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616章 ·时间
  可是要说崔家的人又重新沾染上了铜矿这绝不该沾惹的东西,宋楚宜又万分不信。崔家如今正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时候,长房宗妇还是自幼被以公主礼教养长大、备受建章帝宠爱的端慧郡主,崔绍庭更是任着三边总制。都说文穷武富,虽然话说的粗俗,可是却也有一定的道理,崔绍庭就算是再清流,也懂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为了当好这个三边总制,不说贪多少,可底下的孝敬他是会收的,崔家本来就更不缺经营,这么多年下来,晋中每年一半的赋税就是多少?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再去沾这样的事。

  赖成龙嗤笑了一声,抬腿站起来站在窗前看着外头如同火烧云一般层层叠叠的桃花林,头也没回的摇了摇头:“在这个当口闹出这样事来,崔家要是真有牵连的话,恐怕所图不小啊。”

  所图不小四个字可说的真是意味深长,宋楚宜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当然知道赖成龙所说的所图不小四个字的意思,崔家已然是泼天的富贵,崔绍庭崔应书都位居高官,一文一武,崔家更有不少子弟入仕,以崔家的能力,若是还非得扒拉着铜矿不放,那还能图什么呢?联想起阳泉县叛乱的事,崔家甚至极有可能是跟阳泉县的叛乱有关联勾结的这样恐怖的猜测把宋楚宜惊出了一身冷汗,她虽然万分不愿意相信,可是如今事情已经出了,并不会因为她相信不相信就改变,为今之计是先查清楚这里头究竟有没有猫腻。

  “原先阳泉叛乱的事情被压了这么久才报上京城我就觉得不对,这样大的事,本来该立即就上报的,可是山西这边硬是拖了整整半年”赖成龙若有所思的盯着宋楚宜瞧:“你知道这半年里足够生些什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要是没有人在背后帮忙,要是这背后没有一张巨大的利益关系网,这帮乌合之众是展不到如今的地步的。”

  这的确是事实,那不过是一帮富户聚集起来的刁民,就算是勾结了阳泉县的知县,可是这晋地也不止有知县,周围还有别的县,还有知府、守备要是没有过硬的关系,这些人嘴里不会长同一根舌头。

  而在晋地立足并且在晋地繁衍旺盛的崔氏一族显然就是最大的怀疑对象,宋楚宜看向赖成龙,把之前的问题重新再问了一遍:“赖叔叔是为什么知道这些的?你们锦衣卫在山西也不是没有分设卫所,难不成你们山西的锦衣卫都是吃白饭的?崔家要是有问题,他们不知道吗?”

  地方上的哪里能比得上京城的敏锐?就算有京城的敏锐,也很容易就被银子砸的昏了头,赖成龙也不想再跟宋楚宜绕弯子,惹急了她并没什么好处:“如果崔家有叫晋地的官员都长同一张嘴的本事,你觉得这里分设的锦衣卫又有什么用处?这回我们的确是在京城收到了密报,说是有人跟阳泉县叛乱的马圆通等人勾结,私采铜矿互通消息”

  所以赖成龙才会千里迢迢的赶来晋中。

  宋楚宜不敢抱侥幸心理,她直截了当的看着赖成龙,神情极度平静:“赖叔叔给我一天时间,我要回崔家去查一查。”

  赖成龙应该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这是关乎谋逆的大事,建章帝在已经有钦差的情况下还特地派下了赖成龙,就说明已经信了密报,至少是有几分信的。这几分相信就足以让崔家万劫不复,她捏紧了拳头,心里万分庆幸赖成龙跟崔绍庭是生死之交。

  赖成龙背对着她点了点头,末了宋楚宜临走的时候才幽幽又跟她吐出一句叮嘱的话:“这件事经我嘴入你耳,最多还有第三个人知道”他毕竟是来做正事的,还是了不得的事。要是这件事被泄露出去,他这个锦衣卫都督也就当到头了,作为锦衣卫都督,居然还朝要被查的人透露消息,他就算是有十条命恐怕都不够填的。

  宋楚宜自己都不知道这样重要的事能跟谁说,崔老夫人是个老封君,外头的事她早已经不管,中馈如今是交给二儿媳妇谢氏掌管,外头的事就是二老爷三老爷在管

  她坐在马车上,只觉得自己手心滑腻的叫人不舒服,拿帕子擦了好几遍也仍旧湿腻腻的难受,前阵子在船上时经常出现的那种晕眩感又朝她袭来,她才觉得有些难受,马车就哄的一声颠簸了一下,将她颠的整个人都朝后倒了倒。

  幸亏马车里包着厚厚的毡毯,可饶是这样她也被颠的半天都回不了神,一下子摔倒在了后头垫着的大引枕上。等轻罗跟青莺手忙脚乱的扶起她,她才听见外头几乎要冲破天际的喧闹声。

  “这是怎么了?”宋楚宜朝轻罗看一眼,轻罗立即就知机,掀起车帘下了马车,不一会儿就跟秦川一前一后的从人堆里挤出来重新回了马车,轻声告诉宋楚宜:“是崔家二房在施药,人挤人的抢,围的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的,所以路都堵了。”

  崔家作为晋地最有名望的家族,施药布粥都是常有的事,宋楚宜点了点头,正要吩咐马车继续走,就从被风吹动的帘子缝隙里瞥见了周唯昭和叶景川,身边还跟着青卓跟含锋。

  就在崔家施药的旁边的一座酒楼上,他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直身长袍,腰间是米色的宽封腰带,头都笼在一只金冠里,越显得面若冠玉,鹤立鸡群。

  他好似是在盯着崔家施药的人宋楚宜不知道为何自己竟生起这样的念头来,心里陡然一跳,皱了皱眉终究还是吩咐秦川绕路先回崔府。不管是不是,还是要先自己回去思量一番,她不能什么事都要靠周唯昭,何况是关乎整个崔家生死存亡的事。