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六十七章·噩耗
  房嬷嬷到底没忍住惊慌的回来报信,说是太子吩咐把人给投进慎刑司了,她含着止不住的担忧看着范良娣:“若不然,娘娘还是去问一问?别到时候殿下迁怒了您”

  范良娣没心思现在去打扰太子,倒竖了柳眉有些烦躁:“都说了不必去不必去,嬷嬷是老糊涂了听不懂人说话了吗?”她顿了顿,看着房嬷嬷诧异的脸色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里的烦躁:“殿下的身体你不是不知道,闹了一天了,再不叫他好好歇息歇息,他才是真的要生气呢,这些我心理都有数,嬷嬷尽管放心吧。”

  房嬷嬷倒是想放心,也得她能放得下才行,这可不是小事啊,要是太子真的听了太子妃的话,觉得行刺太孙是她们这边动的手脚,派人来查可怎么办?

  范良娣根本没心思管这些,太子的心思她最清楚,只要现在太子不怀疑是她动了皇太孙就算是察觉出是她动了皇太孙,只要皇太孙是真的死了没救了,他也不会闹出来的。她实在太了解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了,不管谁都没有他自己重要。

  这件事要是闹出来,东宫失和,太子宠妾灭妻的事就会翻出来暴露于人前,太子不会这么蠢,他也不会舍得范家这把好刀。因此她是有些有恃无恐的。

  天色已经晚了,王侍郎家里在通州,平时为了传信方便又不引人注意,齐嬷嬷也是住在王侍郎通州的老宅里,这么远的路,她大概是今天不会来了,范良娣忍不住有些暴躁阳泉的急报都送进京城了,没道理得手了之后皇觉寺跟范家不来消息

  她正这么想着,想什么就来什么,外头就报说齐嬷嬷到了,她登时就笑了,眉目间的烦躁一扫而空,立即吩咐把人请进来。

  齐嬷嬷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她透过范良娣的眼睛,看到了自己尸白的脸,闭了闭眼睛缓了缓神才敢告诉范良娣:“娘娘出事了”

  房嬷嬷的眉心又跳了跳,最近她的眼皮总是跳的格外厉害也格外叫人心慌,她伸出手沾了点口水涂在眼皮上,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一旁。

  大范氏的眼睛也跳了跳,里头有一簇一簇的火苗,她嘶哑着声音问:“怎么样,成了吗?”

  她当然知道是出事了,要是没有出事,今天太子跟太子妃也不会被叫去一整天,东宫也不会紧张成这样,问题是,事情究竟到了什么地步,周唯昭到底是怎么样了。

  范良娣好似是没理解自己的意思,齐嬷嬷飞快的抬起眼睛看了范良娣一眼,噗通跪在了地上,尽量缓和着声音告诉范良娣:“太孙殿下受了伤他早就已经知道詹事府出了内奸,特意利用内奸传了错的口信”

  范良娣的脸色陡然阴沉下来,心里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静了警扬了扬下巴示意她继续说。

  “总共有三条路,三条路上都埋伏着锦衣卫跟周守备的亲兵”齐嬷嬷的声音开始发颤:“太孙殿下自己却逼问出了咱们的人的藏身之处,带人围住了那里”

  这个祸害远比他的母亲要狡猾得多,范良娣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恨不得把周唯昭拆皮剥骨,她默了默,面上却仍旧没什么表情的问:“然后呢?”

  “咱们荥阳那边去的人太多,不能被抓,一旦被抓,就算是老家奴,恐怕在锦衣卫手里也熬不下去会吐露出些不该吐露的话来何况他们就算是不吐露,荥阳口音也是变不了的”齐嬷嬷趴伏在地上已经开始瑟瑟发抖:“所以皇觉寺的师傅作主,把他们通通一把火烧了”

  道理范良娣当然知道,那个情形下这样做也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她吐出了一口气,觉得心里闷得有些难受:“受伤?伤的怎么样?”

  不管怎么样,付出这些代价都是值得的,那个被逼着吐露消息的蠢货最多也就只能做到吐出皇觉寺的人了,他是没那么大胆子敢攀咬出自己的,他还有家小呢,知道该怎么做。只要周唯昭死了,只要他死了,这些代价就通通都是值得的。

  齐嬷嬷的头压得更低,心想她家良娣娘娘还是没能彻底弄清楚情况,她不敢再打马虎眼了,老老实实的告诉她:“没什么大事赖大人跟驸马救的及时,就是受了些伤,有胡供奉随身伺候”她看着范良娣猛然阴沉下来的脸色,鼓起勇气接着道:“在驿站休息了一晚就回晋中了,在晋中崔府养伤,听说还去请了太白真人,太白真人是民间都流传的再世华佗”

  这样都没死,范良娣的脸色难看至极,闭了闭眼睛缓和了心里喷涌而出的怒气,冷淡至极的问:“既然没事,为什么不早些来报消息?”

  早些告诉她,她也就好早些做好准备,也不至于糊里糊涂的以为事成了。

  齐嬷嬷话里带着些哀戚的告诉她:“娘娘二爷没回来”

  没回来?房嬷嬷震惊的瞪大眼睛,本能的去看范良娣,这没回来三个字可真是意味深长,她的一颗心都不知不觉的悬在了半空,扑腾扑腾跳的厉害。

  “二爷他他死在了那座山上”齐嬷嬷的声音渐渐低的几乎听不见:“是皇觉寺的师傅动的手,实在是没有办法二爷的脸也被划花了,就是怕锦衣卫跟驸马查出些什么来家里乱了一阵,送消息就有些晚了”

  居然是真的死了?周唯昭没事,皇觉寺跟二哥失手了,填进去了那么多人不说,连二哥也死了?!范良娣端坐在榻上,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五章送上,是过渡章节不过也有隐藏信息,大家看的开心,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