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七十三章·心意
  周唯昭看着宋楚宜的眼睛里全是纵容,他从见宋六小姐的头一天起,就觉得宋六小姐像他的那只猫,那只除了师傅以外,陪着他的人生最长时间的小猫。

  他刚到龙虎山的时候,除了师傅,谁也不认识,姑姑陪了他两个月也走了,没人跟他说话,他也不跟人说话,师傅在三清殿里主事,他就在殿外蹲着。那时候他也不知道他在盼望些什么,许是在盼着母亲来看他,许是盼望着姑姑去而复返回来同他做伴,他日复一日的等下去,什么也没等到,终于就不等了。

  可他也没有就此沉沦下去,师傅给他找了一只猫,一只腿骨断了,重新被接上了骨头的,走路只能用前头两只脚的猫,它连走起路来都费劲。

  他学着给猫正骨,天天给它上药,头一次见它能一瘸一拐的走的时候下来,整颗心却雀跃的仿佛要飞起来,他的师傅总是擅长用这样的小事来教会他为人处事。

  所以他心里从来没有太多的怨恨,这世上的一切事都是有原因的,发生的都是注定该发生的,他被父亲不喜,可是他还有为了他殚精竭虑的母亲,他从小就懂的知足二字怎么写。

  为着他帮了一次忙就红了眼睛的宋六小姐跟那只腿一好就忙着为他抓老鼠答谢他的猫,实在是太像了。

  他想要陪着宋六小姐一同走出梦魇,一起携手走剩下的路也很久很久了他们都是一样的人,往往其中一方根本不用开口,另一方就已经懂了对方的意思。

  可他从来不敢宣之于口,宋六小姐隐忍自持、敏感细腻,她跟他一样,渴望得到父亲的关爱,却又知道永远不可能得到,于是竖起浑身的刺,不让人看见那刺底下柔软的心。

  何况宋楚宜实在是一只惊弓之鸟,她宁愿自己在深夜里舔舐伤口,也绝不愿意叫人看见她的软弱,他想,一切都要慢慢来。瞒得青卓以为他是个傻的不开窍的。

  可是幸好,虽然慢了些,可是总算来得及。

  他会等,等到宋楚宜从她自己编织的噩梦里走出来的那一天,他相信这一天也不会太远了。

  宋楚宜不知道这片刻的时间,眼前这个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的殿下已经想了这样多,她抬头看着周唯昭,一字一顿的道:“赖大人说虽然后山上那具尸体已经被毁的面目全非,可是他还是隐约猜出了他的身份。”

  锦衣卫做事向来是极缜密的,周唯昭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阳泉隔壁的敬香县有人招待过一行荥阳口音的人,虽然来晋地跑商的人五湖四海都有,可是出手这样大方,完全不像是寻常商人的却少见。何况他们并不做什么买卖,既不是冲着矿来的,也不是冲着敬香县的酒糟来的,这就有些奇怪了。”宋楚宜说的不急不缓:“他们的银票都是同一家钱庄出来的,赖大人稍稍一查,就查到这家银票背后的庄家正是荥阳范氏。大额的银票流通一定要有印鉴,能叫范家放心派来,还给了印鉴的,一定不会是下人,甚至都不会是旁枝若是我跟赖大人没有猜错,这个人,应当是范家嫡支的人。”

  而究竟是谁,派人去荥阳打听打听如今范家少了谁,不就很清楚了吗?

  “这件事不能传出去。”周唯昭看着她接话:“现在还不能,皇祖父如今恐怕对太子有了不满,要是东宫这个时候再出这样的事”

  要是赖成龙把这件事报上去,建章帝对偏心而导致兄弟相残的太子会更加厌恶,这么些年来,建章帝总看在太子病弱的份上对他宽容有加,可是一个帝王的宽容是有限的,扬州弊案跟端王恭王的事已经把建章帝对于太子的宽容用完了。

  “赖大人也明白,这件事,他不会说的。”宋楚宜肯定的迎着周唯昭的目光:“赖大人是个聪明人,知道适可而止四个字。”

  赖成龙固然是建章帝的纯臣,可他也要为自己想,这份发现可不能为他带来什么,除了太孙跟范良娣一系加上太子的厌恶,什么也不能得到,他不会拿这个去建章帝跟前换赏。

  她想了想,又接着说下去:“范家不是一个没有缝隙的铁桶。”

  如果是,当年范家就不会愚蠢的坐看小范氏跟大范氏仇恨越结越深,更不会纵容大范氏步步紧逼把小范氏逼入了死角,他们还没强到那个份上。

  “当年他们自己种下的因,如今也该结果了。”她端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重新看着周唯昭:“想必去了福建的韩止,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

  真是庆幸他们当初没有直接把韩止杀死了事,否则怎么叫范家被扒拉下一层皮来?

  “你打算动范世坤了?”周唯昭有些讶异,他知道韩止去福建有大半的原因是因为范世坤范世坤是范家年轻一辈里最有出息的,有本事也会钻营,短短时间就已经升到了总兵的位子,这个人会打仗也会做人,舍得大把的撒银子,又有太子在后头做后盾,如今紧紧盯着福建总督的位子。

  “说不上我动,是韩止想不想动。”宋楚宜垂下了眼睛:“他去福建算起来也有大半年了,殿下不是一直叫郭怀英盯着他?我听说他投身去做海盗了。”

  而且做的还不差,只比从前叫整个沿海都头疼的王伦差那么一点,他现在已经是王伦的义子了,在海上横行霸道,每次出行还有船队跟从东瀛招揽的倭寇护送,不知道多威风,他现在改了名字,叫韩正。

  韩止这样的毒蛇,他盯住了的猎物是绝对不会松口的,不把猎物咬死,他就会把他自己给逼死,他从一个侯府世子沦为海盗,心里已经对范家恨之入骨,澳门赌博网站:但凡是有一点机会,他都会叫范氏一族粉身碎骨。

  早上好,今天还是老规矩五更,真的尽力啦,等我存一存稿子再爆发继续求订阅求月票,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