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五十三章·功败
  时间很快就近了傍晚,范二爷远远的躲在小山尽头的茶棚里,有些急躁的猛地灌了自己好几口茶,连连催促范三去打听消息:“你倒是去看看人来了没有啊,是不是走这条路?”

  范三脚都不愿意挪,满脸不赞同的看着范二爷,深深的叹了口气,只觉得自己跟这个二爷说起话来简直要累的吐血因为这个祖宗根本就不听别人说话,恐怕这世上除了他自己,别人的话他都是听不进去的,三难小师傅跟大和尚都说过叫他不要下山来不要下山来,可他偏偏等人家前脚走了,后脚就溜出来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无奈之中带着几分祈求的求爷爷告奶奶的求这位祖宗回庙里:“二爷哎,如今可是要紧关头,您可千万别在这里添乱,待会儿要是打起来乱起来,那边跑出几个人来,认出了您那可怎么办?!虽然三难小师傅说已经计划的万无一失,可是那毕竟是锦衣卫,而且毕竟太孙身边还有道兵呢,要是闯出几个人来,您到时候可怎么办?您听小的一声,赶紧走了吧咱哪!”

  范二爷才不想走,他就是好奇,想知道这帮子和尚到底有什么能耐能叫山塌了,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拂开范三,声色俱厉的呵斥了一声:“一边儿去!老子能添什么乱?老子就是来办事的,不亲眼看着,我怎么知道这帮子和尚到底是不是真的把事情做好了?!要是又跟马圆通那伙人一样,出了幺蛾子怎么办?!”

  话说的好听无比,可其实就是想瞧热闹,这样的主子范三满肚子的怨气,想着回家了一定要同老爷跟大爷好好说说,一定要好好治一治二爷的这个驴脾气。

  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范二爷顾不上再理范三,迫不及待的冲出了茶棚,随即又觉得不对,忙又缩回了身子,露出个头去瞧远处的光景是真的车队,领头的就穿着飞鱼服呢!范二爷高兴的简直要双手合十念阿弥陀佛,果然那个钉子传回来的消息是真的,太孙真的在这个时辰走了这条路,他几乎已经能想象到回家之后父母亲的夸赞还有妹妹的赏赐了。

  他又不自觉的把目光飘向了旁边的那座山,因为已经经过一次雪崩一次地动,附近的阳泉又刚刚兴起战事,根本没人来收拾,许多随着山体滑落下来的树就歪歪扭扭的横七竖八的被人胡乱堆在一旁,还有些树已经露出了树根,风一吹就摇摇摆摆的,似乎随时会倒下来。

  现在这座山的地洞里正埋伏着数以百计的死士跟高价请来的工匠们这些泥瓦工们还当真以为这些请他们的人是想打通了这座山之后好修路,修了路好往外头运煤,他们最懂的敲哪里打哪里能叫山塌的更快

  事成之后,这帮泥瓦工也通通要死在这里,就是这些死士,一旦山塌了,也会有许多来不及跑的,都要跟着周唯昭长眠在地底下了。范二爷眼里冒着光,那些马蹄声就好像是踩在了他心上,他捂着心脏,瞪大眼睛看着车马一点一点的进入了视线,再看锦衣卫折回身去说了什么,领着车马越走越近,只觉得一颗心都差一点要跳出胸腔。

  等待无比的漫长,可是事实上范二爷其实并没有等多久,或许是因为天晚了,那帮人的行进速度极快,在范三还伸手去拉范二爷的时候,就终于走到了山的中间。

  也就是这时,范二爷脚底下的地忽然开始隐隐动起来了,他抓着茶棚好容易才站稳,心内有了一丝恐惧,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这好像离得太近了,要是山真的塌了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滑到这里来啊?

  他一紧张就爱胡思乱想,只是还没等他想完,那边就已经出了变故,眼看着山石骨碌碌的从四面八方滚下来,开始地动山摇了,周围跟着车的却没一个真的去顾车的,全都要么骑着马飞快的朝着茶棚那边打马飞驰,要么就借力飞速跳转没有一个人去顾车

  范三脑子机灵,范二爷已经被吓傻了的时候他拉着范二爷转身就飞跑起来,一面跑还生怕范二爷又犯浑,抖着嗓子提醒他:“二爷,不对劲!您可别犯浑,跟紧了小的!”

  这个时候也由不得范二爷犯浑,他的腿都已经是软的了,他就算是再蠢,也知道情况不对劲要是马车里真是坐着太孙殿下,那这帮锦衣卫还有跟着的亲兵头一件事就该是去救马车上的太孙,而不是拔腿就跑,这分明就是已经知道了有埋伏,唱的一出李代桃僵。

  后头隐约传来刀兵相接的打斗声,范二爷真的腿软了,麻木的跟着范三跑了一段才觉得心口和喉咙火辣辣的疼,疼的几乎要坚持不住,气喘吁吁的扒拉着一棵树吊在半山坡上哼哧哼哧的喘了半天的气,一张口灌进一口冷风,喉咙就刺一般的疼,他像鱼一样大张着嘴巴狠狠吸了几口气才算缓过来,拉着范三几乎肝胆俱裂的问:“怎么办?!后头全是锦衣卫”

  现在倒是知道问怎么办了,当时闹死闹活要看热闹的时候那股嚣张跋扈的劲儿哪去了?范三拿着手猛地扇了扇风,似乎这样就能缓解缓解喉咙里火烧火燎的疼痛,过了一会儿他才又伸手拖住了范二爷,想了想道:“回庙里三难小师傅也出来了,他跟大和尚分别守其他两条路,不管怎么样既然这条路上没人,那两条路上肯定有人咱们的人都说过了,亲眼看着太孙登车了,一定不会有错。咱们先回庙里等消息”

  现在那个之前嫌弃的破落地方如今在范二爷眼里成了救命稻草,他猛地点头,亦步亦趋的跟着范三,一刻也不敢落后,活脱脱的像是后头有恶鬼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