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九十章·久留
  等她看了一阵,宋楚宜也收拾好了,她就顺势起了身,跟宋楚宜一同往崔老夫人的榕安苑里去,老夫人院子里的那颗巨大的榕树枝桠繁茂,已经覆盖住了整座院子,夜晚降临,上头时常挂着灯笼,打眼一瞧仿佛月中桂树,叫人如同置身梦里。

  这颗榕树少说恐怕也有几百年历史,崔家祖宅也已经屹立在这里几百年了,可是却半点陈腐气息也没有,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崔华鸾在廊下顿足瞧了一回孔雀,见小丫头们抱着孔雀回笼去了,这才跟着宋楚宜一同随玲珑进了屋子。

  谢氏已经开始伺候着摆饭,见了她们忙笑:“才刚还说要叫人催一催,可巧你们就来了。快过来坐罢。”她心里知道崔华鸾跟宋楚宜这些日子有些不对付,可是却一直拘着自家女儿不叫女儿们瞎掺和崔老夫人眼睛利着呢,家里半点不睦的事情都不能有,这也是她就算对崔夫人跟崔华鸾有些羡慕嫉妒,却也从不曾表露的原因。

  崔老夫人见她们果然是一同来的,面上的笑容都更真切了些,崔华鸾虽然比宋楚宜年长些,可是这心气沉稳竟还不如宋楚宜,昨天秦夫人来跟她说崔华鸾这样下去不是法子,她心里就已经下定决心不能纵着崔华鸾这样下去。

  为了个男人家也不要了,姐妹也不要了,人不人鬼不鬼的,那可不是他们家女儿该有的做派,崔老夫人当即就写了信叫人送去京城,打算看看崔夫人预备怎么办。若是崔夫人那头还是照旧想接崔华鸾进京,她想着,还是要叫崔夫人在京城里挑几个合适厉害的教养嬷嬷,再加上崔夫人自己,总要把崔华鸾教出个模样来。

  若是留在晋中崔老夫人不着痕迹的看了美人灯下神采奕奕的孙女儿一眼,又忽然泄了气留在晋中又怎么样呢?她老了,能教的东西能说的道理都已经跟孙女儿说遍了,这世上原没有喜欢翻来覆去的听一成不变劝告的人。

  吃完了饭,谢氏又殷勤的服侍着崔老夫人漱了口,崔老夫人冲她摆一摆手,这才向着宋楚宜说到:“这回你大哥哥送信来,还专程派来了个小厮?”

  宋楚宜点头应了是:“叫望岳,是大哥哥身边的得力人。大哥哥的意思,是叫他跟着琰哥儿。”

  宋琰身边虽然有秦英跟培荣跟着,可他们到底年纪太小了,跟宋琰差不多,又没什么阅历,当不起什么大事,宋琰既要送嫁去金陵,又要顺道去拜访清风先生,身边没个得力的人不行,因此宋珏就把望岳送了来,让望岳跟着宋琰。

  崔老夫人知道宋珏这个哥哥向来对宋楚宜姐弟极好,闻言也就笑了笑不再多问:“既然如此,叫人好好招待着。”等谢氏忙不迭的应了是,又冲宋楚宜道:“你祖母来了信,说是等你华蓥姐姐出嫁了,就让你回京城去。”

  这件事向明姿已经在信里提过,宋老太太这是生怕宋楚宜又受什么委屈,阳泉的这事儿也的确是把宋老太太吓坏了,如今既然崔华蓥的事情已了,之前宋老太太要宋楚宜来晋中也是因为想避一避皇后娘娘那里要宋楚宜当太孙妃的风头,现如今这一点顾虑也不必有了,宋老太太自然是想着宋楚宜尽早回去的。

  宋楚宜看崔老夫人眉间带着些忧色,眼里也染上了不舍,思索片刻后就回道:“还没见识过晋中风光,想多住几日,外祖母别赶我。”

  崔老夫人是她母亲的母亲,她的母亲再也不能回来尽孝了,她作为崔氏的女儿,总要替崔氏尽所能的对崔老夫人好一些,老人家的年纪又大了

  谢氏闻言忍不住就又看了宋楚宜一眼,这孩子哪里是还没见识过晋中风光,分明就是看出了崔老夫人的舍不得,为了安崔老夫人的心,是个体贴又聪明的,怪不得惹人喜欢。

  崔老夫人果然笑的皱纹都舒展开,眼里还隐隐带着泪光,她颤着手摸了摸宋楚宜头发,连着说了好几个好字:“既然如此,到时候叫你二舅舅三舅舅带着你到处逛逛去之前说过的地方,通通都去个遍”一面又吩咐谢氏:“提前去太虚观打个招呼,到时候咱们去太虚观里打醮,好好热闹一日”

  谢氏见婆母高兴,自然也乐得凑趣,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当场就作势要去安排,引得崔老夫人大笑。

  崔老夫人人老了,能时常这样笑一笑很好,老人家要是郁结难舒,才叫人担心。谢氏是真心高兴,送宋楚宜出去的时候拍了拍宋楚宜的手:“小宜,我可真希望你是我们崔家的女孩儿啊。”

  崔华鸾在一旁面色未变,等了宋楚宜一同登车,忍不住微微偏头去看宋楚宜的脸:“如今我方知世上竟有小宜这样周全之人,多谢你。”

  东西府之间离得极近,若不是崔府占地面积实在太大,其实用不上马车,说话的功夫已经到了二门处,崔华仪领着几个姐妹一同侯着了,既然已经有了旁人在,再解释就不合时宜了,宋楚宜就微微摇头:“做小辈的,孝顺长辈,份所应当。”

  崔华鸾微微一笑,也不再说了。

  崔华仪笑着迎上来,一手拉了一个,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下来,她天性豁达,倒是不责怪那一天崔华鸾的不给脸面,只为崔华鸾能来而开心,拉着她们絮絮叨叨的说些闲话,无非是说崔华蓥如今准备得如何了,明天的流程之类。

  她们先去了三老太太那里请安,再由余氏陪着出来,余氏忙的团团转,跟她们说了几句话,就又往前头去头一遭嫁女,就算余氏再能干,旁边帮衬的人再多,心里也是发虚的。

  崔华仪就领着谢青籽跟谢青惠并宋楚宜崔华鸾一同往崔华蓥的绣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