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八十四章·助澜
  方孝孺总觉得跟宋家这位大少爷说话是件极费心神的事,不知道这个宋珏的心肝到底是怎么长得,说他有七窍玲珑恐怕都不过分,一颗心到处都是窟窿眼儿,旁人怎么看都看不透。他之前来的时候还想从宋大少爷这里套句话,至少也要套一句事成之后必定叫他怎么样怎么样的承诺话来,可是到最后宋珏都把任务给他分派完了,他也没能等到这句话,不由有些泄气。可是泄气归泄气,正事还是要做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他能回头的余地,他要是不走下去,宋家现在就能把把柄递到陈阁老那里去,澳门赌博网站:陈阁老如今气疯了,才不会有什么理智,第一件事恐怕就是弄死他泄愤。

  他疲累万分的回了家,方夫人忙迎上来替他脱了大衣裳,服侍他换了常服,这才问:“怎么样了老爷?现在陈阁老都已经下了刑部大牢了,宋家那边怎么说?”

  方夫人向来是跟宋楚宜接触的多一些,宋楚宜如今去了晋中,她诱哄陈三夫人的目的也已经达到,自然而然的就不需要再做什么,可是这心里却一刻都不得安宁,她实在是太害怕宋家也学陈家出尔反尔了,女儿的教训已经足够她记一辈子。

  方孝孺朝她摇了摇头,坐下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方才道:“从那个小狐狸嘴巴里一句话也套不出来”他见方夫人眼眶都红了,露出后怕委屈的神色来,又放缓了声音:“不过就是因为他这样谨慎狡猾,我们更应该放心,你别怕。”

  方夫人总是害怕自己带着方孝孺投奔了宋家是害了方家,毕竟方孝孺在陈阁老底下虽然越来越如履薄冰,可到底是跟着陈阁老这么多年了,未必会落得跟王英一样的下场。人这种生物,总是难免做了这件事,就去想若是不做这件事会不会更好些,方夫人也不例外。这实在不是一件小事,是攸关他们阖府生死的大事。

  方孝孺也知道方夫人的心思,相比起方夫人的战战兢兢,他倒是平静的多了。多年的夫妻,他知道方夫人断然是没有跟外人勾结来害自己的道理,何况决定也是他自己下的,方夫人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自从陈家设计崔家宋家的那一刻起,陈家就注定要遭受到宋家的报复了,人家又不是真的软柿子,一点儿脾气都没有的任你拿捏,陈家上次差点害的崔家犯下诛九族的大罪,崔家跟宋家又是一体的,宋家那两个小狐狸加上一个老狐狸,不会容陈家好过多久,趁早脱离陈家的船,赶上宋家的船,不说以后前途会有多么远大,可是至少不必担心性命了方孝孺看得出来宋六小姐跟宋大少爷不是过河拆桥的人。

  他想了想,像是在安慰自己,也像是在安慰方夫人:“你也不必太忧心,宋家跟陈家毕竟是不同的,到现在我也没瞧见宋家对谁落井下石过。前几次宋家遭难,不也没牵连上底下的人么?既然都已经上了船了,只好就相信人家。”

  如今也的确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方夫人小声的啜泣了一会儿,就停了哭。她想起宋六小姐临走的时候说过,一定叫她心想事成,不知怎的,想到宋家六小姐那双琉璃一般通透明澈的眼睛,她就觉得心里有了谱儿。

  方大人见她不哭了,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来递给她:“这是宋六小姐给你的信。我估摸着是叫你去调唆陈三太太的事儿你好好瞧瞧,瞧明白了想想该怎么做。”

  宋六小姐可比宋大少爷口吻好好的多了,说的话也叫人心里舒服,方夫人看了一回就心中大定,脸上还有了笑意:“六小姐叫我调唆陈三太太闹分家。”

  闹分家?现在这个时候闹分家?方孝孺有些意外,接过信自己扫了一眼,这一眼就忍不住对这位宋六小姐起了深深的敬服,这位宋六小姐心机之深可真是叫人害怕。

  这个时候闹分家,陈三太太跟陈三老爷固然是因为心虚,又想迫不及待的脱离陈家这个泥坑,他们一定会答应的,可是外头人看着陈家这做派,却只会想到陈家这是在断尾求生

  而陈老太太这个时候肯定不会答应分家,这三帮人闹在一起,一定会把水搅得浑得不能再浑,水一浑,到时候周成芳再顺势供出陈三老爷拿了钱的事陈三老爷又果真是收了银子恐怕连陈三老爷自己都不会想到自己是中了旁人的圈套,以他的脑子和这个圈套的缜密之处,他也的确不可能知道。

  到时候,陈三老爷收受了贿赂卖了考卷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儿,就算陈阁老不认自己卖了考卷,可是卖了考卷的是他儿子,这事儿还是有许多人可以作证的有问题的周成芳跟陆丙元可是陈家的座上宾,有一段时间出入陈家简直就跟出入自家府邸一样轻松自如,这要真说出去陈阁老自己半点不知情,有谁会信?没人会信的,这世上的人都只会信自己愿意信的,现在满天下的士子都愤怒至极,他们认定自己落榜的原因是因为贪官污吏横行,收了银子抹杀了他们的前途,如今这个已经成了他们这些失意的落榜学子的信念,也是救命稻草,他们一定会抓着不放,直到咬死陈阁老,或者咬下陈阁老的一块肉,直到换回他们要的为止。

  宋六小姐要对付陈家,从头到尾就没动用过宋家什么力量,更没动用过宋家在朝廷里的人,她用的是最容易被激起的学子的愤怒,用的是建章帝的势。

  这个年纪小小可是心机却如此深重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怕了。方孝孺深深庆幸自己没有再选择跟她为敌,否则以他当初算计崔绍庭的那件事,恐怕就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