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七十五章·放心
  崔老夫人握着宋楚宜的手,也并不忌讳余氏也在,看着宋楚宜的眼睛沉沉的叹息了一声:“你表姐这趟去阳泉的目的,你知道了吧?”

  她知道这个外孙女比她想象的还要聪明敏锐,她肯定是知道的,知道崔华鸾的心思,也知道崔府现在对于崔华鸾的前途的心思。

  宋楚宜果然点了点头,至于之前崔华鸾找她的时候跟她说的话,却并没有提起,这事关一个女孩儿的闺誉,如果以后崔华鸾并没有跟如她所愿的跟太孙在一起,传扬出去就是笑话跟把柄,她虽然知道这都是亲近的人,可是却也没有说出去的打算。毕竟虽然这里坐着的都是亲人,可是崔华鸾这样心高气傲的人,大概是不愿意被人知道还有这样的一面的。

  余氏有些不想再听下去,这两个人,一个是侄女儿一个是外甥女,手心手背都是肉,她虽然知道宋楚宜并不喜欢叶二少爷,也觉得宋楚宜天生就是踏上那个位子的材料,可是她也知道崔夫人一直以来都是想把崔华鸾送上那个位子的。

  她笑了笑试图转开话题:“华蓥就没她表姐那样大胆,如今日子越发临近了,她就越害怕。最近几天担心得都食不下咽了,生怕人家吃了她似地”她说着,想着女儿最近的忐忑不安,心里又真的有些难受心酸起来:“以后嫁了人了,可不能由得她这样,她过去是要掌中馈,做人家宗妇的。也就是这几天的功夫了,我多宽纵着她些”

  女孩儿家但凡要从娘家去人生地不熟,连夫婿都不甚了解的陌生地方,心里没有一点儿慌张那是假人,当初她那样爱沈清让,等到了临出嫁的前夜,也紧张得坐卧不安,心里想起的头一次不是沈清让的小意殷勤和婚后的美满生活,而是在她心里其实早已面貌都模糊了的母亲。宋楚宜想了想安慰余氏:“舅母不必担心,华蓥表姐是个最有成算不过的,她一定会过的好的。”为人父母者,所图的也不过是子女过的好。

  余氏眼眶微微有些湿润,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委屈,大概是女儿出嫁夫婿也不能去送嫁,不能在家里抱着女儿上轿,她强忍住了心里那一点心酸笑了笑:“是,托小宜你的吉言。你表姐正念叨你呢,这么些日子了都没见着你,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往我们那边去一趟,瞧瞧她,陪她说说话儿,你们年纪相同,有什么话也好说。”

  谢氏正好进来跟崔老夫人商议出嫁那天给崔华蓥的添妆,见余氏这样说就笑了:“你舅母说的很是,华清华瑶两个人也都盼着你回来呢。”

  谢氏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虽然带着笑,眼里却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为难跟疲惫,她嫂子刚找过她,让她帮忙想法子把谢青惠跟谢青籽多带到太孙跟前露露脸,打的是什么主意简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她脸上火辣辣的谁不知道崔氏一族自己也有送女入宫的主意,有这等好事,哪里会不紧着自家的来?

  崔家自小怎么养崔华鸾的,她都看在眼里,崔夫人这样用心,这回还有心叫宋楚宜带着崔华鸾一同进京城去,就是打着跟太孙殿下亲上加亲的主意,她虽然是谢家女,现在却已经是崔家妇,真要是胳膊肘往外拐听了嫂嫂的话,以后在崔家可怎么做人?

  既然是为了崔华蓥的事情来的,余氏就不好再听下去,笑着寻了个由头往外走,一面又恭恭敬敬的跟崔老夫人告辞:“等晚些时候我再过来。”

  宋楚宜也起身跟着出来,余氏拉了她的手,走了一段路以后终究还是没忍住,拍了拍她的手道:“你你大表姐自小就是个心气高的。”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宋楚宜却知道她是个什么意思从阳泉回来也有一阵了,以崔华鸾八面玲珑的性子,她要是愿意的话,不会叫人察觉出她的不喜来。

  可是从崔华鸾回来到现在,都不曾跟她一同在崔老夫人跟前露过面,前些天听说崔华鸾也求到了崔二老爷跟前,请崔二老爷去问一问养气丹的事,可是崔华鸾也没来跟她说一声,昨天崔二老爷把养气丹拿来了,崔华鸾听说她也在,就并没过来。

  这是因为觉得自己心口不一了,宋楚宜苦笑了一声,当初她告诉表姐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是真心的,许多事情也的确不是能随着她的意愿发展下去。

  宋楚宜轻声叹了口气,握了握余氏的手:“舅母,我知道的。”

  “你向来是个有成算的,我都知道。”余氏携了她的手一路走:“可是还是咱们之前来晋中之前告诉你的那些话,以后要走什么路,都是你自己的事,你选定了,旁人就不能帮你走选定了,也就不要后悔。你不欠崔家什么,舅母瞧着殿下对你也是极好的,比起叶二公子来,殿下的确与你更相称一些殿下既然有意,你自己要是也喜欢的话,也不必顾虑其他的,本来路就已经这样难走了总得要有个合心意的一起走下去,才不会觉得日子没了盼头。”

  宋楚宜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只觉得心猛地跳了一下,她睁大眼睛去看余氏,平时清澈透明的眼睛里毫无遮掩的显露出迷茫。

  余氏被她看的心有些酸,没有娘的孩子,在感情这样的事上,向来是要吃亏一些,她一看就知道宋楚宜恐怕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她跟太孙殿下的关系走的实在太近了一些,太孙殿下也对她太不寻常了。

  她叹了一声气,看着宋楚宜着实有些心疼,如今若是宋老太太在,早就上前点醒她了。她思量了又思量,终究还是轻声上前拉了她的手:“傻孩子,殿下为了救你差点性命都丢了。若是这样还不是心悦你,那你以为什么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