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639章 ·心思
  崔华鸾匆匆忙忙的从软垫上站起身来,额头上的花佃摇晃的厉害,她双手撑在桌案上,有些恍惚又有些欲言又止。她知道宋楚宜说的是实话,这个姑娘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坦坦荡荡的不遮不掩,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加害怕恐惧,她宁愿宋楚宜直接说喜欢还是不喜欢,这样她心里也好有个底,可是宋楚宜明明白白的说了不知道,又说这些事情不是她所能决定,摆明了是听天由命顺其自然的意思。她最讨厌事情没有一个定向,顺其自然的展。

  她勉强扯出一丝笑意,明明是来试探宋楚宜的心意的,可是到最后一无所获,还把自己搅得也脑子一片混沌,定了定神她把落到面前的碎拂到耳后,轻声冲宋楚宜点了点头:“我晓得了”顿了顿又道:“我这趟来,一是带些药材跟大夫过来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二是祖母特意叫我来瞧瞧你,华蓥的好日子就在七天后,琰哥儿也该先回去了”

  周唯昭已经没事,的确是该回去的时候,京城那边也应该有消息来了才对,宋楚宜轻轻应了一声,亲自送了崔华鸾出去,进门就瞧见青莺跟青桃面色不甚好看的立在屋里。

  徐妈妈瞪了她们俩一眼,亲自上前服侍宋楚宜脱了斗篷,一面又劝宋楚宜:“姑娘别多心,大小姐她她许是小时候就种下了心思了”

  宋楚宜有些诧异的回头去看徐妈妈,她之前就很疑惑为什么崔华鸾对太孙的执念这样重,按理来说就算崔夫人从前有在她跟前透露过意思,也不足以使崔华鸾做出这样大失分寸的事情来,连找她探问心意这样的事情都做出来了。

  “小时候?”她好奇的重新回到被窝里,拥着被子看徐妈妈在脚踏上坐下来:“可是小时候太孙殿下不是在龙虎山跟着天师清修吗?”

  徐妈妈替她按了按被角,摸了摸她的头点头:“殿下当年是被荣成公主亲自送去龙虎山的,听说刚去的时候很不适应可惜公主不能陪他多久,呆了两个月就赶回京城去了。是咱们郡主娘娘后来又带着大小姐去了龙虎山陪着殿下,后来接着两年每年夏天都去”

  原来徐嬷嬷说的小时候就种下心思是指这个时候,舅母原来当年带着崔华鸾去过龙虎山。宋楚宜拥着被子听徐妈妈说话,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徐妈妈就问她:“老太太跟老夫人的意思,都是不想叫您趟浑水。可我从小把您带大,太清楚您的性子了,您要是自己不愿意,才刚一定会明明白白的告诉大小姐”徐妈妈面上带着一点儿微笑,似乎有些感叹:“您老实告诉妈妈,是不是真的起了这个念头?”

  要说合适不合适,徐妈妈自然也是站在叶景川这一边的,叶景川对涟漪也好对安安也好,实实在在的那都是做到了爱屋及乌,因为宋楚宜的缘故对涟漪母女异常上心,每年生辰都没忘记过,铁打的心肠也有几分软了,何况这么久日子相处下来,她是真的觉得叶景川好。

  可是两口子过日子,是不能凭着剃头担子一头热的,宋楚宜这么久都不肯松口,她就知道宋楚宜心里怕是不愿意。今天听了崔华鸾问宋楚宜的话,这份猜测就更加肯定了,她叹了一口气:“姑娘凡事一定要多听听长辈的,千万不要由着自己的心意来”

  宋楚宜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是什么,只知道叶景川的热情叫她觉得烧手,反而周唯昭相比起来叫她轻松自在许多,她从重生以来到现在,唯有在周唯昭身边才有得以喘息的时候,什么都不必担心,什么压力也没有。

  她倚在徐妈妈怀里极沉重极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声若蚊蝇的冲徐妈妈点头:“妈妈我没有敷衍表姐,我是真的不知道。”

  要说喜欢周唯昭,她如今根本不知道喜欢是什么,若是要跟崔华鸾说绝不对太孙存别的心思,她又觉得莫名有些心虚。

  徐妈妈只觉得宋楚宜像一只失去了母亲的幼猫那样可怜,迷蒙着眼睛不知道前路在哪里,没有母亲带大的孩子,在如何爱人怎么接受爱这一项上的缺失的确是补也补不回来。

  叶景川也同样没睡,他等着叶景宽跟周唯昭说完话,有话想问周唯昭。

  叶景宽却专跟他做对似地,话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偏偏说的还都是正经事,他根本没办法开口打断。

  叶景宽想叫他回晋中去休养,阳泉实在太乱了,县衙里也不安全,马圆通虽然已经被抓回来了,可是盘踞在矿山上的那些叛军们却还没有收服。

  可是他又不敢轻易下这个决定,周唯昭的身体还没好全,虽然有一身的功夫可是一点儿也使不上,就算是有青卓含锋甚至锦衣卫护着,他也不放心:“我总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马圆通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是马先生跟那个幕僚联系的,可是那个幕僚跟马先生都死了,死无对证的,谁知道背后还有什么牵扯,还有没有别的内奸?最怕的就是有人在背后借着叛军的手想叫您无声无息的死”

  现在偏偏赖成龙又受了重伤,京城带来的锦衣卫毕竟又有限,山西锦衣卫卫所的这些人的底细根本没法一个个的去查,叶景宽只觉得到处都是隐患。

  有人想他死,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既然马圆通说是马先生的意思,马先生又跟詹事府出来的幕僚有些牵扯,那事情就显而易见的复杂了起来。

  周唯昭咳嗽了几声,不小心牵动了手臂上的伤口,皱了眉头缓了一会儿才道:“既然是冲着我的命来的,就不会这么容易收手。这次不成,总还有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