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九十四章·手段
  他从不敢小看眼前这个看上去如同一只猫一般温顺优雅的小姑娘,他也时常看见这只猫亮出它的利爪和尖牙,她要是打定了主意去做一件事的时候,恐怕这件事就没有不成的。这实在是个人天赋所在,宋楚宜有比旁人都要厉害的眼睛跟智慧。

  可是这样快就对陈家下手,实在是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他看着宋楚宜黑白分明猫一样的眼睛,轻声又问了一遍:“陈阁老毕竟是次辅,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太子殿下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有力的臂膀断在你手上的”

  赖成龙是个很敏锐的人,东宫对宋家崔家的态度他从杂七杂八的情报里就能瞧的出来,东宫是想拉拢宋家的,可是宋家跟崔家就像滑不溜丢的鱼,根本握不住,一直都没有个明确的态度。而陈家却已经是死死的绑在了东宫,根本没法脱离的开,太子殿下如今对权力二字看的越发的重,就更不可能放弃这样有助力的陈家。

  宋楚宜站的太久了有些累,指了指月洞门不远处的石桌,跟赖成龙一起坐了,见宏发带着几个锦衣卫肃然而立把她们围在当中,想了想就实实在在的告诉赖成龙:“我既会设这个局,就是有了一定能成的把握。赖叔叔你发现我哥哥跟方大人走得近又怎么样呢?这朝廷之中复杂的关系网不少,两头吃的人也不少,是不是?”

  宋楚宜的嘴巴向来能说,赖成龙也早就做好准备应付,他顺着宋楚宜的话点了点头:“你说的是,我知道你向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可是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方大人在这件事里,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方孝孺毕竟是陈阁老的弟子,这是整个官场都知道的事,宋楚宜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让方孝孺肯冒天下之大不韪,欺师灭祖,到头来对着陈阁老倒戈相向?

  他这样想着,也就这样问了出来:“难道方大人以后就不怕在官场没法立足吗?”

  宋楚宜笑了笑,见青莺送了热茶上来,轻声问他:“赖叔叔难道忘记王英了?王英是您亲自揪出来的啊若是您还记得王英,就该记得他是方大人的姻亲,澳门赌博网站:他的儿媳妇是方大人的嫡长女他们跟方大人同气连枝,一同投在陈阁老门下。可是到头来,出来跟章天鹤一起背这个黑锅的也是他们,当时陈阁老要是需要选择的话,恐怕毫不犹豫也会把方大人一同抛出来,您说是不是?既然你我都知道这个道理,方大人也不是个笨的”

  宋楚宜谋算人心的本事是又进了一层了,赖成龙心下有些毛骨悚然,算起来他的女儿跟宋楚宜的岁数相差也不大,可是女儿还是天真烂漫的年纪,为了嫁人之时还忐忑不安,可是宋楚宜却已经敢插手朝政搅弄风云了,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智多近妖,这未必是一件好事,赖成龙不由自主的就联想到了前一阵子元慧大师跟元空大师给宋楚宜算的命格,他们都说她是星照命,主血光之灾,现在看来就是如此,宋楚宜走到哪里,几乎就有人遭灾。

  赖成龙问出一直以来最好奇的那个问题:“可是您跟太孙殿下走的这样近,殿下他也知道您在着手对付东宫的重臣吗?”

  东宫虽然在建章帝跟前立足了,建章帝也是个喜欢稳定念旧情的人,可是毕竟世上最难当的位子就是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之位,手里还是要握着几个全心向着自己的人才好。陈阁老毕竟对东宫忠心耿耿,把宝都押在了东宫身上。作为东宫半个主人的周唯昭,没有理由对宋楚宜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可是他居然还能选择忍?

  “赖叔叔其实是来打听这次太孙殿下的态度吧?”宋楚宜笑的眉眼弯弯:“殿下不是已经说了吗,那些死士既然撬不开嘴,就不必撬了。”

  赖成龙的确是为了这次交差的事情在烦恼,他查出来的东西并不少,很多线索都直指东宫范良娣和荥阳范氏,可是这到底报不报上去,着实叫他觉得烦恼。

  圣上如今分明是对太子的手伸的过长而觉得厌烦,可是圣上又的的确确是喜欢周唯昭这个太孙的,他要是照实禀报上去,太子固然要吃挂落,兄弟反目的名声却也足以叫太孙殿下身上染上不好听的传言,他实在有些为难。

  现如今宋楚宜这样说,他也不知道是因为宋楚宜惯常说的话就没有不成真的,还是因为周唯昭对宋楚宜的特别宋六小姐那天在路上差点儿被疯马颠得摔下马车被碾死,太孙殿下连自己的伤都不顾也要先救她他就先信了宋楚宜的话。

  “那依六小姐你的意思,我这趟来,就是和稀泥的?”赖成龙带着些打量看向她。

  他身份跟叶景宽不同,他是建章帝的心腹,只对建章帝忠心耿耿,所以他这次才为了到底怎么把事情报上去这样烦恼。他虽然想继续在建章帝跟前当心腹,却也不想把未来的那位得罪的太狠了,毕竟他还年轻,不能不看以后。那些疯狗一样到处咬人的特务头子,没一个有好下场的,他不会沦落成他们那样。

  “怎么会是和稀泥呢?”宋楚宜微笑起来,眼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您可为救殿下受了伤,何况马圆通这个匪首也是您亲自抓回来的啊。至于那些死士,撬不开他们的嘴又不是您的错,之前在围场那一次,那些死士不也到最后都没吐露什么吗?圣上心中自有一把秤的。”圣上也不会想继续多知道一些端王那个儿子的野心的,他毕竟是个念旧的人。

  赖成龙知道宋楚宜说的对,叹了口气站起身:“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可是我既然有法子知道你哥哥跟方孝孺私下往来,旁人未必不能知道,你也要做个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