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五十四章·垂成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乌压压的天罩在人头顶上,叫人闷得发慌,三难赤脚盘腿坐在官道旁边的一颗大榕树底下,嘴唇已经有些干裂,旁边一直跟着他的胖大和尚弯下腰来,看了看天色就朝他道:“看这天色,澳门赌博网站:算算脚程,他们应该是真的走了不远处那条小路,咱们是不是过去看看,还是继续守在这里?”

  三难并没睁开眼睛,师傅以前常说他有灵性,他对这世间的万物都是敏感的,他的耳朵迎风动了动,就轻声道:“有车队来了,人数还不少。”

  因为天气干燥,又等的太久没有喝水,胖大和尚发红的脸上烫的厉害,他踮着脚转出了榕树后头,果然就听见飞扬的马蹄声,不禁瞪大了眼睛转过头去看三难:“是真的有车队来了,难不成他们竟是走这条路?!”

  他转瞬又冷静下来,幸亏他们为了以防万一已经在三条可能的路上通通设置了陷阱跟埋伏,不管他们走那一条,只要是要回晋中,都是躲不过的。

  三难也已经站起了身,表情平淡的看着不远处扬起的阵阵灰尘,一双眼睛里满溢着冷意,丝毫瞧不出一丝出家人的慈悲这些人通通都是该死的,都是该死的。

  车队渐渐近了,他的眼神却由原先的平静无波冷然至极变成了震惊跟疑惑,不过是片刻的时间,还没等他做出反应,那头埋伏的死士们却先动了事先说好的,若是见了配着绣春刀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就下手可三难猛然变了脸色固然是真的有锦衣卫,可是叶家兄弟、周守备却一个不见,护送当朝太孙,这两个身上有功夫的居然有胆子耍滑?不说他们本就是太孙的人,就算不是,此刻也绝不该不见踪影。

  他嗅到了危险,看了胖大和尚一眼,疾言厉色的喝道:“快走,不要过去!”

  说完就拔足狂奔,路上的沙石泥泞对于他根本丝毫不是阻碍,他从会走路起就没穿过鞋,脚底板的茧已经比平常人的鞋底都要厚,他越跑越快,到最后简直像是飞了起来。

  其实他也知道这三条路不管在哪一条路上动手都不是好时机,可是他没有选择,因为他要是要杀周唯昭,要完成师傅的遗愿,只有这个机会,果不其然,这条路比他想象的要难走的多。

  他赤足狂奔了不知多久,总算到了旁边小路,山已经半塌了,轰隆隆轰隆隆的往下滚着沙石和泥块,一颗颗松树轰然倒地,他在漫天飞扬的尘土里极目远眺,同样没见到赖成龙跟叶景川等人的身影,没有,一个都没有。

  可是两个时辰前他分明收到了消息,说周唯昭已经登车出了城门的,一路上有人守着,没理由他们中途换了路走或是中途溜向了别的地方,他面色发白的看着底下斗成一团的锦衣卫跟死士们,再看看争先恐后逃命的工匠们,目光里全是茫然跟惊慌。

  这些人到底去哪里了是不是那个眼线骗了自己,给了假的消息?这些念头从他的脑海里飞速的闪过,他放在树干上的手猛然用力,那颗手腕大小的树竟就被他捏出了一圈裂痕。

  不,那个人没那么大胆子,他是范良娣跟东平郡王的人,不可能会给假消息,除非是有人刻意给他透露了假的消息,可是如果之前周唯昭跟他透露的就是假消息,那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周唯昭他们根本就是用了反间计

  他们自以为做了周密细致的部署,自以为三条路全都因地制宜挖下了埋人的坑,却不知道这个坑人家早就已经看见了,并且在不远处给他们挖了一个更大的坑。

  他心头翻涌着怒火跟不甘,那怒火熊熊燃烧几乎要把他自己都给燃烧殆尽,过了片刻他闭了闭眼睛,再闭了闭眼睛,才算是平复下了心情。越是紧急关头,越是不能失了冷静,他攥着拳头强迫自己动脑子想想如果自己是周唯昭,会怎么做借着钉子的手递出消息来,完美的避开三条路都不走,审问内奸,得到消息得到他们这些想杀他的人的藏身的地点藏身的地点三难猛然瞪大了眼睛因为知道范二爷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他把范二爷留在了山上!

  如果周唯昭跟叶景宽他们三条路都没走,可他们又出了城,那他们现在就应该在去隔壁县山上的路上!

  如果他们在庙里抓到了范二爷,三难闭了闭眼睛,简直不敢想之后的后果,再也不敢停留,飞速的脚尖点地飞驰起来。

  他赶得及的,一定赶得及的他走的都是小路,这一片他已经很熟很熟了,知道从哪里回去是最近的,周唯昭他们那批人还得先到隔壁县,然后避开那些阵法上山,足够耽误一阵了。

  太久没喝水,晋地又干燥,干裂的嘴唇不过被风一吹就渗出血腥味来,三难顾不上这些,飞快的越过一座山又一座山,终于气喘吁吁的到了山下,几乎是同时,他又听见了阵阵马蹄声周唯昭他们也到了

  他不再迟疑,不顾一切的飞奔上山,踹开庙门就看见范三及一众他们从荥阳带来的人把范二爷围在中间,见了他来,范二爷面带惊恐的往里头缩了缩。

  总算赶到了,三难舒了一口气,转到佛像后头扣了扣佛像后头的铁环这底下是庙里僧人贮存粮食的地窖,平时死士们都歇在这里头。

  范三一行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做这些事,面面相觑有些摸不着头脑。

  直到三难转过头来盯着他们,冷淡至极的问:“你们身上,有带着你们家里徽记的东西吗?有的话,全都先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