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六十九章·大胆
  范良娣很快就知道了太子是个什么想法,她伏在地上,一如当初逼死了小范氏之后那样,带着些忐忑跟卑微趴伏在地上,眼泪流了一脸,战战兢兢的肩膀都在发抖。

  太子阴戾又冷淡的目光从头到脚把她扫了个遍,仔仔细细的把她的表情都尽收眼底,然后他忽然嗤笑了一声,用一种莫名轻松又带着些讥讽的语气问她:“你哪里来的胆子?”

  他还以为经过小范氏的事之后,大范氏总会收取些教训,知道他忌讳什么,可是现在看来,大范氏好像还是没有学乖,她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太子的语气越是平淡,就越是叫人害怕,大范氏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闷得她快喘不过气,抿了抿唇终于还是哭出了声:“我我实在是害怕”

  太子轻飘飘的看她一眼,似乎觉得她说的话有些听不懂,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怕?你有什么好怕的?”

  大范氏抬起眼睛看着太子,漂亮的眼睛里溢满了眼泪:“臣妾是害怕太孙殿下这趟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了。殿下他本来就格外的受圣上跟娘娘的宠爱他又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等他回来,圣上和娘娘还不知道要怎么开心。我早已经是殿下他的眼中钉肉中刺现如今是您还在,可是如果有朝一日”

  范良娣垂在身侧的手攥紧了自己薄薄的衣裙,半垂着眼帘一副万般无奈惊恐的模样,背后却已经冷汗涔涔,她说的话句句都是摸着太子的心思,可是太子到底听不听,她没有把握。

  她不敢再说下去了,可是未尽之言却显得意味深长,太子盯着她半响,直到她真的浑身都开始发抖,才把叫人惊恐万端的眼神移开,缓缓的冷笑了一声。

  虽然全都是一派胡言,都是为自己找借口,可是她说的的确有些道理。他的这个儿子,向来跟他不亲,也向来跟他不是同一派,当初扬州弊案的事,是他闹出来想要借机安插自己的人,可是就是这个儿子硬生生的搅黄了。

  他想做什么事,他这个从龙虎山上下来的儿子好似都是不赞成的,他缓缓的抄起旁边的宝象雕花吉祥香炉,忽而狠狠地摔在了大范氏身边。

  香灰洒了一地,残余的香片还在缓缓散发着香味,袅袅升起的烟雾缠绕了范良娣飘散,范良娣几乎被惊得跳了起来,惊恐万端的喊了一声殿下。

  太子这才重新坐回了原位,居高临下的看着范良娣,看着她如同一只兔子一般瑟瑟发抖,脸上还露出了一丝笑来:“范氏是我手里的一把刀,你们范家是我的,这你都知道。”他说着,见范良娣抖得像是秋风里的树叶,声音更加阴沉了几分:“你动了我的东西,你拿我的刀去杀我的儿子你好啊”

  他像是抓住了老鼠的猫,把老鼠反复的放了又用爪子扒拉回来,直到把老鼠扒拉的半死不活了,才住了手。

  “你回去吧,你猜的很对,这件事不能传出去。”他站起身,就像是一个已经餍足了玩够了的孩童,挥了挥手带着些阴鸷,又带着些警告:“我知道你们已经付出了代价。”

  范良娣抬起头看着他,尖利的指甲已经把手心抓的血肉模糊,咬着唇很是不知所措。

  “你的心思向来活泛,可是也太过活泛了一些。”太子继续不冷不热的朝着她说话:“你怎么就能确定,我会因为厌恶卢氏,而想我自己的儿子死呢?”

  大范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太子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话把她打的有些懵,她根本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又要做出什么反应。

  直到回了自己的寝殿,她还是觉得头昏沉的厉害,房嬷嬷一伸手探她的额头,就惊呼了一声:“烧起来了快传太医!”

  周唯琪也没料到母亲去了一趟父亲那里就成了这副模样,本来就已经忐忑至极的心就更是皱成了一团,面色沉重的问她:“是父亲知道了这事,太过生气了吗?”

  范良娣到了这个时候反而已经冷静了下来,她知道太子生气的地方在哪里,他气的是觉得范氏没有掌控在他自己手里,气的是她擅作主张,他向来极不喜欢别人沾惹他的东西。

  得缓一缓,不能再继续动作了,如今范氏一族恐怕在他心里也挂上了号。这件事,是她太轻率了,只想到了周唯昭不受宠,却忘记了太子如今还要靠着他缓和跟建章帝的关系。

  最要命的是,太子把范氏一族当手里的刀,如今发现自己手里的刀别人也使唤的动,他心里对范家还有对她,恐怕如今都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了。

  “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大范氏握着他的手摇了摇头:“你不必管。”她说着,看着儿子皱紧的眉头又轻声叮嘱:“也不用太担心,至少这事儿你父亲绝不会容许传出去你趁着这个功夫,去皇觉寺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然后问问他们今后打算怎么办。”

  周唯昭或许拿她们没有办法,可是回来以后是决计要抓着皇觉寺不放的,以他如今得宠的程度,他要是想为自己的伤找个说法,建章帝不会不容许他深究。

  周唯琪知道这件事耽搁不得,早先就已经先行一步派了钱应去了,如今听范良娣这么说,就忙应她:“这个我知道,早已经使了钱应去了。晚些时候我亲自去见一趟元空大师。”

  皇觉寺虽然没把这事儿办成,可是却也没有给周唯昭那边留下把柄,而且他们手里也不止晋地这一块势力,最重要的是,皇觉寺是如今除了范家之外周唯琪拥有的能绝对供他驱使的助力,这个助力要是能长长久久的留着,当然长长久久的留着才是最好。

  范良娣松了一口气,这才面色发白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