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八十九章·千里
  望岳把厚厚的能装订成一本书的信递给宋楚宜的时候,自己的表情恐怕也没比目瞪口呆的青莺好到哪里,他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冲宋楚宜道:“我们少爷许是太久没写信了,索性一次把信都给写完了”

  青莺接过来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转身递给宋楚宜,面上神情很有几分恐怖。从前也不知道自家大少爷是这样话痨的人啊,这得说些什么,才能写这么厚厚的一沓书啊?!这是不是把哪本书给摘抄下来了?

  宋楚宜也被这厚厚的一沓纸惊了惊,半响才吩咐青莺先带着望岳下去休息宋珏也真是,把自己最得意的小厮都使唤来了晋中,他手里虽然还有旁的人手,可到底用着没有望岳顺手了啊。

  她还没来得及打开信,外头徐嬷嬷就探了头进来回说崔华鸾来了,秦夫人昨天启程去云游了,崔华鸾出来哭着送了秦夫人就去了崔老夫人屋里,现在忽然来自己这里,宋楚宜略微歪头想了一阵,就吩咐人把崔华鸾迎进来,自己看着青莺和绿衣收拾桌面。

  崔华鸾穿了一身霜白红边撒墨团的对襟衣裳,底下是大红色的挑线裙子,跟她上头的衣裳正好互相呼应,显得人粉面桃腮,清逸出尘。

  她一进来先喊了一声表妹,然后才紧走几步拉了宋楚宜伸出来的手,坐在了宋楚宜的对面。

  宋楚宜观她神色平和,眼里也不见怒气跟怨气,就知道秦夫人必定是下了功夫,心里对秦夫人越发叹服,若是她跟秦夫人是一样的处境,真的未必能做到秦夫人这样潇洒洒脱。

  崔华鸾也正看她,宋楚宜今天里头穿着白色中衣,外头罩着紫纱衫儿,底下是米白的流光缎,行走间流光溢彩如同天上云彩涌动,叫人挪不开眼。她想她要是太孙,从龙虎山上下来之后就一直同这样聪明又漂亮的姑娘在一起,就算是没感情恐怕也要处出几分感情来。

  她垂下了眼睛,看着绿衣端上来的玫瑰花茶在透白的白瓷杯里盛放,轻声朝宋楚宜开口:“我这次来,是邀表妹你今天一同过去给华蓥陪床的。”

  之前崔华仪亲自过来请了,却被拒绝了的消息宋楚宜是知道的,她也知道崔华鸾完全是迁怒崔华蓥还找了自己的原因,现在听崔华鸾这么说,却也并不意外不管是崔老夫人还是秦夫人,恐怕都已经跟崔华鸾分说了很多道理,崔华鸾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崔老夫人的确跟崔华鸾说了很多道理,说的最多的,还是当年宋楚宜母亲的事。崔华鸾抬头看了宋楚宜一眼,想着宋楚宜跟姑姑还是有不同的地方姑姑的画像她也见过,美是美的,可全然没有宋楚宜这样有侵略性的美。

  她前几天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未必没有宋楚宜实在太漂亮,漂亮得叫人不得不觉得低人一等的缘故。她看着自己的扶着茶杯的手,缓缓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是到如今还有些嫉妒宋楚宜所拥有的一切,可是祖母说得对,她们是亲人秦夫人也说得对,这事要是要怪,根本不能迁怒到宋楚宜身上去,她就算要怪,也该怪喜欢宋楚宜的太孙,而不是被太孙喜欢的宋楚宜。

  女人为难女人,最是叫人不齿,秦夫人的这句话显现在她脑海里,她忍不住面色通红的看着宋楚宜,又轻声说了一声对不起:“前几天我使性子我原本不该怪到你头上”

  宋楚宜诚恳万分的摇了摇头:“表姐实在不必跟我说对不起,秦夫人跟外祖母觉得您该同道歉,是因为她们觉得依您的身份还有品貌,不该有嫉妒之心。可是嫉妒这样的情绪,不独独表姐有,连我也不能免俗。”

  她也学着崔华鸾垂下头看自己茶杯里的玫瑰花,叹了一声气道:“何况,我要是表姐,也要生气的。前一刻才说过不知道,后一刻就拔腿要跟太孙殿下先行回晋中,不管是谁都要多想。”

  崔华鸾的确是在对自己道歉,她觉得她的嫉妒心使她做出了与她身份不相符的事情,这一点是致命的错误,宋楚宜这样说,她也并没觉得自己心内就好过一些。她想了想,看着宋楚宜道:“秦夫人说我若是为了个男子就与姐妹反目,实在是丢尽了女子的脸面。我如今也自觉如此,可是小宜,我如今跟你说句实话,我还是想同太孙在一起,想当太孙妃。自然,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日后要是不成,我也不会怨怼。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宋楚宜了然的点点头,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受,半天才干巴巴的道:“那今晚我等大姐姐一同过去。”

  崔华鸾也觉得有些无话可说,她是真心实意的来道歉,也的确心甘情愿,可是那是因为之前觉得自己的确失了水准所以做出的妥协,要说喜欢不喜欢这位处处出众的表妹,她还是不喜欢。

  不过秦夫人说得对,喜欢人不喜欢人这原本都不是罪过,你看一个人顺眼就与她多接触,看一个人不顺眼就尽量离她远些,只要不存坏心,不存心令人难堪,也就罢了。这世上谁也不是圣人,不能保证喜欢每个人,只要把敌意收拢在合适的地方不拿出来害人就是了。

  这样一想,她心中又坦然了起来,轻轻的冲着宋楚宜颔首:“我过来的时候祖母叮嘱了,叫咱们一同过去用过晚饭,再往华蓥那边去。”

  崔老夫人这是生怕她们两个的龃龉越来越深,宋楚宜自然没有不答应的,应了一声。

  崔华鸾既要等着她一同去吃晚饭,干脆也就打量起屋子的陈设来这屋子的摆设都是新的,跟从前姑姑在的时候的布置并不同,是按照这位表妹在京中的闺房来布置的,现如今这样打眼一瞧,倒是觉得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