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623章 ·夙怨
  崔二老太太神情激动,瞳孔放大,抿着唇嘴角下撇,眼里露出难以遮掩的愤恨之色:“我就知道那个畜生不可信!这是个圈套,他哪里是想真的赚什么银子,哪里是真的想再博一个什么出身?!这都是谎话,都是谎话!他就是想毁了我们家,毁了整个崔家!”

  赖成龙也没说说到的消息究竟是来自哪里,宋楚宜最最好奇的就是送密报的究竟是谁,如今听崔二老太太好似已经认定了送密报的人是谁似地,就不紧不慢的开了口:“是啊,赖大人本来并不需要来晋中的,澳门赌博网站:都是因为收到了那封密报,陛下才特意派了他来晋中查案。看看崔家是不是真的如同密报上说的,勾结叛军,私下开矿二外祖母,您为什么纵容英舅舅开矿?这会子舅舅们落到锦衣卫手里,还不知道是死是活。”

  令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光是听名儿就先叫人忍不住寒了半边的心,崔二老太太此刻真是觉得一颗心落入了冰窖里,用指甲掐自己的手心都不觉得疼了。

  是啊,她真是猪油蒙了心,以为捡了大房漏下来的好处,以为崔宇那个畜生只对大房怀有刻骨铭心的恨意,更以为崔宇是真想重新回崔家族中来,所以才可是她跟儿子怎么就昏了头了?这哪里是什么飞黄腾达的路子?这分明是一条通往阎王那里的阴路啊!

  她艰难的喘了一口气,觉得脑子清醒些了,就听见外头钱妈妈进来惊慌失措的说是锦衣卫已经把崔绍英等人都带走了,说是直接押送进京。晋中知府卢安宇正带人围了崔府的药铺镖局,正搜捡东西。

  怎么会一下子就到这个地步?!崔二老太太一口气又没喘匀,挣扎间一口血就直直的喷在了屏风上头,给上头的水仙花染上了红艳艳的猩红色,她差点儿背过气去,被宋楚宜身边的轻罗搀扶着拍了好一阵子的背才算是缓过了精神,问钱妈妈:“崔宇呢?!崔宇被抓了没有?!”

  这种丧德败行的败类,难不成还想要独善其身吗?!他引着崔绍英入的局,他亲自给搭的线让崔绍英认识的那个造反的马圆通,就算崔家都完了,他虽然出了族的,也该跟着完蛋!

  钱妈妈脸上露出愕然至极的神色,看着崔二老太太不甚确定的问了一声:“二老太太,您说的是谁?他早就被逐出咱们崔氏一族了,您忘了?!”

  崔二老太太伸手擦了嘴角那丝血迹,冷着一张脸站在旁边形容如同厉鬼,喉咙里哼哧哼哧喘着粗气:“我没忘,我怎么能忘呢?他回来了,就在咱们崔府里”

  宋楚宜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摸到了关窍,她偏过头去问钱妈妈:“谁是崔宇?”在崔二老太太的嘴里,这个人就是送密报的那个人。也姓崔,可是却说被除族了,而且也不从崔家的字。

  钱妈妈压低了声音告诉她:“是是董姨奶奶生的四老爷十几年前因为在外头杀了一个花姐儿被逐出了家门,他原本是叫崔应远”

  哦,她曾经在背崔家名册的时候背到过这个名字,当时她印象深刻,因为崔家几房人家中,这是为数不多的仅有的两三个庶出的,可是崔华蓥跟崔华仪都叫她不必记这个也不必准备礼物,说是这个人已经不在了,原来是被逐出家门的。

  大房逐出去的,二房居然还捡起来并且还听了他的蛊惑去勾结叛军,真不知道该说崔家二房什么,宋楚宜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崔二老太太,拔腿往外头去。

  她沿着飞桥飞快的越过灯海,到了星海楼,就看见跪在地上面如死灰的崔绍英,还有一旁正笑出一口又烂又黄的牙的猥琐男人。

  崔家的男人个个都长得英俊不凡气宇轩昂,跟眼前的人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宋楚宜实在没办法把他跟崔家的人联系起来。

  崔老夫人正坐在最亮的那盏灯前,宽大的衣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宋楚宜走近的时候正好听见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绍英,你实在是太糊涂了”

  崔绍英整个人都是蒙的,仿佛到现在都无法置信是眼前这个人告了他,送了密报去给锦衣卫,专门就等着他带着崔家一族全部踏进阎王殿。

  隔了一会儿,宋楚宜刚要往前走,他就忽然暴起,抱住了崔宇的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耳朵,这一口用尽了力气,旁边的管事带着人去拉之不及,等拉开的时候,崔宇已经抱着头在地上打滚,而崔绍英嘴巴里正叼着崔宇的半只耳朵。

  崔老夫人立即伸手去掩宋楚宜的眼睛,宋楚宜却轻轻的摇了摇头,她并不怕这些,人心远远比这些表面上的惨景可怕的多。

  “你这个狗娘养的,一边骗我进圈套,一边又去告我!”崔绍英目眦欲裂,几个人也拖不住他,他站起身被人拉扯着往后退,可是却还是用尽全力在打滚的崔宇身上踹了几脚。

  崔宇一只耳朵血淋淋的,血顺着他的手从指缝中渗漏出来,可是他脸上却带着笑,笑的一口烂牙在灯下万分显眼:“你自己贪心,你自己对大房不满,自己觉得自己该比崔绍庭跟崔应书都出息,要不是这样,你会上我的当?!毁了崔家的又不是只我一个,你这个崔氏族长才是罪魁祸!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是我写的告密信虽然闹出来的比我预想的早了些,没能举朝皆知,可是也差不多了锦衣卫那帮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你们每一个姓崔的都要完了”

  崔绍英面色铁青,脖子上的青筋尽数凸起,身体的血全都流向了脑子,他激动得眼睛充血,声嘶力竭的嚎啕了一声就要扑上去跟他拼命:“你这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