宜一颗心忍不住也跟着提了起来,宋琰人小,可是却是傧相,从前在京城跟着宋珏出入也开始学着喝些酒了她看向老嬷嬷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那诸位舅舅跟我五叔和弟弟呢?他们没事吧?”

  “没事没事。”老嬷嬷也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有些吓人了,忙摇了摇手:“其他人喝的都不多,都没什么大事,现在大夫们已经煮了解药泻药跟催吐的药,通通都端到席上去了。能使唤得动的人也都使唤到席上去伺候了,还从隔壁府里调来了不少人”老嬷嬷唉了一声,又有些咬牙切齿的道:“这位孔小姐可真是个蛇蝎心肠的,这样的恶事也做的出来!”

  孔小姐?那个之前挑拨过她与崔华鸾的关系、后来因为她的父亲孔守备也收受了马圆通等人的贿赂而消极应对阳泉叛乱一事而被周唯昭判了死刑的孔小姐?事情怎么又会跟她扯上关系?宋楚宜睁大眼睛有些莫名。

  老嬷嬷擦了擦头上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太急躁而渗出来的汗,看着宋楚宜就道:“就是那位孔小姐,她爹当守备的时候,这家酒厂的掌柜从她爹那里贷了利钱。她对酒厂熟悉的很,趁机在酒里下了药不说,还跟着送酒的人混进咱们府里来了。夫人让我来,就是让我交代姑娘您一声,今晚千万小心着些,这位孔小姐自小跟着孔守备长大,身上可是有几分功夫的”

  原来是这样,孔守备作为一地武官,跟崔府的关系向来打的不错,孔小姐从前也是时常来崔府做客的,她能混进来,说不定还真的能找到崔华蓥这里来。

  可宋楚宜颇有些不明白,孔小姐这目标为何定的这样大,按理来说,她不是只该对太孙殿下一人动手么?砍她父亲头的毕竟是太孙殿下,跟崔家又没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