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七十四章·龃龉
  宋楚宜一旦亮出了她的尖牙和利爪,从来就没有空手而归的时候,周唯昭沉默的看了她半响,这个小姑娘所受的苦不比他的少,可她向来给人留余地,沈家那样待她,是她最大的噩梦,她也能说放下就放下,总归给了他们一条生路走。现如今,是范氏一族把她逼的退无可退了。

  范良娣或许本意不要她死,可是她纵容皇觉寺顺带捎上她去死,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宋楚宜之前对范家的新仇旧恨全都涌上来,她要反击了,就跟对待陈家那样。

  “京城有消息送来吗?”周唯昭沉默了半响之后又问她:“算算日子,春闱的事应该闹开了,你之前跟你大哥布下的局,也到了收网的时候了吧?”

  陈阁老野心太大了,他一心想要把陈家跟东宫绑在一起,绑的牢牢地,为此他什么都敢做,得罪常首辅,设计宋家跟崔家,扬州弊案还想帮着太子把事闹的大些,再大些。这样只知道以迎合主子的意志保持自己的荣华富贵的人,留着实在没什么用处。

  “差不多了。”宋楚宜老老实实的告诉他:“只是最近太忙了,只粗略的从马旺琨他们那里听了些消息,等我这次回去,得好好问问从京城里来送信的人,事情究竟到了哪一步。”

  知道到了哪一步,才能接着往下走。陈家不是那等甘于坐以待毙的人家,陈阁老大约还没那么快能完蛋,这把火一定要拱的再旺一些才好。

  说了一会儿话,因为药效的原因周唯昭就有些坚持不住,眉目间都露出疲态来,宋楚宜告辞出门,才转过穿廊就瞧见了崔老夫人跟前的玲珑。

  玲珑看见她才松了一口气,迎上来冲她笑:“姑娘可算出来了,老太太那儿正等着您用饭呢。”

  她回来这几天,崔老夫人见了她身上的伤就被吓得几乎晕过去,毕竟是老人,上了年纪受不得刺激,这几天余氏一直在旁伺候,宋楚宜在房里养伤,除了刚才去那边领了养气丹,并没多少机会能跟她多说说话。

  崔老夫人腰背不好,腰间垫着一只软枕,整个人看起来还有些病态,可见了宋楚宜就立即直起了身子,朝她招了招手。

  宋楚宜才走到她面前,就被她一把拉在了旁边坐下,神色带着些焦急:“我昨晚梦见你的母亲了,她责怪我没能看好你”

  老人家到老了,就越发的信这些鬼神之说,崔老夫人之前就觉得女儿的魂魄总是跟着外孙女一起回来了,昨晚上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整个人都在发抖:“外祖母的确不称职,澳门赌博网站:你来了晋中,却差点儿就没了”

  宋楚宜就是个多灾多难的性子,余氏在旁边叹了口气,忙着过来劝解:“伯母也别这样伤心,汀汀最孝顺的,她怎么舍得责怪您?就是小宜,她也福大命大不是?”

  是福大命大,太孙殿下能舍得下命去救她,否则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光是听人说起当时的情景崔老夫人就觉得腿软,她摸了摸宋楚宜的头发,久久没有开口。

  想起这件事,崔老夫人又觉得心内有些沉重,长孙女为了去瞧瞧太孙跪在她跟前求了半天,她还从来没有这样求过自己,可是现在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太孙殿下根本没放一点心思在她身上,也不知道儿媳妇是哪里来的自信,还要撮合这两个人

  现如今看来,恐怕太孙殿下还真的把心思放在宋楚宜身上,之前她就觉得太孙殿下送人给宋楚宜送的有些蹊跷

  崔老夫人跟崔夫人想的又不一样,她并不是很热衷把孙女儿送去东宫,崔家向来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在她看来,嫁去门当户对的人家,不管是当个宗妇或者是当个贵妇人都是好的,没必要非往皇家身边凑。

  只是崔华鸾毕竟是崔夫人的亲生女儿,这个媳妇儿又是郡主,她既然想亲上加亲,自己也就没话好说,可如今既然殿下都没那个意思,强扭的瓜就不甜了。

  她万般念头在心里过了几遍,最终还是化作了一声叹息,摸了摸宋楚宜的头发问她:“养气丹送去了?供奉们怎么说?”

  余氏也有些担忧的看过来,太孙殿下毕竟是救宋楚宜受的伤,虽然消息被捂死了,可如今宫里派了內监下来,要是到时候被人知道太孙受伤的原因,宋楚宜就算是不想入宫,恐怕也逃不过了本来皇后娘娘就是格外中意宋楚宜的,有了这层牵扯,她只怕就更肆无忌惮了,京城里要是听见这消息,恐怕也不能平静的下来。

  “说这养气丹正适合殿下用,等再过几天殿下恢复了一些,再给殿下金针刺穴。”宋楚宜给崔老夫人提了提毯子:“胡供奉跟李供奉医术都是极好的,他们二位既然都这样说了,殿下想必没什么大碍。”

  崔老夫人看了余氏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虽然养气丹能用上,两个供奉也能金针刺穴给太孙殿下解毒,可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找到太白真人才叫人放心。太孙殿下毕竟是为宋楚宜受的伤,他们崔家之前又出了叛徒跟叛党有勾结,不管怎么样,周唯昭的事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帮忙才好。

  余氏明白崔老夫人的意思,轻声道:“二哥他们已经亲自去阳泉找了,嫂嫂派去太虚观的人也一直守着,一有消息就会回来通报。伯母您别着急。”

  崔老夫人心里的焦急却抑制不住,就算是这件事解决了,之后恐怕也没那么轻易就能放下心过日子,不说宋楚宜如今跟太孙殿下走得太近的关系,光是向来心高气傲的孙女儿那里她自从阳泉回来之后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这样下去,恐怕这两个表姐妹之间迟早要起龃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