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六十五章·怨侣
  他原本已经要去范良娣那边的腿拐了个弯,拐去了太子妃住着的鸣翠宫。鸣翠宫掩映在重重花树里,在这样明亮的月色里,风一吹就扑簌簌的漫天的飞起花瓣,屋顶上的琉璃瓦也在月色衬托下正闪闪发光,把这座宫殿衬得像是水晶宫一般。

  事实上这样金碧辉煌的太子妃正殿,也的确跟水晶宫一样冷清,太子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多长时间没有踏进过这座宫殿了,他绕过廊下摆放的两座黄花梨满雕宝塔宫灯时带起一阵风,宝塔宫灯上缀着的小铃铛纷纷作响。

  陈嬷嬷跟湘灵迎出来,脸上皆是掩不住的震惊向来要被皇后打一鞭子才进一次太子妃寝宫的太子竟然破天荒的无声无息的就来了,她们难免担忧起早前太子妃捆人送去给太子处置的事,生怕太子这是秋后算账来的。

  太子妃倒是镇定许多,垂着眼帘坐在太子下首,自然而然的吩咐人去沏茶,然后就坐成了一座泥塑的菩萨一搬,再也不说不动。

  她记得从前自己不是这番冷淡的模样,年少的时候内心总是柔软的有一团火,就算被逼无奈嫁了自己不喜欢的人,她也从没想过自暴自弃。她想着嫁给太子以后一定要克尽己任,一定要做一个好妻子,一定要跟太子一起走完剩下的路。

  她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忐忑,可是转眼就被太子的冷淡碾碎成灰人的心不是铁做的,她以为她努力一些,再努力一些,总能填平太子心里的沟壑,可是到底是她太天真了。她被逼得一退再退,直至无路可退。

  姑姑是她的姑姑,可是也是太子的母亲,说的多了惹儿子不快,也就渐渐不说了。她渐渐看清了形势,看清了太子眼里隐隐闪动的厌恶和疏离,终于开始学会死心。

  从前也是不平的,也跟一般的女人那样,拢不住丈夫的心就怪狐狸精,怪那些女子有狐媚惑上的手段,可是到后来经的事多了,想的事也多了,才觉得天下女子何其无辜,花心的不过是男人而已,他但凡稍微尊重她一些,就算不爱她,也敬着她,她也不会被逼到那个境地,儿子也不会被迫去龙虎山呆了七八年。

  范氏的嚣张不是范氏的能耐,全是他在背后纵容出来的结果。

  思及此,她抬眼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眼圈乌黑的太子,心里漫上了一丝冷笑。眼前的这个人谁也不爱,除了他自己。

  太子等了半响,也没听见太子妃说一句话,只好自己先开了口:“你要发作哪些人就发作,绑到我那里做什么?”

  他先开口,就觉得先失了先机,在这个青梅竹马的小妹妹跟前漏了怯,猛地咳嗽了几声,苍白没有血色的面上染上了一点红晕。

  他不喜欢卢氏,从小就不喜欢,他之所以一定非要卢氏不可,不过是因为恭王非要卢氏不可而已,年少的时候总是这样意气,别人手里的花,总是最漂亮的那一朵,可是等到手了,侍弄了几天又觉得厌烦了。连看也不愿意再看一眼,扬手就扔在地上随意践踏

  “殿下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太子妃的脸在灯光映衬下白嫩如玉,向来平静无波的眼睛闪烁着愤怒与鄙夷:“殿下也不是没派人跟着去阳泉,阳泉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殿下不知道吗?”

  有些遮羞的布一扯就没了,素日华丽的袍子一掀,里头早已经腐烂不堪。

  皇太孙去阳泉平乱,他这个当父亲的太子当然于公于私都要派人手帮衬,詹事府的好几个詹事和幕僚长史都被派去了,这些人是固定会传信回来的。

  太子早就已经先急报一步知道了周唯昭遇刺受伤的消息,也知道詹事府去的人里出了内奸,他只是没去查而已。

  太子抬眼看着她,她跟多年前并没什么两样,岁月并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他心里又隐隐的有些不平她的身体这样好,她们这些人一生下来就有他梦寐以求的健康身体。而他,虽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却活的胆战心惊。

  他的思绪顺着这一点飘了很远,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对上太子妃的眼神笑了笑:“父皇跟母后都很担忧唯昭的身子,已经派了最好的供奉跟太医赶去。你要是有什么东西跟人要送过去的,趁着这个时候收拾收拾,明天一早就派人上路吧。”

  陈嬷嬷跟湘灵在旁边听的简直胆战心惊,这两个人在一起说话,不是剑拔弩张就是冷嘲热讽,好多次她们都担心太子一怒之下会跳起来把太子妃给掐死。

  可是这次到底没能吵的起来,太子妃已经心如死灰,半垂着眼帘低声应了一声是至于那批人怎么处置,西边那边是个什么说法,她知道这些都不是她能过问的了。

  太子直到走,也没碰一碰桌上的茶,太子妃自己也没往那里瞥一眼,轻声冲陈嬷嬷吩咐:“把茶撤了,垫子也都换了吧。”

  陈嬷嬷心里有些难过,哎了一声叫人收拾了,抓着太子妃的手长长的叹了口气:“您把心放宽些这也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现在咱们什么也别求,只要太孙殿下好好的日后您也就算是熬出头了”

  是啊,碰见这样冷心冷血的夫君,也是没办法的事,太子妃半阖着眼睛,轻飘飘的拍了拍陈嬷嬷:“放心吧嬷嬷,我已经不难过了。”

  这些年,她但凡心要是不宽,也不能活到现在。说心里没有怨恨是假的,不喜欢她,却又非要把她从枝头上摘下来扔在脚下,太子厌恶她,她也不是不厌恶他。

  陈嬷嬷不敢再劝,心里堵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好好的日子,太子非要把佳偶变成怨侣,这份阴沉的心思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