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六十章·收服
  轻罗顺从的停住了磕头的动作,抬起眼睛看了一眼趴在榻上的宋楚宜她脸上还有被风刮过的红痕没有散去,一双眼睛却亮晶晶的亮的出奇,上挑的眼角笑起来的时候好似能弯成新月,里头似是盛着漫天的星辰。

  难怪殿下对她如此特别,叶二公子也这样喜欢她,这样冷静睿智偏偏又长得这样好看的姑娘,上哪儿恐怕也找不出一个相同的来,光是这份独一无二,就足以吸引人了。

  她想起之前殿下难得的冲她们发的那通脾气,脸色又衰败下来殿下是真的生了气,从小到大,她还是头一次见殿下这样生气,气的连惯常的笑意也不愿意再使了,冷冷淡淡的叫她们收拾东西回龙虎山去。

  她想起当时周唯昭的冷淡脸色跟态度,一腔心思瞬间就灰了从前下山之前的时候,师傅师母也不是没有告诫过,说她们总该要记住自己的本分,做好周唯昭吩咐的每一件事。

  可周唯昭吩咐他们的事实在是与她们预想之中的不同,他连反应的时间也没给她们,就把她们送去给了宋六小姐使唤,虽然心里知道这也是命令,虽然知道已经换了新主人,可是心里头的那丝念想却还是时时刻刻盘亘在心口她们毕竟还是念着原主的。

  这回周唯昭一生气,她其实就已经明白了自己跟含烟错在哪里,她们或许是离开殿下太久了,久的已经忘记了殿下的脾气,殿下既然说让她们从此把宋楚宜当作主子,就不会再存把她们要回去的心思,而她们这次瞻前顾后,在殿下跟不会武功之间的宋六小姐之中选了殿下,害的宋六小姐险些殒命,已经触及了殿下的底线。

  周唯昭或许仁慈,可是向来是有原则有脾气的,否则也不能再从龙虎山上踏入京城,稳稳的站到了如今的位子,在太子的不喜跟范氏的威压之下还能来阳泉平乱。

  她知道周唯昭不是跟她们说笑,当时就磕着头认了错。周唯昭让她们回来跟宋楚宜说,她们已经是宋楚宜的人,就没有他来代为教训的道理。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要是宋楚宜不原谅她们,她们就没有别的路走,只能回龙虎山。

  她再次深深的磕下头去,澳门赌博网站:眼泪顺着地砖的缝隙渗进地里,很快就没了踪影:“是我们对不住姑娘请姑娘责罚”

  宋楚宜其实很明白轻罗跟含烟的这份心思,她们两个原本是龙虎山上精心训练出来预备服侍周唯昭的道兵,可想而知她们一贯以来就认定了周唯昭,周唯昭把她们送来服侍自己,原本对她们来说就是一种为难跟折磨。

  她也向来没有预备把轻罗跟含烟永远带在身边在她的认知里,以为顶多也就是忙过晋中这一段日子,等回了京城,周唯昭就会重新把她们要回去的。可是现在看来,却好似不是这样她抬起眼皮看向这两个磕头如捣蒜,放下了素日傲气的姑娘,轻声叹了口气:“起来吧你们没有对不住我,我还要多谢你们”

  她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对轻罗跟含烟的选择一丁点的怨气都没有,只觉得庆幸,她微微一迟疑,就问她们:“是殿下说了什么?”

  轻罗跟含烟的动作都是一滞,眼泪也都停了,轻罗咬了咬牙,忍住哽咽尽量平缓着声音点了点头:“殿下说,姑娘才是我们的主子,要是姑娘说原谅我们今天背主忘恩,他没话说。若是姑娘厌弃我们,就送我们回龙虎山”她说着,又想起当时尴尬还有羞愧的难堪情景,脸上不自觉的烧红了一片,眼泪又落了下来。

  青莺却站在旁边轻哼了一声,轻罗跟含烟服侍也不是不尽心,可是到了紧急关头就毫不犹豫的抛下宋楚宜去顾周唯昭,险些害死了宋楚宜,这一点总叫她耿耿于怀,从前面子上互相还过得去的那几分情,如今也全没了。

  他竟然这么说他当初送轻罗跟含烟给她的时候,就从没想过再把轻罗跟含烟要回去,他是真真正正觉得她身边该有两个身手不错的丫头护着她的安全

  从来没有人这样待她,替她把万事都打算周全,她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通通都顾到,宋楚宜又觉得这份好烫手,又觉得自己实在有些犯蠢,居然连人家的好意也要这样久才反应过来,之前还心安理得的享用了这样久。

  她心里有些慌,睁着眼睛出了半日的神才算是反应过来了,转头看着轻罗和含烟笑了笑:“那你们是想继续留在我身边,还是回龙虎山去?”

  轻罗跟含烟对视一眼,恭恭敬敬的重新给宋楚宜磕了头,这回没再哭,斩钉截铁的说要留在她身边:“日后我们就只是姑娘您的丫头”

  她身边的确需要两个会武功的丫头,眼前这两个是从小就练武功的,难得的是对世家大族的规矩也都很明白,又会药膳,更是周唯昭的人,宋楚宜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你们就留下吧。”

  轻罗跟含烟不自禁的都舒了一口气,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后怕又欣喜的站起身退到一旁。

  青莺也知道宋楚宜的心意,她跟着宋楚宜久了,宋楚宜的性子多少也能摸得清楚,见宋楚宜这样说,就不客气的吩咐轻罗跟含烟下去给宋楚宜熬些米粥,折腾了这么久了,还没用上一点东西呢,铁人也经受不住。

  等轻罗跟含烟下去,她就继续耐心的替宋楚宜上药,一面低低的叹了口气:“殿下也是用心良苦了,轻罗跟含烟要是真能踏踏实实的呆在姑娘身边,姑娘也多了两个助力。”毕竟有武功这一项就实在是难得至极了,伯府当年的老家将的孙女儿里,也挑不出一个会武功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