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622章 ·密报
  崔绍英怎么也没想到说是走水了的西府人多到这样的地步,简直好像是把西府所有的小厮家丁都给聚集齐了,轰轰烈烈的围着墙根站着,就像是一个圈一样把他跟刚进门的人全都围在了中间,他本能的先朝星海楼那边看过去,那边只隐隐的出现一点儿火光就再没了声息,飞桥上的灯海仍旧在风中摇曳生辉,可是浓烟还是源源不断的从底下升起。

  并没有走水,是有人刻意在底下烧湿了的麦秆制造浓烟,叫东府的人以为真的火势蔓延的厉害,他眼里闪出厉光,跟同来的崔宇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有些不对头。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别的地方去,只以为西府恐怕是出了事情,大踏步的朝着星海楼去了。

  二老太太一大把年纪了还被从被窝里喊起来,惊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被冷风一吹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哆嗦,哈欠接着一个又一个,觉得鼻子冻得都有些呼吸不畅,听说崔老夫人已经被救下了受了惊吓正在榕安苑,就忙改道往榕安苑里去。

  可她进门却并没看见崔老夫人,反而见到了好整以暇的靠着美人靠坐着的宋楚宜,不由得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才朝着东次间看去,一面要往那边转:“嫂子怎么样了?去请大夫了吗?”

  “外祖母没事,此刻大概正在星海楼跟英舅舅商议事情。”宋楚宜站起身来跟在二老太太身后,见二老太太满脸疑惑转过头来,就笑了一声接着之前的话又补充了一遍:“商议今天二外祖母您来说的那件事,添银子买股份分红利的事是关于铜矿的对吗?”

  宋楚宜就瞧见了二老太太的瞳孔猛然一缩,这是人在极度害怕的情况下才会有的反应。被她说中了,崔二老太太根本就是知情的,崔绍英并没有瞒着她。

  崔二老太太扶着屏风才算是站稳了,心里已经知道不好,却咬着牙忍住了心里的惊惧跟波涛看着宋楚宜温和的套话:“好孩子,你在说什么?什么铜矿什么分红?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宋楚宜第一次见崔二老太太的时候,只觉得二老太太跟三老太太也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和颜悦色和蔼可亲的老太太,年纪大了就有一副菩萨像,诸事不问的样子。可如今看着她眼里眼里遮掩不住的厉色还有越温和的声音,心里就止不住的凉。这根本就不该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老太太,这是一头狼,一头随时随地准备张口要吃人的狼。

  “二外祖母”宋楚宜停在原地看着她艰难的弯下腰来,仰着头叹了口气问她:“您为什么要纵着英舅舅沾上这些不该沾的东西呢?您知道的,太孙殿下这次来阳泉就是为了平乱,赖大人来阳泉是为了助太孙殿下平乱,您跟朝廷做对,帮助那些叛军,这有什么好处?”

  崔二老太太心里杀心顿起,平时保养得宜的指甲已经忍不住的想要扣进宋楚宜明亮得灼人的眼睛里,她用尽全力克制住了掐死宋楚宜的冲动,转而把双手搭在她的双肩,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些的笑意:“你在说什么?这些话可不是能胡乱说的,要是让外头人知道,咱们崔家可就完了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

  看样子崔家二房还是没把心思太放在她和宋家身上,所以如今才还把她当一个小孩子那样哄骗,宋楚宜不吃崔二老太太这一套,立定了身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崔二老太太:“是不是我胡说,待会儿就有个见证了。二外祖母,我们西府失火走水是假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你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引过来,免得惊动了你们在外头的同伙”

  崔二老太太目眦欲裂的瞪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女孩这样油盐不进,她本能的觉得一个这么小的小女孩说出这些话来不正常,更像是在说疯话,可是宋楚宜说的又言之有物,她怕是崔老夫人跟崔应堂跟崔应允真的现了什么,就掀起了袍子匆匆忙忙的想往外走。

  宋楚宜从她身后喊住了她:“太晚了,英舅舅已经被锦衣卫赖大人带走了。”

  这句话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劈在了二老太太心上,她摇摇晃晃的转过身来白着脸看着宋楚宜,失声惊问:“你胡说些什么?!这怎么可能?!”

  赖成龙来了晋中崔绍英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妥的地方,已经派人送信出去了,让最近加工制造铜钱的那边的场子停了工,等风头过了再说。

  “要不是赖大人找到外祖母跟外祖母说英舅舅带着二房在做这事儿,我们也不知道。”宋楚宜摊了摊手看着崔二老太太:“赖大人说英舅舅叫镖局送货,其实是要送信出去,让那边的铜矿收敛收敛,暂时不要再闹出动静来”

  一个小孩子,要不是真的确有其事,是不能说出这么多的,崔二老太太如遭雷击,这回是真的觉得呼吸困难,倒在椅子上一时竟动弹不得,满脑子都乱成了浆糊。

  “二外祖母,您跟英舅舅这回可真是要害死崔家了”宋楚宜走在她身边的椅子旁边坐下来侧过头看着她:“养叛军需要很多钱吧?所以你们才打起了铜矿的主意?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养那些叛军呢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呀”

  崔二老太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抚着喉咙顺气,挣扎着问宋楚宜:“你外祖母和两个舅舅呢?快,快让他们来,我要见他们,我要见他们!”

  宋楚宜摇了摇头坐在椅子上叹息:“全都被锦衣卫赖大人带走了,他收到了密报说是崔家有人做铜矿生意在背后资助叛军”

  崔二老太太的要蹦出眼眶,恨恨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密报?!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