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五十八章·自尽
  周唯昭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澳门赌博网站:用他那只曾经被毒箭射伤过的,如今也尚未好全的胳膊,紧紧的拽住了宋楚宜。他闷哼了一声,双腿紧紧的夹着马腹,左手按住右胳膊,猛地把宋楚宜提起来放在马上,额头上早已经渗出了冷汗。

  晋北的风扑面打在脸上,像是有无数小刺刺进了皮肤里,疼的宋楚宜半天后才算是缓过了神,她有些吃惊的盯着自己的手,不明白为什么能对周唯昭做到这样毫无原因毫无保留的信任。

  她不是不记得怎么信任人,上一世固然受尽了信错人的苦楚,得到了刻骨铭心的教训,可是重生以来,她一直很努力的去相信对她释放善意的人,祖父、祖母还有舅舅跟大哥,她一直很努力的说服自己要相信他们。

  可他们是她的亲人,周唯昭于她而言却什么也不是,她却一点儿也没有怀疑过他的话,如今生死关头,他让她松手,她毫不犹豫的就松了,尽管知道极有可能就掉下马车摔得头破血流。

  宋楚宜并没时间再继续深究这里头的原因,周唯昭已经松开了缰绳,勉力的勒住了马,率先跳下了马,然后才伸手来拉宋楚宜。

  有丝丝的猩红从他的右胳膊处冒出来,宋楚宜眼尖的一眼看见,轻呼了一声,就眼睁睁的看着周唯昭似乎脱力的坐在了地上,她顺着周唯昭手的力度蹲下去,这才发觉周唯昭背上手上都有伤痕,他穿着的还是绛紫八宝团纹的的袍子,血冒出来也只是黑漆漆的一片,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他刚刚伸手来救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受伤了

  她刚才悬在生死之间,几乎都忘记了,眼前这个人也是受了重伤才休整了没几天的,她看着他苍白的脸和干燥的嘴唇,再看看他肩头上不断往外渗的血,头一次觉得有些惊惶无措,又有些心慌意乱。

  她向来觉得这份人情她是还得上的,可是这样的救命之恩,怎么还?

  晋地的风实在太干燥了,她刚刚又在车厢里撞的厉害,现在松散下来才察觉到自己也满身是伤,脸上也刺痛得厉害,可她暂时还顾不上这些,周唯昭的胳膊还在流血,她极力稳住心神,一贯刻意压得有些沉稳的声音终于变了腔调:“殿下,我带您回去!”

  就在这时,有疾风从背后刮来,宋楚宜发烫的耳朵几乎似乎已经被那阵风波及了,她没来得及回头去看看端倪,就被周唯昭猛地伸手一拉,然后就地滚了几圈,她急急的回头一看,就见三难形如鬼魅的出现在她身后刚才那阵风,就是他扑到面前来带出来的。

  青卓跟含锋动作也极快,一左一右的飞扑上来缠住三难,这个小和尚也不知道是怎么养的,年纪分明比青卓含锋还小上几岁,可是一身的武功却练得极好,赤着脚,可那脚踢在人身上就好似是钢筋铁骨一般,力气大的惊人,青卓肩头上挨了一脚,只觉得像是撞上了铁板,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喉咙里发痒,张口就吐出一口血沫子来。

  三难的目的并不是他,手腕间缠绕的硕大圆润的佛珠被他捏的几乎要变形,他忽而转身直朝地上的宋楚宜跟周唯昭扑过去他已经暴露了身份,今天要是不把这四个人通通杀死在这里,皇觉寺豢养端王死士的罪名就足以叫皇觉寺所有人遭受灭顶之灾,师傅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一定不能败在他手上。

  周唯昭反应极快,见他转身的同时已经尽全力的腾身跃起,三难的的掌风到时,他堪堪弯腰避开,像一条鱼一样滑到了三难背后。

  含锋已经在周唯昭的示意下护在了宋楚宜跟前,手里握着剑,脸上神情凝重眼前这个小和尚真的有些邪门,这一身的功夫竟比他们这些从小就在龙虎山上练武的道兵还要精萃。偏偏现在殿下还受了伤,又有一个不会武功的宋六小姐在

  好在场面也并没有僵持太久,三难也自知已经没有时间了,要是等追兵追上来,他就算武功再厉害,毕竟三拳难敌四手,只能趁着现在速战速决。

  他朝着含锋扑了上去,招式狠辣招招都是杀手,尤其是那双脚,蹬在人身上的时候仿佛有千斤重,含锋以轻功见长,可是在这个小和尚跟前也是避无可避,根本招架不住。

  周唯昭跟青卓一左一右的攻上去,三难只好又调转回头去对付周唯昭跟青卓,他虽然知道周唯昭是会武的,却没想到中了毒还受了伤之后他还这样能打,一时一下子要应付三个人,就有些吃力。

  就在这时,后头叶景川也带着人赶来了,远远的看见周唯昭跟宋楚宜,先喊了一声。

  三难回头看见他,面色陡然灰败起来,他原本已经把宋楚宜跟周唯昭单独引出来了,要是他的人手再多一些,折在那三条路和庙里的人再少一些,现在就已经成事了。可惜独木难支,可惜功亏一篑神佛要这样,他也没有办法。

  他抬起了手,周唯昭的剑一下子就刺进了他的胸口,他却并不是伸手去挡,而是去划自己的脸,一下一下极为用力,片刻之后他的脸就已经是血肉模糊。

  然后他挣扎着后退开来避开了周唯昭的剑,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骑上了刚刚青卓来的时候骑着的那匹马,一往无前毫不犹豫的跟马一起跳下了山崖。

  这变故也就发生在片刻之间,谁也没想到他忽然会自残,青卓跟含锋手上动作就慢了一点,这一犹豫的功夫,三难跟那匹马已经一起消失在他们视线里了。

  随后赶来的叶景川也把这一幕看在眼里,惊得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直到三难终于连人带马的消失,他才急急的想要冲过去看一眼。

  还是一次性放五更,老规矩,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