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七十一章·喜欢
  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他不会,知道他不会的范良娣那边也绝对不会。老虎已经亮出了尖利的爪牙,就绝对不会空手而归,这一点他跟范家都是有些事虽然不能摆到明面上来解决,可是暗地里却多的是法子。

  叶景宽看着周唯昭嘴角的笑有些莫名,他向来不大能莫得准周唯昭的心思这个小小少年比他小了整整十几岁,跟他的小弟年岁差不多,可是他家小弟透明的如同一张白纸,有什么心思都能叫人一眼看透,周唯昭的心思却如同深不见底的湖水,你透过那碧绿澄清的湖面看下去,自以为能看得清,可是实际上除了水面上那一抹绿,其他更深一点的,半点也不见。

  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恐怕连太子都还没练到这个地步至少太子对太子妃跟周唯昭的不喜就怎么也遮掩不住,太子比起他的这个儿子来,实在是逊色多了。

  周唯昭咳嗽了几声,这几天的休养并没能叫他的脸色好看一些,他仍旧苍白着一张脸,向来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冒出些血丝来,俊逸的脸上还有之前未愈合的伤口。可他说出来的话却一点儿也没因为这些伤而受到影响,他轻轻笑了一声,冲着他的驸马姑父道:“放心吧姑父,不会就这么算了。”

  叶景宽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投鼠忌器,前头还有太子在他看着周唯昭叹了口气:“听公主说,东宫有一位美人怀了身孕”

  太子在女色一道上向来很是克制,他的身体不好,太医跟供奉们都劝他要克制,他为了自己宝贵的性命,也向来做到了,他跟周唯琪都这个年纪了才添弟妹,说起来也不是很难理解的事,因此他也就是笑了一声,这件事带给他的影响并没什么,小孩子要长成还不知道要多久,何况他自己本来就跟父亲不亲近,对他来说,有没有这个弟弟都是一样的。

  叶景宽也知道这个道理,又跟他说了一声之后去拜访拜访赖成龙,这才提脚出门,他转过穿廊的时候正碰上宋楚宜,忍不住就驻了足,等宋楚宜朝他行完礼了,才温和的冲她颔首微笑:“六小姐这是去看殿下?”

  宋六的聪明机智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他越发觉得父亲的眼光很好,可是眼光好是一回事,人家领不领情又是另外一回事,他想到这里,脸上笑意微敛。叶景川这几天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精气神都没了,平日里的活泼全没了踪影。

  他是个男人,只觉得以自家的门楣,当是不会辱没了这位宋六小姐,可宋六小姐就这样干干脆脆的就拒了镇南王府的一片诚心。

  宋楚宜垂下头避过他目光中的一丝怒意,轻声道:“是,外祖母吩咐我过来给殿下送养气丹。”

  叶景宽就顾不上跟她生气了,挑了挑眉问:“养气丹?不是说那个老头子都是随身带着不给旁人的?人找到了?”

  要是找到了太白真人,那周唯昭的病也就能好的快一些,现在虽然神志清醒,可是就跟几位大夫说的那样,就是怕到时候这余毒渗进五脏六腑,日后就麻烦了。

  “还没有。”宋楚宜摇了摇头:“这一小瓶养气丹是我二舅舅寻遍了晋中,才从人手里天价买来的,我先拿过去给胡供奉他们瞧瞧,要是能用,也可以先用着。这样就算一时找不到太白真人,殿下那里也能喘息一阵子。”

  周唯昭就是为了救眼前的宋六小姐才受的伤,宋六小姐跟崔府能有这份心,很好。叶景宽再看了她一眼,跟她擦身而过,走了一小段路以后又回头叫住她。

  长廊上挂满了美人灯,风一吹就都摇晃起来,置身灯海的宋楚宜仰头朝他微微一笑,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是,您说。”

  连叶景宽一时都被这笑晃得花了眼,心里就忍不住叹气,有这样的美貌又有这样的身世,要是他是叶景川,也很难不动心,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看着宋楚宜,伸手掩着唇咳嗽了一声:“我知道六小姐不比一般的闺阁小姐,恕我冒昧多嘴问一声。六小姐为什么看不上我们家小二呢?”

  宋楚宜垂下头,这个问题很难给出个答案,说她不想嫁高门大户,想嫁个人口简单的好好拿捏住丈夫过日子?从前她是这么想过,可是后来周唯昭也说了,这样的日子同她前世又有什么不同?要算计着枕边人的喜好过日子,这又算是什么好日子?

  说她其实很害怕叶二少爷的一片赤诚到最后在岁月的长河里一一消磨干净,怕他得不到相等的回报而厌倦?还是说她其实根本就已经不知道怎么样喜欢人?

  她立在原地静静的呆了一会儿,抬眼看向叶景宽,眼里是一片毫不遮掩的坦诚:“我不喜欢叶二少爷,并不想耽误他。婚姻虽然是合两姓之好,可是互相心悦,才是过好日子的根本。我不喜欢叶二少爷,以后叶二少爷也不会因为娶了我而开心的。”

  她说她不喜欢,叶景宽瞪大了眼睛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好几声才算是缓过了神,然后他再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宋楚宜一眼,随即就笑了:“原来是这样。”他说,想了想又有些疑惑:“宋六小姐跟我说这样的话,不怕我觉得你轻浮吗?”

  世家大族的千金小姐,怎么能这样轻轻松松理直气壮的说什么喜欢不喜欢心悦不心悦?怎么也应该寻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把场面圆的好看一些。

  “驸马不是这样的人,镇南王府一家都不是这样的人。”宋楚宜的声音像是又清又亮的清水,没什么起伏却叫人听的舒服,她摇了摇头看着叶景宽:“我说谎话和场面话就显得虚伪了。不是叶二公子跟您家不好,是我自己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