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五十九章·请罪
  轻罗跟含烟谁也没功夫去顾那个策马赴死的怪人,注意力全在周唯昭苍白的脸上,借着尚未完全黑下来的天色看了一眼周唯昭的脸色,就失声喊了一声殿下。

  周唯昭原本就受了伤,在阳泉昏迷了好几天,后来好容易解了毒,可是就跟晏大夫和胡供奉说的那样,一定要小心保养,否则也不会动回晋中去休养的心思了。可是现在他这副模样,分明就是拼了命,用过了武功又牵动了伤口了,她们两个人惊慌失措的扑上去,幸亏都是随身带着金创药等止血的药物的,此刻就不要钱似地往周唯昭的伤口上倒,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葫芦瓶来,倒出几颗养气丹先给周唯昭服下。

  叶景川已经着急的奔上来看宋楚宜的情况,刚才宋楚宜的马车已经撞在了山壁上撞的几乎粉碎,他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此刻见宋楚宜虽然有些狼狈,钗环也散了衣裳也有些乱,可是却并没有受什么伤,就轻轻的吁了一口气,焦急的问她:“六小姐,你有没有受伤?”

  其实手肘还有背上都已经被磨破了,可宋楚宜忍着痛摇了摇头,见宏发随后也跟来了,就指着前面那座断崖:“刚刚那个刺杀殿下的人从这里跳下去了,你们快去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总要确定三难是生是死才安心,这个小和尚的心肠实在是狠毒的超乎了她的想象。

  赖成龙素日都对这个六小姐极为和善,宏发作为赖成龙的心腹,听宋楚宜这么说,也干脆的应了声是,立即派了人去搜寻,又道:“待会儿再多添些人手,就算是把这里全都翻过来也要把人找出来,就像是六小姐您说的,一定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宋楚宜回头去看周唯昭,周唯昭也正看着她,漆黑如点墨的眼睛里氤氲着一点儿笑意,如同天上最亮的星辰:“你没事吧?”

  这还是他叫她放手之后跟她说的第一句话,语气一如既往的沉稳,却带着诚意十足的关心,这是除了她的兄长和祖父弟弟,唯一一个在这样的危急关头还愿意舍弃自己的性命来伸手拉她一把的人,她心头的那点忐忑和不知道该如何报答还人情的那点担心立即就消失了,她轻轻摇了摇头:“没事,好的很。”

  青莺却看不出宋楚宜好在哪里,雪白细腻的脊背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大小伤口,甚至还有嵌在里头的小石头,她忍了又忍也没忍住,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简直内疚欲死:“姑娘,是我对不住你,是我没用要不是我没拉住,那马车也不会跑了”

  天色已经晚了,他们一行人又都伤的伤累的累,实在不适宜继续赶路,投宿在了路旁的一座驿站里,房间早已经被布置了起来,铺盖也都是宋楚宜惯用的,她趴在床上由青莺上药,缓缓的摇了摇头,轻声安慰她:“傻丫头,这哪里是你能控制得了的?当时那些疯马冲出来,又有死士缠斗士兵,分明就是三难故意的。你怎么防也防不住的。”

  她也是后来听青卓跟含锋说起来才知道,周唯昭在追来的路上已经被三难在肩上用他那串硕大的佛珠狠击了一下,恰好就在之前中箭的地方,她的马车之所以越跑越快颠地那么厉害,也是因为三难不断用小石子击打马屁股刺激它的原因。

  三难打的就是叫宋楚宜跟着马车一起摔下山崖或者冲向山壁粉身碎骨的主意,周唯昭后来才叫青卓跟含锋先扑上去缠住三难,自己忍着胳膊上的伤来救她。

  青莺深呼了一口气,才颤颤巍巍的拿着小镊子替宋楚宜把小石子一点一点的拔除干净,又拿热毛巾先替她把伤口都清洗一遍,这才给她上药。

  一面上药,她心里又忍不住对轻罗跟含烟起了怨气:“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谁的丫头,就算殿下是她们的原主,可也不至于就看不见姑娘您身上的伤吧就这么一路上让您这样伤着回来又吹了这样久的风,要是到时候伤口发炎,或者是着了风烧起来可怎么好?”

  宋楚宜却一点儿怨气都没有,甚至还有些庆幸轻罗跟含烟还更重视周唯昭一些,要不是她们随身带着金创药跟那些养气丹,也不知道周唯昭能不能坚持神志清醒的回来。

  她还没来得及跟青莺说,就听见外头轻罗跟含烟的声音她们之前不放心,一路上都跟在周唯昭身边端茶递水,后来就算回到了驿站也是一直跟着周唯昭,回来了之后就不见了踪影,青莺会这样生气,也是因为这一点。

  开了门,没等青莺发作几句去去心里的怒气,轻罗跟含烟就面白如纸的跪在地上,这里不是崔府,地上没有铺地毯,是硬的不能再硬的方格纹青砖,她们两个跪下去,宋楚宜就清晰的听见了膝盖触地的清脆的声响。

  “是我们没有护住六小姐请六小姐责罚”轻罗脸色惨白,眼里含着眼泪却一滴也不敢掉下来,以头触地一个个的头磕的极实诚,很快额头上就青紫一片。

  青莺咬着唇看她们两个,目光里带了些震惊,也有散不掉的怒意,的确是轻罗跟含烟没有上心,她们两个一心都放在周唯昭的马车上了,在那样的情形下,要是她们两个尽了全力只保宋楚宜,宋楚宜的马车是不会至于失控跑出那么远的。可那个时候她们根本没顾上宋楚宜,至少也不是全心的去顾着宋楚宜,而是一心都扑在了周唯昭身上,才让宋楚宜吃了这样的苦。

  含烟没有轻罗那样干脆,豆大的眼泪已经溢出眼眶,有些麻木的跟着轻罗不断的磕头。

  宋楚宜被她们两个一进来就不断磕头请罪的一番折腾闹的有些头晕,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立即叫住了她们:“好了,再磕下去,石头也要被你们磕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