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五十七章·信任
  不用想也知道是出事了,看来果然要诱饵够大,才能引出这帮人,她还只来得及生出这个念头,就觉得外面的声音都模糊了,入耳的只有外头轻罗跟含烟惊恐的尖叫声因为这趟出来是要当诱饵的,她把不会武功的徐嬷嬷跟青桃紫云都留在了阳泉县衙,打算叫她们跟着宋琰一起回来,如今马车里也就一个同样会些武功的青莺在守着她。

  青莺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澳门赌博网站:马车晃动的幅度实在是太大了,她被颠地整个人都朝一边倒,就算尽力抓住了窗子也被巨大的冲击力甩飞出去,整个人头重脚轻的被狠狠掼在车壁上,疼的几乎都懵了,饶是如此,她也还记得伸手想去抓住宋楚宜。

  幸亏来时已经料到这一遭,马车上被封上了厚厚的毡毯,那些摆设到了城外也立即就撤下了堆在了另一辆马车上,否则要是不慎撞到哪个桌脚或是插屏,这样大的冲击力,很可能连小命都保不住了,她好不容易伸手够到了宋楚宜的手,心里一直提着的一口气还没彻底放下,才刚平静下来没多久的马车就不知为何又疯跑起来,把她颠地直接从马车车窗里滚落出去。

  好在她机变,反应敏捷的抓住了车沿,略微缓冲了飞出去的速度,饶是如此也还是被那些沙石铬的到处都是伤,根本来不及喘气,她一抬头就看见朝自己踩过来的粗壮的马蹄,不由滚了几圈避开,这才看见场上全是疯马和正缠斗在一起的黑衣人跟这边的护卫。

  顾不上这些,她立即回头去找宋楚宜的马车,这才惊讶的发现宋楚宜的马车已经飞快的撞开一匹匹马和人,往远处跑去了。

  天色渐渐的晚了,外头还不知道情况是怎么样,马又是受了惊的,这样跑出去,十有**是凶多吉少,她骇的面色都变了,秀丽的眉眼带了一丝惊恐喊了一声六小姐,随即就飞快的抢过一匹马强行上了马要追过去,可是她根本治不住这匹已经受了惊的马,反被马掀翻在地,还是叶景川反应快动作快把她从马蹄下捞了出来,否则现在她也被踩成了一滩肉泥了。

  “六小姐!六小姐还在马车上!”她再也忍不住心内惊恐,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六小姐的那匹马也受了惊,她不会武功啊!”

  叶景川惊得面色铁青他刚刚被这群死士死死地缠住根本动弹不得,也没能分神出来看看宋楚宜如今情况如何,现在一听青莺这样说,惊得手指冰凉,哑着嗓子问她:“朝哪个方向去了?!”这里黑灯瞎火的,眼看着就要天黑了,天一黑

  青莺颇有些六神无主的朝北边指了指,又带着些不确定:“好像是在那边可我并没看清楚”

  还是长安跑过来擦着头上的汗喊了一嗓子:“是北边!朝那边跑了!殿下已经带着青卓跟含锋追过去了!”

  叶景川闻言有些错愕,环顾了一圈见场上周唯昭的马车还在,上前几步掀开车帘,果然不见人影,就不由皱起了眉头周唯昭的毒虽然解了,可是却还需要好好养着,他跑去凑什么热闹?还嫌这里不够乱吗?

  可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不管是周唯昭还是宋楚宜,都绝对不能出事,他攥紧了拳头吩咐长安:“守着这里,等山上的宏发大人他们下来,就告诉他们我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宋楚宜被这样的速度颠得像是浪里的小舟,一下子从马车这头滚到马车那头,好几次都险些要从马车里滚落出去,她死死的攀住车壁上镶嵌的把手,努力的透过被风吹的飘起来的帘子往外头瞧如今情形,眼前景物飞速的从她眼前掠过,有风扑面打在她脸上,她被这风吹的整个人都发凉天色已经黑了,她还不知道自己究竟跑出了多远,身边轻罗含烟跟青莺一个都不在,这分明是有人故意要把她单独给弄出来

  再跑下去就更难回头了,她咬了咬牙,正准备松开手自己试着护住头脸从马车上跳下去,车轮就似乎撞上了石头,把她又颠进了车厢里。

  再留在这马车上,不用别人动手来害她,她就没命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干脆攀住车窗边沿预备往下跳,谁知马车又是一阵乱晃,她被颠地失去平衡,半边身子都露在了马车外头。

  这个时候,只要马再疯一点,跑的速度再快一些,她就会从马车上摔下去,摔得头破血流。

  她努力的掰住了车沿,白皙的手指上除了斑斑血迹,还有一根根往外突的格外明显的青筋,就算再蠢,她也知道头朝地摔下去是个什么后果。

  可是她到底力气不算大,马车却起伏得实在太剧烈,她根本抓不住,手心里的冷汗叫她的手很快就要滑下去,她闭上了眼睛,不可避免的觉得有些绝望她可能又要死了。

  “六小姐!”她正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听见喊声有些犹疑又艰难的偏过头看过去,就瞧见疾驰而来的青卓跟含锋。

  谢天谢地,这两个人身上是带着武功的,宋楚宜惊喜得几乎要失声喊出声来,可是眨眼间就瞧见一袭灰色僧袍朝他们迎了过去看那身形,分明是个还未长成的小孩子

  是三难!她有些晃神,身下的马车速度不知为何变得更快,将她颠得又往外晃了晃,惊得她心惊肉跳,手指已经冰凉得没有知觉了。

  抓的太久了,以她的臂力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可是风太大,手又不断的出汗,她实在已经没有余力再支撑下去,左手终于还是从车壁上滑落下去,整个人顿时空荡荡的悬在马车上摇摇欲坠。

  她还以为必死无疑了,左手却落入干燥的手掌里,她吃惊的回头看,就瞧见面容冷肃,伏在马背上的周唯昭。

  “我数一二三,你另一只手就放开。”周唯昭拽紧了她的左手,声音压得很低,却不至于叫她听不见:“一、二、三!”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宋楚宜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就放开了手。

  五章又来了,一次性放完,多谢大家的陪伴,月底了,还希望大家继续爱我,求月票求打赏求订阅啦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