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六十一章·开窍
  是真的用心良苦,桩桩件件能替她想到的事情都先替她做到了,如今就是轻罗跟含烟,也由他扮了红脸送到了她身边,经过他这番软硬兼施的敲打,自己送的这份人情已经足够把这两个已经跟惊弓之鸟差不多的丫头收入麾下。

  宋楚宜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发慌,这样的慌张感就和之前叶二对她释放善意的时候一样,让她忍不住的就想拍飞别人递来的东西往后缩。

  她觉得心里头有些乱,拢了拢衣裳坐在床上半点睡意也没有,直到轻罗送了熬好的鲜奶薏米粥进来,她才回过了神。

  “咱们是临时过来的,驿丞他们都乱成了一团,把能找到的东西都找出来孝敬了。”轻罗替伺候她下了床,又笑:“姑娘累了一天,吃饭怕是吃不下,我就特意叫人去挤了些奶,熬了薏米粥,姑娘尝尝使得使不得。”

  一旦尽心去做,哪里有什么是做不好的?宋楚宜喝了一口,就笑着夸她:“又香又甜,很好喝,是不是把你为难坏了?”这里毕竟只是驿站,不是崔府,材料就算好备,碳跟家伙肯定也是不趁手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到这个样子,可见是用了心了。

  “并不为难。”轻罗认真恭谨的站在一旁,鼓起勇气来抬头看着宋楚宜:“这些原本就是我等当下人的该做的。”她看宋楚宜脸上带笑,神情很是温和,就继续道:“姑娘从此以后我们一定会用心当差,也请姑娘不要因为之前的事对我们有芥蒂”

  是个聪明的丫头,知道自己把脓疮明明白白的挑烂了,让它结疤,而不是任由这个脓包长下去流脓化血。宋楚宜放下了碗,也真心实意的冲她笑了笑:“我若是心里还有一点芥蒂,就不会留你们下来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我心里不会有疙瘩,你跟含烟也千万不要多想,至于其他的,日久见人心,我们长长久久的相处,自然就都明白了。”

  青莺在外头敲了敲门,说是赖成龙赖大人赶来了,此刻正带着晏大夫跟胡供奉赶去了太孙房里,问她要不要一同过去看看。

  她没有犹豫的就起身看了轻罗一眼,轻罗把她那件宝蓝色织金双闪斗篷翻出来替她披在身上,退后了几步替她整理了一下毛锋,落后一步跟在她身边。

  虽然已经是四月中了,可是每逢早晚凉风一吹还是有些冷,宋楚宜拢了拢身上的斗篷,绕过院子穿过走廊,就瞧见了叶景川。

  叶景川已经连忙迎了上来,迎上来又自己朝后头退了几步,像是生怕唐突了人,镇定了好一会儿才问她:“身上的伤好些了吗?待会儿也请晏大夫跟胡供奉去给你瞧一瞧,从跑得那么快的马车上摔下来,可不能不当回事。”

  叶景川面对宋楚宜的时候总是不自禁的有点拘束感,许是她的眼睛向来清澈的有些过分,他在那双眼睛的逼视下时常觉得自己的心思跟想法都无所遁形的被她看了去,就越发的心里发慌,一发慌就失了分寸。就像是刚才长安提醒他他才想起来,女孩子家说自己没事,未必是真的没事,要是真没事,为什么青莺还要叫婆子去驿丞那里要伤药呢?

  他有些窘迫的垂着头,似乎是觉得自己做错了多么了不得的事:“是我太粗心了,从马车上摔下来,怎么可能没有受伤”

  宋楚宜面对别人的好意的时候总是容易无措,现如今听他这么说,自己也忍不住退后了一步摇摇头:“是真的没事,二公子不必自责。”

  叶景川不仅仅是自责而已,他还很有些难过救了宋楚宜的不是自己,而是已经受了伤还需要休养的太孙,他虽然知道这两个人之间坦坦荡荡,可是心里总归觉得意难平。

  叶景川往前又走了两步急急忙忙的出声喊住宋楚宜,等宋楚宜回过头来看他,才又紧张得垂下了头,过了许久才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鼓起勇气抬眼看着宋楚宜:“六小姐我”

  宋楚宜耐心的等了一会儿,见他面红耳赤的张口似乎要把话说出来了,才缓缓的摇了摇头:“二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无功不受禄,而且男女有别,我的伤就不劳二公子费心了。”

  叶景川再蠢,也能听出宋楚宜话里的意思,他其实知道宋楚宜对他并没有自己对她的那份心意,可他总想着两家毕竟门当户对

  宋楚宜转过身松了一口气,刚才听见周唯昭处置轻罗跟含烟的那份害怕紧张心慌跟刚才要听叶景川表白时的害怕如出一辙。

  她之前在周唯昭面色惨白的不断流血时候的那份心慌跟心悸,应该也是同她对叶景川的感觉是一样的他们帮她太多,对她太好,她怕没办法偿还这份恩情罢了。

  晏大夫跟胡供奉正商量着给周唯昭用药,两个人面上神情都不大好看,赖成龙从太孙房里出来,对着宋楚宜点了点头:“我去安排安排,明天一早就启程回晋中,越早越好。殿下的伤耽搁不得,还是得尽快赶回去。”

  这里缺医少药的,又不尴不尬的正好是两个县的交界处,安全也不好保障,要是再闹一出刺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宋楚宜知道赖成龙的意思,她只是忽然有些悬心周唯昭的伤势之前晏大夫跟胡供奉就再三交代过要周唯昭好好休养,可现在这么一闹,别说休养了,周唯昭身上简直就是伤上加伤赖成龙现在又这样说,可见伤势又加重了

  她步子加快了些,进了亮着灯的房间,一抬眼就对上周唯昭含笑的眼睛,那一刻她忘记自己刚刚才为觉得是因为愧疚才心慌而松了一口气,不自觉的迎着他的视线微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