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五十五章·灭口
  但凡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甚至是得到重用的下人,身上都有一两件表明身份的东西。范三忙不迭的点了点头,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小印来:“这是我出门之前夫人特地交给我的用这个就能调动我们家在山西的铺子里的流水。”

  死士们已经一个一个的从地窖里钻了出来,通通一身黑衣,都以黑布蒙面,面无表情的立在三难身边,三难看了那些茫然失措的范家下人一眼,似乎很是为难,过了片刻才下定了决心,伸手指了指范三:“你带着你家二爷跟我来,其他人都留在这里。”他说完,又偏过头去交代那些死士:“这里就交给你们了,一点儿痕迹也不能留下。”

  范三机灵,他向来机灵,否则也不能从范家那么多下人里脱颖而出,年纪轻轻的就跟着二爷出来办大事,说是跟着二爷,其实大多事都是由他拿主意,他一看这阵势就知道是出了事了,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可是面上却丝毫不敢显露刚才好像就已经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圈了他忙不迭的点头,攥紧了范二爷的胳膊跟着三难从后门闪了出去。

  三难走的很快,并且失了前几天谈笑风生的心情,范三一刻也不敢放松,紧紧攥着范二爷的胳膊,就像是攥着自己的生路。

  范二爷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直接摔的从坡上滚下去,他连忙抱住了自己面前的树干,心有余悸的往后头瞧了一眼,这一瞧就整个人都惊住了片刻之前还好好的庙忽然着火了,浓重的烟雾从庙里升腾起来,模糊了范二爷的眼睛,他眨了眨眼睛回过头,才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前头的路了,原先抓着的范三也不见了踪影。

  人在面临危险的时候脑子总是格外的好用,他看不见人了,心里一慌,不敢去细想后头自己的那些下人还有留在庙里的死士的下场,扯着嗓子开始喊三难跟范三:“小师傅!小师傅!范三!你们在哪儿?!”

  浓烟攥紧了鼻腔呛得人眼泪鼻涕都一齐跟着哈欠喷出来,范三揉了揉眼睛,仿佛听见范二爷在叫,忙扯着嗓子回应了一声:“这儿呢,这儿呢二爷!”

  可他才扯着嗓子叫了一嗓子,还打算再继续往回走去摸人的时候,就忽然被人拽住了手臂。

  “低声!”三难压着声音警告他:“如今驸马跟锦衣卫已经寻了来,你不想死就安静点!”

  范三立即伸手掩住了嘴,他当然不想死,虽然他爱银子爱钱,这回趁着来阳泉做事的功夫还贪了许多银子,可是他更惜命,知道命没了才是真正什么都没了。

  三难的手缓缓的离开了他的胳膊,他一惊,才想起来范二爷,抖抖索索的问:“那二爷呢?二爷要是被抓住了”范二爷要是被抓住了,人家认出来他是荥阳范氏一族的范二爷,范良娣的亲哥哥,那荥阳范氏一族就是杀头的大罪行刺皇太孙,这个罪名谁沾上都得全家一起脱掉几层皮!不能叫二爷乱跑乱撞,否则刚好撞见锦衣卫那就什么都完了!

  三难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他伸手在范三背上推了一把,皱着眉头从浓雾里模糊的看着范三的影子:“我回去找他,你不会功夫,留在这里耽误时间。你先从这个坡直走下去,下了山就有人接应你。”

  范三不敢说不,他没胆子继续留在这山上,到处都是锦衣卫,就算不是锦衣卫,碰见三难这帮人自己带的死士那也是够戗现在他可算是反应过来了,刚刚留在庙里的那帮子范家的下人如今恐怕通通都烧死了,或者做了刀下亡魂这是事情败露了,带的人太多容易露馅,所以三难干脆决定杀人灭口,只带着他家二爷跟他走。

  他抖抖索索的松开了手,没命的开始沿着三难指的路跌跌撞撞的跑,连着摔了好几个跟头都没敢停下来,生怕三难改了主意把他给就地杀了。

  火势越来越大,透过乌黑的浓烟已经能瞧见喷薄而起的火光,火舌烫的旁边一片的树树叶都卷起来,蔫蔫儿的垂着枝叶。

  三难掩着口鼻顺着范二爷的破锣嗓子往前摸索,终于离范二爷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他心里松了一口气,现在找到还不算太晚,找到了人就能立即带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可是刚接触到范二爷的袖子,范二爷就跟杀猪一样的嚎叫起来,几乎是与此同时,三难耳朵动了动,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杀意是锦衣卫!锦衣卫已经找到了后门,找来了这里!

  三难听风辨音的本事向来是一绝,拉扯着范二爷就是往旁边一闪,可是他虽然有武功在身,到底身量尚范二爷又因为害怕僵的厉害,竟然一下子没扯动。

  他赶忙再扯了一把,才把范二爷扯到了身边,往右前方走了几步。

  他靠在树上喘了会儿气,看着手脚打颤抖成了筛糠的范二爷眼里露出嫌恶跟犹豫来他带着范二爷这个蠢货是走不快的,可是现在锦衣卫的人已经开始搜查后山了

  只不过在心里衡量可片刻他就下定了决心,从宽大的僧袍来抽出一把尖利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冲着范二爷的脖子扎了下去!

  范二爷瞪大了眼睛,他做梦也没想到三难会朝他动手,皮肉被划开的感觉实在是太清晰了,他捂住脖子,一摸只摸到了鲜红的血然后他就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三难片刻也没有停顿,蹲下身把他腰间的玉佩还有怀里的锦囊全都摸出来收在怀里,又把他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伸手把他的衣裳跟鞋袜都扒拉下来,随意一裹团在自己怀里,伸手拿起匕首开始毫无章法的划范二爷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